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来到民国已经半年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残颚疈晓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

    画栏开处冠中秋。骚人可煞无情思,何事当年不见收。”

    韩府后院里开满了桂花,桂花树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笨笨的,不像梅树那样有姿态,不开花时,只见到满树的叶子;开花时,仔细地在花丛中寻找,才能看到那些花。可是,桂花的香气,真是太迷人了。。

    “姐,你看这满园的桂花,好香。刚才姐吟的是什么诗

    ,桃一句也听不懂。”

    “跟你了你也不懂啦,那是李清照的鹧鸪天。”

    安宁来到韩府已经半年,到现在她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稀里糊涂的灵魂穿越了。只是这一切却是真真切切的

    “桃,怎么样,姐还没有醒吗”

    “回少爷,姐一直高烧未退,老爷夫人已经来看过了,见姐这样,直哭。”

    韩佑程眉头紧锁,深深地望着床上的人儿,一挥手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少爷。”

    桃轻退了下去,掩上了门,韩佑程走到床边,坐到床沿边,一只白皙却又满是厚茧的手,轻放在了韩薇的额头上。眉头更加深锁,漆黑的眼眸里满是心疼。

    “怎么还是这么的烫,薇儿你这一烧简直要了我的命。”韩佑程起身,拉了拉被子。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浸在冰水上,拧干放在了韩薇的额头上。

    床上的韩薇,满脸通红,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不是还能感觉到那平稳的呼吸声,不禁让人以为眼前的人儿已经去世了。

    满是厚茧的手,紧紧握住了那只滚烫的玉手,放在了脸上,对着那玉手轻轻一啄,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在了手背上,又慢慢地往下滑,最终落在了地上。韩佑程喃喃自语着,“薇儿,你一定要赶快好起来,我不允许你有任何的事,知道吗知道吗”

    迷迷糊糊中安宁感觉有人不断在对着她话,但是却又不是喊着她的名字。

    韩薇这个女人是谁。

    想要睁开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而且感觉头撕裂般的疼,身体如虚脱般毫无力气。

    该死的,难道是酒还未醒可是不对啊

    好不容易吃力的睁开了眼,一张绝美男子的脸映入了她的眼帘。

    他是谁为什么握着我的手睡着了

    安宁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难道昨晚在酒吧喝醉酒,被人

    这个想法着实让安宁吓了一跳,赶紧掀开被子,看看自己有没有,

    只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啥,有点像电视上民国时期的睡衣。惊慌的看着一旁睡着的男子,才发现他的服饰也令他怪异。

    一身军装,看上去不像是现代军人的服饰,倒像是电视上那些长官的服饰。又看了看这完全陌生的房间。安宁认为他这一定是做梦了,对一定是酒还未清醒。对,继续睡

    想要希加更的亲,不要忘了推荐、收藏、留言还有红包礼物哦。达到要求。希一定会加更,多谢大家们的支持。希祝大家新年快乐关注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