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八章 隐隐的关系
    一秒记住,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沈凝香很笨重的跪在了颜倾颜身边,差点将她挤到了一边。她微微让了让,回头见她一脸的歉意,比起前些天脸色明显的好了很多,却还是很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肚子更大了。、

    想到她肚子里将会渐渐失去生命的孩子,她没有过多的计较,只是笑了笑。对主持仪式的婆子说了声:“可以开始了。”

    那婆子便起身对着颜倾颜拜了拜,上前轻轻将灶王爷神像揭下来。点着火折,一点一点的很恭敬的烧了。边烧边说:“灶王爷灶王爷,有吃有喝快上天,见了玉帝说好话,来年天天吃蜜糖。”

    她说着示意颜倾颜也跟着说。

    颜倾颜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仪式,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又不能笑,只好压了压,准备照着说一遍。结果还没张口,沈凝香已经很溜的说了一遍。倒让她插不上。

    应该就是个意思,谁说都一样。

    她也不计较,将手里的黄色得叠成三角形的表一张一张的烧了。

    她不在意,却让主持的杨婆婆惊讶的看了过来。身后的三婶四婶也齐刷刷的看向她。她却浑然不知。

    送走了灶王爷,杨婆婆将手里的烧火棍扬了扬,有点犹豫。颜倾颜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看见沈凝香手一伸,将烧火棍拿了过去,起身去最大的灶膛捅了捅,交给了杨婆婆,杨婆婆有点不情愿的放在了灶膛前。

    大声喊了句:“灶王爷上天了。”

    这一个很隆重的仪式就结束了。

    颜倾颜心里有事儿,她惦记着柳无影,匆匆的说了声:“好了,我先回去了,还有点事儿、”

    便带着一脸气恼的小红曦元回牡丹园。

    “你们两个怎么了哪里不对么”一出门她就觉得这两个小丫鬟不对劲,尤其是小红满脸的也郁闷。不是来的时候好好的么。

    小红噘着嘴:“少夫人,沈夫人她什么意思她只不过是个平妻。凭什么抢了少夫人的头”

    颜倾颜不明白了:“抢了我的头什么意思”不就是两人跪在一起,沈凝香跟着杨婆婆说了几句话么。

    小红奇怪的看着颜倾颜:“少夫人。当家主母可是不是谁都能当的。五年一次大送灶王爷,必须的当家主母才能带头的。看看今天,沈夫人将少夫人挤去一旁,又跟着杨婆婆做头,这不是成心挤兑少夫人么”

    “还有这讲究,我不知道。”她真不知道,不过沈凝香不过就是跟着说了几句话,将她往边上挤了挤,难不成还能将她从主母的位置上拽下来不成。

    真是太迷信了。

    她轻轻笑了笑:“你们两也不要生气了,不会有下一次的。如果这样就能将你家少夫人我拉下来。那也太容易了。”

    她很想说沈凝香真是太幼稚,想当沐府的的当家主母,不是她这样的就能成的。她也不想想自己的爷爷老爹给她挖了多大的坑。

    回到牡丹园,一进门就问留在家里的心元:“舅老爷有没有捎什么话来。司马管家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心元懵懂的摇了摇头:“回少夫人,没有。少夫人离开之后没人来过。”

    柳无影只是让人来告诉她云王真的回了都城,厉王也随后跟了回来。却没说自己打算用怎样的方法张开口袋让他们钻进去,又会以怎样的方法收口。

    柳无影没有消息,司马管家又是这样。她有种不好的预兆,这两只之间似乎有点联系。

    “小红曦元,我们去看看司马大叔。”

    小红曦心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奥秘,小红担心她的身子,试探着劝她:“少夫人,中午了,还是吃了饭再去吧。您这身子不方便。”

    小红还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觉得大着肚子一定是非常的不方便,少夫人从早上起就跑来跑去的,一定很累。

    “不用了,眼看要过年了,如果司马大叔有事儿,这年可怎么过,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早上的时候因为急着送灶王爷,没顾得上仔细问。这会儿想想觉得很蹊跷,不是很蹊跷,是太蹊跷了。好好的怎么会中了迷药,还是在准备送灶王爷的重要时刻。司马管家只是沐府的大管家,一向做事儿很谨慎,又不是一个人独住。有两个小时贴身伺候着的。

    小红看拗不过颜倾颜,从桌上的碟子里拿起点心。

    走出屋子,将点心递了上来:“少夫人,先吃点点心垫垫,文太医说了,少夫人得多吃点。给肚子里的小公子吃。”

    小红特备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小劫,她从过来没看到过那么好看的小孩,所以将少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想象成了小劫的样子,并且坚定的认为还是个小公子。

    颜倾颜也没推辞,接过点心就吃了起来。她自然比小红更清楚肚子里的宝贝需要营养。但是心里着急担心得一塌糊涂。

    鬼煞都潜回了都城,、一前一后的。

    能想象得出两个人虽然是同谋,却是各怀鬼胎。相对于财力权利,自然是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

    从目前的形势看来,云王应该是谋权,厉王应该是谋财。所以厉王才会将嫡孙女安排住进沐府,争取最大的经济利益。而云王本来谋的就是皇位,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陪伴皇上左右发展实力。

    云王是当今圣上的宗室,虽然出了五服,却还是一个夏家。所以即便是他将皇上拉下了宝座,也算是皇家内部之争。但是厉王就不一样了,他以前可是大凉国唯一的一位异性王爷,位高权重。却是被满门抄斩之后忍辱偷生暗中积蓄力量,如果有可能翻身,绝对不甘心屈居于人下。而且连她一个小小的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功高盖主除了死路一条,就剩下被打压了。

    厉王犹如地狱的厉鬼般,过了这么多年暗无天日的生活,绝对不可能做云王的嫁衣裳。

    这一次不但是皇家内部的争夺皇位之战,也应该是厉王云王之争。

    她担心柳无影抵不住。隐隐的觉得司马管家中的迷药似乎有点什么关系。到底什么也说不清楚。福利 &ot;xinwu799&ot;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