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性转危机2 第五章 梦泽
    不愿意去接受,只是不愿意去认同,人与人其实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好了好了,别哭了。”小疯子拍了拍班长的后背,有些可怜...还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班长。

    “唔...痛。”班长低吟了一声,勉强支撑着身体站起来。

    除了双腿还在轻微的颤抖...

    “哎,我...走不动。”班长扯了一下月月的衣角,哀求的说道。

    “那爬着也是可以的啊。”

    “哇...你们是魔鬼吗?”

    “我肯定不是。”小疯子摆了摆手,“但月月可能是。”

    月月看着面前脸色苍白,连站都似乎站不稳的女生,觉得有些可笑。

    这个人,在几天前还是叫着骂着自己,让自己放低姿态去取悦他。

    不过才几天而已...

    月月抿着嘴,空洞的眼睛闪了闪,薄薄的嘴唇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扶你吧。”

    她说着,扶起了班长。

    “啊...谢...哼!你,反正,月月,也都是你害的...你...”

    班长扭过头,不去看月月精致的脸庞。

    “月月,你转性了啊...”小疯子撇了撇嘴,“说起来,月月,你注意到了没有,刚才那个男生...”

    “嗯?”

    “他穿的校服上,扣的是红色的校徽。”

    “什么?”班长瞪大了眼睛,可爱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小疯子,“红色的,那不是...女生的校徽吗?”

    “对啊。”小疯子嗤笑了一声,眼角扫过月月的脸庞。

    空洞的眼睛,还是没有一丝变化。

    就像...一具木偶的眼睛。

    ......

    也许,一成不变的生活,要开始变化了呢。

    第二天,下雨了。

    不是大雨,只是极其细微的雨幕。

    零碎的雨点,密密麻麻飘散在空中,落在地上也悄无声息。

    月月做了一个梦。

    一个不太长,却记忆深刻的梦。

    梦中,她搂抱着一个漂亮的女生,搂着对方纤细的腰肢,吻在对方柔软的唇上。

    那仿佛嵌入灵魂的味道,让她着迷。

    ‘月月,玻璃珠呢?’女生问她。

    玻璃珠...月月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玻璃珠,玻璃珠...

    ‘碎了。’

    ‘月月,你不乖哦...’

    漂亮的女生忽然变了,变成一个阴柔帅气的男生,那双邪魅的桃花眼,简直能把人的魂魄都勾走。

    ‘月月,你的眼睛,很漂亮。’男生轻轻的压在月月身上。

    嘴唇贴合在月月的脖子上,冰凉的唇瓣,尖锐的牙齿,啃噬着身上的肌肤。

    寒冷的...疼痛的感觉。

    月月皱着眉头,又舒展开来,‘我...喜欢...’

    她伸手,抱住了压在身上的男生,肌肤的接触是冰冷的触感,就像抱着一块冰块。

    流转的眼睛,就像那颗碎掉的玻璃球一样,闪烁着晶亮,破碎的荧光。

    ‘啊...’

    月月很开心,很开心能抱着怀里的人,即使身体在逐渐变的疲乏,好累啊...

    ‘月月,你的眼睛,好漂亮...’

    她觉得被夸会很开心...

    ......

    梦醒了。

    真是一个简短的美梦。

    雀跃的心脏不停的跳动,跳动,平缓下来...

    明亮的眼睛逐渐暗淡下来。

    窗外,天,阴沉沉的。

    心情却还是焦躁的。

    月月俯身,摸了摸床边那一箩筐大大小小的土豆。

    躁动的心情开始缓和了。

    “几天了?”她自言自语,“几个月了?还是...几年了。”

    这种天气,真的很适合逃课。

    第五章 梦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这种天气,真的很适合逃课。

    月月撑着伞,离开了家。

    ......

    淡淡的雨幕,浸湿了这天,浸湿了这地。

    残破的木制桥边,月月举着一把漆黑色的雨伞,静静的站在桥边。

    雨滴落在伞上。

    滴答...滴答。

    月月觉得,这大概就是思念一个人的感觉。

    “你...在哪?”

    月月第一次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挺别扭的人。

    “咦?月月?”

    谁,在叫自己。

    月月扭过头,看着前面的男生。

    比自己高,高不少,所以要仰起头来看着他。

    纷乱的雨点,顺着被微微挪开的雨伞,滴进了她的眼睛。

    “江山。”月月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早上好。”

    “月月...我...”江山很贴心帮月月撑起了伞,“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走?”

    平淡的话语,卑微的语气。

    “不能。”月月扭头,走了。

    “为什么?”江山小跑到月月面前,抓住了少女的手指。

    原本肥胖的男生,已经变的消瘦了,挺拔的身高也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坚硬的五官,带着挫败的表情,扭曲在一起。

    这是一个帅气的男生,让人不忍心伤害的男生。

    “江山,你很讨厌。”

    月月冷冷的说道,空洞的眼神闪过一丝少见的神情。

    厌恶。

    挫败的男生伫立在原地,无奈的看着月月从身边擦肩而过,直到雨伞落在地上,冰冷的雨点滴进了眼睛。

    “就,就因为那个玻璃珠吗!”悲泣的哀鸣,听起来格外的刺耳,格外的可笑。

    月月转过头,看着男生。

    笑了笑,没说话。

    月月不喜欢和别人解释,也不喜欢和任何人过多的触碰。

    她出卖的,只是**,不包括灵魂。

    ......

    这一天,学校的人似乎比前一天还要少。

    空荡荡的教室,只来了一半的人。

    这种时候,就算逃课,也丝毫不会被追究吧。

    大部分的老师,今天也都请假了。

    除了一个。

    年轻的女老师在讲台上细致的讲解着,深红色的长发随着动作来回飞舞着。

    知性,成熟,又美丽。

    月月似懂非懂的听着课,觉得,红月老师,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月月,红月老师,真的是很漂亮。”小疯子在旁边,托着下巴,眼睛无聊的扫视着四周。

    月月点点头。

    “月月,少了好多人。”

    月月沉默。

    “要停课了吧。”

    月月无奈的笑了一下,“也好。”

    “月月,你说,生活,会改变吗?”

    “改变?”

    “变的纷乱,复杂,让人捉摸不透...”

    “一直,都是如此吧。”月月眨着眼睛,“从来都是这样...下着淡灰色的雨,哪天,变成了血红色,只不过是黑色不再被遮掩了...”

    “月月,今天好冷。”

    “什么啊...”月月不解。

    “我能不能,今晚去你家睡啊?”小疯子眨着润泽的眼睛,期待的看着月月,“你可以对我做任何奇怪的事情哦~”

    “我又不要百合...”月月扭头,“百合也不要你...”

    小疯子轻轻抱了抱月月的手臂,“月月,我有点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