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行刺
    韩诚顿感为难,此事是万万不得的,让薇儿嫁给佑程,那不是等于昭告天下,佑程不是他亲子的事实。残颚疈晓他当年的真相不是很有可能浮出水面

    “不行”韩诚冷冷拒绝。“除了此事,为父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但是孩儿只求您这件事。”韩佑程跪爬到韩诚脚前,连连磕头。

    韩诚于心不忍,心烦意乱。蹲下身,扶起了韩佑程的身子,无奈道“佑程,你一向最理智,最沉稳,今日怎么就如此”韩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是他疏忽了,怎么没看出韩佑程的心思,不然也不会

    韩佑程今日也是豁出去了,执拗道“求父亲成全。”

    “啪”的一记耳光,韩佑程的右脸顿时红肿,嘴角渗出丝丝血迹。

    韩诚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手,他竟然动手打了他。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愧疚之情。粗糙的大手,靠近他的脸,只是却被韩佑程狠狠地甩开。

    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怨气,韩佑程怒视着韩诚,一字一句道“我恨你”

    捂着红肿的脸,白天的一切历历在目,韩佑程的眼里充满了深深的杀气。摇摇欲坠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想娶薇儿,徐浩你下辈子吧薇儿你只能是属于我的。

    韩府上下灯火通明,一派喜气洋洋之气。惟独安宁的房里一片黑暗,她早已早早睡下。在她看来,只要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咚”一声,安宁的房门被撞开,安宁也被这突如响动猛地惊醒。

    “是谁是桃吗”

    来人没有回应,黑暗中,看不清来人的样貌,只感觉那越来越重的酒气向她袭来。

    不是桃

    “你是谁”安宁提高了警觉。

    脚步声越来越重,安宁一阵后怕,不自觉拉住了被子。

    “你再不话,我就”就要喊人了。还未等安宁完,那人整个身子扑倒在了安宁的身上。

    “啊”安宁大叫。

    “薇儿,是我。”韩佑程浓重的酒气倾吐在安宁的脸上。

    “哥,是你,你喝醉了快放开我,”

    “薇儿,我没喝醉,没有。”韩佑程呵呵傻笑,充满酒气的脸重重的靠在了安宁的胸上。

    见韩佑程没有反应,安宁托着他的身体试图推开他。

    只是

    只是韩佑程却死死地抓住了她的手。“薇儿,不要离开我,我,我爱你”

    还没有等安宁反应过来,韩佑程整个唇覆盖在安宁那柔软的唇上。双手不断游走在安宁那富有弹性又柔软的双峰上。

    背上窜过一股电流,安宁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哥,哥这是在干什么,他在对我做什么

    再次大叫,安宁死命挣扎。只是韩佑程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霸道的顶开了她闭紧的牙关,掠夺她嘴里的所有的芳香。而双手也早已解开了她胸前的扣子,揉捏着最柔软的部位。安宁一阵闷哼。身体一阵麻酥,身体的也被他挑起。

    哼,哈,的声音从安宁的嘴里迸出,身体一阵火热,如灵蛇般不停地扭动着。韩佑程被这娇嗔的声音,更加燃烧起了身体的欲火。

    下身坚硬如石,已不满足这单单的热吻。

    “薇儿,我要你。”话间,双手已从胸前游走到了下身,抚摸着她嫩滑的大腿,渐渐地向大腿内侧伸去。

    大腿内侧已经一片湿润,安宁身体扭动的越发的厉害。双手不停地拉扯着身上的衣服。

    一阵冰冰凉的感觉,安宁摸到了腰间的玉佩,正是冷若寒送她的那块。

    若寒安宁顿时清醒,身体的欲火也一消而散,差点她就

    “放开我。”这次安宁用尽全身力气把韩佑程推倒在地。

    韩佑程滚下了床,酒意也消散了不少。

    安宁捂着被子,一阵哆嗦,刚才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的身体会如此的燥热。哥,为什么会如此的对她,她可是他的亲妹妹啊

    “对不起。”酒意消散不少的韩佑程,起了身子,再次坐到床边。感觉安宁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刚才他伤害她了,他感到深深的自责。

    安宁紧紧地捂着被子,颤抖的声音响起。“哥,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你不是”韩佑程几乎怒吼道,起了身子,向门口走去。

    “对不起,刚才伤害你了,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不是你的亲哥哥,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关上了房门。安宁的心一阵凌乱。他不是我的亲哥哥

    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耳边,韩佑程的话不断响起,安宁似乎了解了当初韩佑程那霸道的占有欲了

    筵席结束,徐浩喝的酩酊大醉,被人抬回了房间。

    喜庆之后,人们也渐渐地散去,徐韩两府顿时也清静了不少。

    夜幕加深,人们都在熟睡中的时候,早已经潜伏在徐府的黑衣人出没了。他熟门熟路的直奔徐浩的房间。

    此时的徐浩正在熟睡中,打着呼噜。黑衣人用刀打开了门,潜入了进去。黑暗中看不清目标,只听到重重的呼噜声,确定了目标。

    手中的枪对准了声源。“砰砰”两声枪响,使原来已经寂静的夜晚,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听到枪声,徐府灯火通明,一阵混乱,黑衣人以为得逞,迅速的撤离了房间。

    听到枪声,徐浩也惊醒,打开灯,床沿边两个大大地子弹窟窿。幸好刚才黑暗没有打中,不然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浩儿,你没事吧”听到枪声,徐长清就急忙往声源跑去。枪声正是从徐浩的房里出来。

    担心儿子,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赶去儿子的房里。

    此时的徐浩脸上一阵虚汗,徐长清见到儿子没事,心中的大石也落了一半。

    见到父亲,徐浩急忙问道“刺客有抓到吗”

    徐长清摇摇头,今晚喜庆,士兵们个个都醉倒。刺客似乎对徐府又熟门熟路。

    “浩儿,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怎么接二连三的被偷袭”徐长清走到徐浩旁,凝视着他,认真地问道。

    徐浩托着下巴,沉思着。按理这个乌镇没人敢动他的,到底是谁想要他的命呢

    冰冷的眼眸,顿时充满了杀气,徐浩握紧了双拳,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不管是谁,想要我的命,那我就先要了他的命”给力 ”hongcha8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