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改变主意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忽然有种不想协助沐寒风的冲动,沈凝香是他自己从小认准的夫人,他不止一次的警告过她他迟早要娶沈凝香的,现在如愿以偿,却又这样。  实在是不可思议。

    她悄悄地挪动脚步,想要偷偷溜走。先走了再说。至于沐寒风的威胁,以后再说吧。

    还没挪几步,沐寒风不冷不热的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要不这样吧。夫人先留下来陪我同凝香吃饭,吃过饭一起回去。”

    又柔声对怀中的沈凝香说:“这样可以了吧,凝香,吃完饭,寒风哥哥再回去看小劫吃饭。”

    这还是要让她留下来。

    颜倾颜哪里有吃饭的,她觉得自己像只被沐寒风固定的电灯泡,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恶心的人虚情假意的恩爱。

    她忙说:“不用不用,我们的回去照顾小劫,一天没看到他了,他可是没离开我这么久。夫君,走吧。夫君不走的话,我先走了,你一会儿过来就好。”

    说完转身不去看。脚下慢慢的挪动。眼看挪到了回廊边沿。,

    身后传来沐寒风声音冷冷的声音:“夫人还是留下来吃饭,吃完了一起回去。要不然小劫会说我这个爹不讲信誉,我可答应他陪他吃饭睡觉的。这孩子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明儿就将小劫送去太学院请大学士帮忙教导教导。,”

    颜倾颜吓得收住脚步,转过身面带悻悻的笑:“夫君,我只是去趟后面。为妻自然不能坏了你在小劫心中的地位。”

    她很快去了后院的茅房,边周走小声骂着沐寒风用送走小劫威胁她

    带路的怡人捂住嘴巴偷偷笑。

    跟了沈凝香这么多年,她自然知道沈凝香对沐寒风的渴望。也看出了少公根本就不想留下来,心里有种复仇后的快感。

    颜倾颜没好气的问:“死丫头,笑什么”

    怡人忙忍住笑说:“少夫人赎罪,怡人觉得好笑实在忍不住,”

    她刚才已经将一个重要的信息有意无意的透露给了颜倾颜,少夫人这么聪明,自然是明白了。她便觉得离颜倾颜近了一步,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颜倾颜也不瞒她:“你都觉得好笑对吧你说你家小姐,我都不在整整三年了,这才回来几天就跟我抢夫君。既然这么霸道,怎么不让夫君休了我呢,倒是省了事儿了。”

    她不知道怡人看出了什么。但是绝对不能说沐寒风已经交代过她了,三人都在演戏。

    怡人虽然看清楚了少夫人同自家小姐在抢少公。却绝对想不到里面真正的缘由。

    慢下脚步跟在颜倾颜身边小声说:“少夫人,奴婢偷偷给你说。,其实主公从来在香园留宿过。”

    怡人还以为颜倾颜根本不知道这事儿,毕竟是这么的事儿。

    “哦,真的么为什么”颜倾颜很吃惊的停住脚步,当然这也是一半在演戏一半是真吃惊,她知道沐寒风对沈凝香提出了这样的条件:在公主三年大祭之前不行夫妻之礼,却是一点不相信,那应该是他对将自己很无情的请出沐府内疚的借口说辞,可信度为零。既然要守孝三年身子不吃荤,为什么见到她就那样不知节制呢。三年今天才过好吧,。昨儿晚上还拆点将她拆骨了呢。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没觉得是真的。

    沐寒风索求无度,除了生理期孕期,她都不记得只要他在那天能放过她。她离开了整整三年,她就不信一个这样精力旺盛的男人能做到不碰女人。不碰一个心仪已久终于娶回来的女人。

    她不相信,打死都不相信。这之前她将沐寒风不想留在香园理解为因为知道厉王的事情太多,觉得沈凝香靠近自己嫁给自己都是阴谋,无法过自己这一关。两人之间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怎么可能。

    不过由怡人说出来,似乎有点是真的。

    怡人很快看了看前后左右,几个小丫鬟都远远地站着,秋月也很识趣的离得远。

    她更小声的说:“主公说是要为公主守孝。奴婢觉得应该是主公觉得我家小姐同游大人的事儿心里不满。”

    “游大人可是游灵”提起游灵,颜倾颜眼里闪过一丝寒光。这个该死的游灵,害了妹妹将她逼下悬崖。沐寒风说已经将他送去衙门收监,正在改造。只要他活着她绝不会放过他。

    游灵同沈凝香的事儿沐寒风没有明说过,柳无影也没有,只是说企图对沈凝香不轨。

    怡人忙说:“对,就是他。”

    少夫人这么聪明,大难不死,说不定知道是游灵害了她。

    颜倾颜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淡淡的问:“你家小姐同游灵的事儿他们有事儿”

    图谋不轨,她理解为暗恋单恋或者对财产。

    怡人神秘的撇着嘴点点头:“他们有事儿,两人正在做不要脸的事儿,少公来了。当时我家小姐的衣服都被游灵脱光了。估计少公嫌我家小姐脏。”

    还有这事儿颜倾颜顿时明白了沐寒风。这个游灵看来是狗胆包天啊,好色竟然到了这一步,追来沐府来了。还有那个沈凝香,不是一直对沐寒风情有独钟非他不嫁么,不是守在沐府都不愿回去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儿。

    相比起来她同柳无影的事儿也不需要这么内疚了。他们都是专情专一的性情中人,并没有真的想要对沐寒风,既然事与愿违,成不了夫妻,可以是兄妹。

    但是游灵同沈凝香这也太狗血了。

    怪不得沐寒风不愿留在香园。这可以理解。

    她嘴角浮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也不去茅房了,转身往回走。

    怡人也不问为什么,又在前面带路。

    、她知道这一次沈凝香又要难堪了。苟先生说过,只有沈凝香放手她才能离开,要她放手,只能是她没有能力奴役她或者依赖比她能力强的人。

    她当然没说当初是沈凝香想给沐寒风下媚药,是她有意无意的示意过沐寒风,媚药反被沈凝香喝了。为了解药性,是她出去找的游灵,并将这一消息透露给了沐寒风。给力小说 &ot;xinw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