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章 人老心不高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颜倾颜带着司马管家就去了凤至园。

    进了屋请司马管家坐下,上了茶才问:“司马大叔,这一笔账,这一笔账确实都不对。但是我知道绝不是你的事儿,因为你只是拿着账本,并不管账也不管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好像听说还牵扯到了我四叔”

    司马管家已经顺了气,听颜倾颜说叹了一口气:“哎,这笔账确实是四爷的。四爷不是管着外府几家店铺的事儿么他就从锦绣房里拿了几匹上好的锦缎,记了账,却没有补上。锦绣坊的人自然不敢说,老奴也不敢说。想等着过些天少夫人心情好点了提提这件事儿,却没想前天被她将账本要走了。因为少夫人说了,沈夫人也得看看账本,所以也就给她了。谁知被她看出来了,过来追问。老奴也是如实回答。她却说老奴诬陷四爷,说老奴贪了府上的钱财,不依不饶的。”

    还真是这样。

    她笑了笑:“司马大叔,这事儿我知道了。对于沈夫人的言辞你不必放在心上。沐府现在还轮不到她做主。”

    安慰了司马管家几句,颜倾颜留下账本,司马管家告辞离开。他是个很负责的管家,虽然沈凝香对他出言不逊的诬陷他,也没有闹情绪,他是去做一天的工作。目送司马管家离开,颜倾颜翻开锦绣坊的账本看了看。

    锦绣坊同造纸坊只是两个名气很大的作坊而已,利润自然远远的比不上乌金矿。前些年因为沐家被炒的原因,基本上处于停业状态。现在虽然已经进入了正常轨道,且越来越好。却不似乌金矿地底下挖金子般的。它需要一环扣一环的成本,尤其是锦绣坊。从织女绣娘的手艺,原材料,甚至棉麻的产地,桑叶的质量,蚕的品种,吐丝的时间。还有抽丝的火候。造纸坊也是,成本很高,利润不是很大。

    所以她认为这两个产业只要保持平稳上升的状况就可以了,也就是只要每年将贡品准备好,余下的只要不亏,利润多少都好。对于账目也就不是那么在意。

    但是呢因为沐寒风说是让沈凝香协助她管账。交给她的乌金矿的账目是做了手脚的,她自然是看不出来。锦绣坊造纸坊的帐比较简单。她便看出了。

    她很仔细的看了看,记录的果真是四爷沐辙拿走了几匹上好的锦缎,还有几件成品。价值差不多二十两银子左右。

    二十两对于沐府不是什么数目,现在给四爷沐辙的月薪也不少。按理说沐辙拿了布匹应该按成本价付钱才是。

    她轻轻合上账本。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

    想着沈凝香。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帐,记得很清楚。根本一眼就能看得出是四爷所为。她却死咬住是司马管家贪了,只字不提四爷,而让司马管家亲口说出来,意思很明显,是针对司马管家的。

    司马管家对沐府忠心这无可置疑,对她也很恭敬,能力强。但是他只是个管家,沐家产业的账本是由他管里没错。可是他也只是管管账本,账目的问题还是由她查对的。

    她是沐家的当家主母,虽然说她只负责管理内府,府外的事儿是沐寒风的。但是沐寒风只管大账目也懒得管,所以自她回来之后。沐府府内府外的账目全都由她经手。司马管家是她最得力的助手,一个顶十个,是她的左右臂。

    说白了,沈凝香是针对她的。她想将司马管家踢出去断她手臂。

    想得美。

    这么大的沐府,这么大的家业。没有司马管家这样的得力的管家助手,她一个人怎么可以。

    沈凝香,本来沐寒风让她同她和睦相处来配合他的行动,也就是做做样子。没想到这个沈凝香还真拿自己当棵葱,想将她推倒。真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装的浆糊,如果可以,三年时间了,沐寒风要想将主母的位置交给她早给了。而且金玉公主还活得好好的,就算她不当,也轮不到她沈凝香。

    她让一个小丫鬟去四爷的院子看看,看看他有没有在家,有的话请他过来。

    四爷人老心不老的,外面彩旗太多,回家的时间太少。

    为此四婶韩氏前两天还专门带着史盈盈来找沐寒风,想请他好好劝劝,别在外面寻花问柳的,免得惹上什么脏病。

    这让沐寒风好一阵为难,作为小辈为这事儿劝长辈张不来口啊。

    所以这事儿暂且先放着,沐寒风答应找机会说说。颜倾颜想,四爷好色,一定是用布料讨好哪个红颜了。

    四爷今儿还真在家,不一会儿就来了。不过四婶韩氏也跟着来了,那个史盈盈也来了。颜倾颜觉得很奇怪,这一大家子都来怎么个意思呢。

    她忙起身让座见礼。坐下之后。

    便问:“四婶怎么也跟着四叔来了。倾颜只是想问问店铺的事儿。”

    四爷狠狠地瞪了四婶一眼:“她能有什么好事儿无非就是出你四叔的丑罢了。”

    四婶也冷着脸瞪着他:“倾颜,这次你可要给四婶做主啊。你看看你四叔为老不尊,当大不正。一把年纪了就知道在外面偷吃,在外面也就罢了,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粘上什么脏病就行,可是现在竟然打起我房里那小丫鬟碧莲的主意。趁我不在,将她收了,还将我金镯偷偷给了她。我就说这些天他怎么回家了,原来是为了那个小蹄子。那小蹄子也是个贱货,竟然从我屋里将人带走了。这不反了。我就打了那个小蹄子,她就哭哭啼啼的告状。这一大早的就找麻烦,还打了妹妹。”

    颜倾颜这才现史盈盈的脸上有清晰的巴掌印。

    这个四爷怎么就这么风流呢。

    怪不得会拿走店里的布料。

    四爷被老妻揭了短处,低头闷闷的不说话。

    四爷家的家务事颜倾颜不好做主。但是对于小小丫鬟碧莲的做法很反感。

    一个丫鬟不好好格守本分,小小年纪如此放浪,不是个安分的人。

    对于沐寒风的这个四叔她还是了解的,虽然在外面花心,对患难之妻还是很尊敬的。也从来没听过在在府上对那个丫鬟下手。他能不顾老脸,可见那个小丫鬟不简单。

    既然四婶找来了,作为当家主母,怎么这也得管管啊。

    她暂且将账目的事儿放过,吩咐小红:“让人将那个碧莲找来。”给力小说 &ot;hongcha866&ot;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