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提亲
    “姐,冷少帅,怎么会伤得这么的重。残颚疈晓”桃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冷若寒,满脸疑惑,心中的疑问已经堆成了一座山。

    想问她家姐,却见她只是一动不动的守在冷若寒旁边,不做声,也就没再出声了。

    “姐,我先给你们煮点粥。”桃轻轻退了出去,安宁却叫住了她。

    “桃,若寒在我房里的事情,我希望除了你我,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姐,你放心,桃一定闭紧嘴巴。”安宁点了点头,桃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原来昨晚那些士兵找不到冷若寒是因为他再次来到了韩府。

    冷若寒眼睁睁的看着安宁跟着徐浩那混蛋离去,他却无法阻止,内心如刀绞般疼痛。不知哪来的力气,他连走带爬到了韩府,不过此时天气已经暗去。韩府大门紧闭,门外守着几个士兵。无奈之下,他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翻墙进去。当爬到安宁房门外的时候,他也晕死了过去。发现他倒在门外的还是给安宁送粥喝的桃,

    安宁守在冷若寒身旁已经一夜,见他依旧是昏迷不醒,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芊芊玉手轻抚着那张已经伤痕累累的脸。豆大的泪珠一滴滴滴在了他的脸上。“傻瓜,为何还要回来找我,你应该离我远远地这样你才会安全。”

    安宁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任由这泪珠打湿她的脸。

    昏睡中的冷若寒眉头深锁,双脸抽动,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突然他睁大了双眼,大喊“薇儿,不要嫁给徐浩,不要嫁给徐浩。”

    “若寒,你醒了。”安宁欣喜的同时见冷若寒一副呆滞的表情,如痴呆般,又有些害怕。

    “若寒,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别吓我。”此时的安宁已经承受不了一丝的打击。

    “薇儿,你不要嫁给徐浩,不要嫁给徐浩。”冷若寒依旧是目光呆滞,嘴里却一直重复低喃着这句话。

    “若寒,我也不想嫁给他。但是不得不嫁,你明白吗你明白吗”安宁整个身子扑在了冷若寒的身上,泪珠打湿了他的衣衫。冷若寒那僵硬的手,此时终于深深的环住了安宁。

    “薇儿,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能好好保护你,不能好好保护你”他紧紧的抱着她,第一次他觉得如此的无力感,不,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冷若寒连心爱的女子都不能保护,算个什么男人。

    “我不怪你,只要你好,我便好,记得替我好好的活着。”安宁停止了抽泣,企图抽离冷若寒的怀抱,奈何他却紧紧抱着她不肯松手。

    “薇儿,我不会放开你,死都不会放开你,你等我,只要我回到北平,我就马上来接你,我死都不会让你嫁给徐浩的”

    “嗯嗯。”安宁重重的点了点头,泪水打湿了她的脸。“我等你”

    “薇儿,我爱你。这辈子,我冷若寒绝不会负你”冷若寒紧紧的抱着安宁不肯松手,就像抱着全世界。在他心里,安宁就是他的全世界,有她足以

    韩府前,吹锣打鼓声连绵不断,徐长清一大早就抬着两大车聘礼到韩府提亲。韩诚虽然料到徐长清来提亲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的大费铺张,似乎弄得全乌镇人人尽知。

    刘氏似乎还不知道女儿愿意嫁给徐浩的事,看着徐长清抬着这么多东西进来,奇怪的拉了拉韩诚的衣袖。“老爷,这是怎么回事徐老爷这是要干嘛”

    韩诚低声道“他这是来提亲的,咱们的女儿愿意嫁给徐浩了。”

    “什么薇儿怎么会”刘氏满脸疑惑,此事一点征兆都没有。薇儿不是对冷若寒有好感吗

    “这事”韩诚刚要解释,却迎面传来徐长清爽朗的声音。

    “老韩,老徐今日为浩儿特来提亲了。”徐长清,走进大厅向韩诚摆了摆手。韩诚接应道“老徐,坐坐,何必这么客气,下这么多的聘礼,既然薇儿和浩儿是两情相悦,做父亲的自然是会成全的,”

    “那是,那是,做父亲的不就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过的幸福快乐嘛。”

    “老徐,请,坐着。阿兰,还不赶快上茶。”

    “不好了,姐不好了”桃气喘吁吁地跑进了安宁的屋。安宁见状,问道“桃,何事这么心急,没看到我正为若寒收拾行礼嘛。”

    桃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在大厅外看到徐长清来提亲后她就马上赶了回来。“,姐,不好了,徐府前来提亲了。”

    “砰”的一声,安宁手中的行礼,散落在地,整个人愣在了原地。一旁的冷若寒听闻这消息,也是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那双拳紧紧相握,那手骨发出“咯咯”的声音。

    “姐,你,你没事吧。”见状,桃立马蹲下身,收拾起散落在地的衣服。

    “我,我没事。”安宁似乎是回过了神,蹲下身,“还是我自己来吧。”

    房间里突然死一般的寂静,此时的冷若寒低着头,刘海挡住了他的脸,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只能看到,因愤怒而颤抖的身体

    捡起地上的衣服,安宁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这个时候她不能让自己的心乱了。起身,转过身,挤出一丝微笑,却见冷若寒,低着头沉默不语。那紧握的双拳,渗出滴滴血,滴答滴答不断滴落在地上。

    “若寒你的手怎么了”安宁握起他的手,看到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鲜血不断地渗出“桃,还不赶快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

    “额,嗯。”桃呆愣着,然后去拿医药箱。

    “疼吗”看着血迹斑斑的手,安宁心疼不已,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握着他的手背,一滴滴眼泪滴落在了手心里,血水、泪水混在了一起。

    “姐,你的医药箱。”

    安宁结果了医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取出了一瓶金创药轻撒在他的手心里。

    冷若寒眉头微拧,轻哼一声。

    “很疼吗你忍着点,一会就好了。”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