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 有意拉拢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黎妈在都城还有熟人还是个男子,声音很好听。  沈凝香意外的抬头去看,只见一位身穿淡蓝色儒衫的清瘦男子彬彬有礼的打招呼。

    黎妈很客气的回了声:“是啊,陪着我家小姐来看看,苟先生可好。”

    男子正是苟孝儒,他打过招呼之后对着抬起头的沈凝香礼貌的点点头,也没看怡人一眼。

    回答黎妈:“多谢黎妈。晚生还好。对了我岳丈黎矿管也在前面锦绣坊。黎妈要不要打声招呼。”

    因为几年前黎矿管曾托他带东西给黎妈,他才这么说。黎妈心里一紧,脸上却还是可亲的笑意:“黎矿管也在呀,真的去打声招呼。以前在乌金矿他很照顾我们。”这话她是说给沈凝香听的,提醒她黎矿管是乌金矿的那位。沈凝香正好奇黎妈怎么会同这个书生样的年轻人认识,还认识人家岳丈。她以前在乌金矿也没住多少天,对苟孝儒黎矿管这样的小人物记忆不深。

    经黎妈提醒,她这才似乎想起了这么个人。

    黎妈对着苟孝儒有点心虚,苟孝儒是黎矿管黎宝山的女婿,黎宝山很器重他。他在乌金矿也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不但负责记账,还是学堂先生。是黎矿管以及四少爷沐疾风两人的得力助手。她不知道苟孝儒对她同黎矿管的事儿知道多少。

    不管多少总归是知道一点点的。

    他可以知道,沈凝香绝对不能知道。会对黎宝山不利的。

    见沈凝香露出一丝笑意,也没打算先走。知道她有意相识。忙又说:“苟先生可是乌金矿举足轻重的人物,乌金矿的账本就出自苟先生之手,苟先生还是乌金学堂的先生,同四少爷交情颇深。”

    特意提到了四少爷沐疾风。虽然这位少爷只喜欢做学问,对别的事儿不感兴趣,总归是沐府的少爷,是主子。、

    沈凝香这才笑吟吟的说:“听你这么一说,本夫人还真想起来了。以前在乌金矿时见过你。怎么来都城有事儿”

    金玉公主三年大祭苟孝儒黎矿管并没有出现在客人面前,而是在后面帮忙,她没有见到。

    苟孝儒很恭敬地低头说:“难得夫人还记得,小生只是个打杂的。小生是跟着黎矿管来给公主过三年的。”

    “你们有心了。”沈凝香见苟孝儒长得俊雅,谈吐不凡,又得知他在乌金矿举足轻重,有意结交拉拢。便说:“那天人太多太忙,也没顾得上招待你们,你岳丈是黎矿管呀,他认识本夫人,他在那里,你带本夫人去看看他。”

    结交苟孝儒,更要结交拉拢黎矿管。

    乌金矿是条挖不尽的宝藏,矿带很长,现在不仅矿区在延伸,工人也增加了很多。是沐府最重要的产业,也是整个大凉国的经济命脉。能掌管那么大的乌金矿,能力一定不凡。这样重要的人收拢在手上,以后一定能当上主母。

    苟孝儒应了声,在前面带路。

    嘴角扯起一次冷笑。

    怡人刚才在听到苟孝儒声音的时候早已吓得的不敢抬头,却正好让她看起来像个大户人家有教养的丫鬟。因为有黎妈,不用她这样未出阁的丫鬟出面。

    她的脸色苍白,很怕苟孝儒听她打招呼。她可是从来没提起过他。而且见了他就心慌心跳。会露馅儿的。

    听沈凝香让苟孝儒带她去见黎矿管,紧张的心才渐渐啊平静下来。

    她低头跟在黎妈身后。

    黎妈见她低头不说话,好奇的转脸问:“怡人,我记得你见过这个苟先生。好像几年前他给我送过东西。你也在。”

    、怡人刚刚平缓的心再次揪了起来,很慌张的抬头说:“我怎么记不得了。黎妈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呀”

    苟孝儒说过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要不然遭殃的只有她。这一点她是清楚地。苟孝儒是有功名的人,虽然被取消了继续科考的资格,但是以前的已经恢复了。如果两人的奸情败露,她会被沐府活活打死。而苟孝儒只会是被罚再次抹去功名。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学识,他可以继续做先生。

    她故作镇定的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黎妈,似乎真的是一点也记不得了。

    黎妈见她疑惑,看她不像装。想来已经这么久了,也许真忘了。

    责怪的瞪了她一眼:“你呀,人没老,记性老了。你忘了那一年他给我带东西来,还是你接待的呢。,”

    黎妈又说了他带了什么,当时什么情况。

    怡人这才恍然大悟::“哦,我想起来了。”

    她顺着黎妈的话说了一点,也不敢多说。、

    其实黎妈才忘了很多事儿。

    苟孝儒带着沈凝香进锦绣坊,来到后院。

    黎矿管正同黄婆毕掌柜的以及带的随从人员相聚,少夫人给他们搭了平台,让他们结识,还给他们几天时间在都城游玩,了差费。

    三位沐家产业的管理者第一次相聚,除了久仰大名之外,还相互交流。

    黄婆也是在场面上混了很久的人,不造作,同两位男子相谈甚欢。他们觉得白天天热。因为锦绣坊门店后面有一处小院,热闹又方便,便相约来这里小酌,等到下午太阳落山凉快了再去游玩。

    这时候菜刚上桌,酒才打开。

    刚才苟孝儒是被差遣去买鸭掌的。

    黎矿管认识沈凝香也知道她的身份,见苟孝儒带着她进来,忙起身抱拳称了声:“沈夫人。”

    眉头微微蹙了蹙。他对沈凝香没什么好感,也听黎妈在耳边说了很多对她不满的话。

    但是她怎么都是沐府的夫人,又是黎妈的主子,不敢得罪。

    沈凝香不认识别的人,但是看到可以同黎矿管平起平坐,笑着说:你们坐你们坐。黎矿管,他们是

    黎矿管便一一介绍:“这位是咱府上造纸坊的毕掌柜的,这位是毕掌柜家的大公子。这位是府上绣坊的黄阿婆,这位是她的侄女。这几位都是管事儿的。”

    还都是些值得拉拢之人。

    沈凝香笑吟吟的对起身打招呼的几人压了压手:“坐,你们都坐。你们来给公主过三年,府上慢待了。想吃什么喝什么,本夫人请。”快来看 &ot;xinwu799&ot;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