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要人
    见安宁越发难看的脸色,徐浩感觉情况不妙,立马道“薇儿,这里脏,还是赶快离开吧,这个女子,我会赶快处理好的。残颚疈晓桃,赶快扶你家姐回去。”

    “桃,给我看看,地上这女子,死了没有”

    桃没有理会徐浩,而是听了安宁的吩咐,走进程萌萌,把手放在了她的鼻子旁。“姐,还有气息,此女子还没死。”

    “那赶快,扶着她,跟我们回去。”

    桃愣了愣,不过还是照着吩咐,扶起了程萌萌。不过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徐浩却拦住了她们

    “不可,她你们绝不能带走”

    “何为”安宁直直地盯着徐浩。

    徐浩双手合十支支吾吾的回应道“因为,她是待罪的丫头。”

    “那我向她求情呢,那我向你要了她呢”安宁的语气不容拒绝,今天她是无论如何要带走她,不然在徐浩的手里,她是必死无疑。而她最见不得这些杀戮了

    徐浩见安宁如此执意,又见桃怀里的程萌萌奄奄一息的快死的样子,心想见她这样子,也是活不了了,既然薇儿执意要带她走,就随他吧,不然怕是对自己印象越来越差。

    “好,既然薇儿都开口了,那我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桃,我们走。”安宁听徐浩答应,也就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和桃走出了柴房。

    徐浩见安宁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愤怒之情油然而生,对着她远去的背影低喃道“我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纵然我有多爱你,也决不允许你在我面前如此的放肆”

    把人接到韩府,安宁立马命人去请大夫。刘氏听闻,女儿从徐府带回一个快死的丫头,甚是担心,立马起身去找安宁。

    此时安宁和桃,正为病床上的程萌萌擦拭着身体,身体上历历可见一条条的鞭痕,血肉模糊,令人触目惊心。那雪白的毛巾竟也一下子被染红。

    桃看到这情景,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徐浩如此心狠手辣,日后她家姐要是真嫁了过去,也一定是会受尽欺凌。想到这里不经偷偷地留下了眼泪。

    安宁发现了桃的异常,拿出腰间的手帕,轻轻擦拭着其眼角的泪水。“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就哭了是不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到了”

    “嗯。”桃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傻瓜,不哭,不要怕,有姐我在。”安宁再次擦拭着桃脸上的泪水,拍了拍她的肩膀。也难怪,她还这么,看到如此血腥的一面,自然是会害怕。

    “姐”桃突然扑进安宁的怀里,哭得越发的大声了。“姐,徐公子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日后您要是嫁了过去,桃的真的不敢想象”

    安宁的心猛的一颤,原来桃哭得这么大声,是为自己担心。双手不自觉的搂紧了桃。“放心,我不会嫁给徐浩的”死都不会。。最后一句她没有出口,或许是给桃听,或许是给自己听,安宁的眼里透着坚定,那挂在腰间的玉佩,紧紧握在了手心里。

    “薇儿,在吗”刘氏已经赶到了门外,见房门紧闭,不经有些担心,薇儿到底在干嘛那从徐府带回来的丫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今天一定得问个清楚。

    听到母亲的声音,安宁赶紧松开了桃。“母亲来了,你赶快擦擦眼泪,帮她换套干净的衣服。”

    “嗯。”桃边擦着眼泪边点了点头。安宁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程萌萌后,就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见刘氏一脸担忧的样子,安宁知道母亲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事情。“母亲,您清进来”

    刘氏握着安宁的手,进了屋子。床上果然躺着一个陌生的女子,伤痕累累,桃正为她换穿着衣服。

    刘氏见状,握紧了安宁的手。“薇儿,听此女子是你在徐府强行带来的,你就不怕徐浩  生气”

    “娘,您不知道,如果不把她带回来,她是必死无疑”

    “薇儿,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你日后可是要嫁进徐家的,为娘怕你日后的日子不好过”刘氏到这,就忍不住落了泪,拿出手帕擦着眼泪。

    安宁当然明白母亲的心情。但是她也有自己做人的原则。不过见母亲为了自己的事难过,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母亲,您不要伤心,这次是薇儿考虑不周,日后定不会再鲁莽行事了。”

    刘氏听见,停止了哭泣,放下手帕,紧紧握住了安宁的手,语重心长的道“好,娘知道你做事一向稳重,今日之事已至如此,为娘也不便多。”

    “谢谢母亲。”

    “姐,陈大夫来了。”话间门外传来翠的声音,刘氏听闻也打算离去。“既然大夫来了,就好好替她瞧瞧,不然你这心里肯定不舒坦。娘也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母亲我送你。”

    安宁扶着刘氏到了房门外。

    “夫人好。”

    “翠,你先带着大夫进去吧。”

    “是”

    “薇儿,你也进去吧。为娘自己回去就可以。”

    “那,母亲,薇儿进去了。”

    见母亲点头,安宁进了屋,关上了房门。大夫正为程萌萌把脉。

    “大夫如何,她还有救吗”

    “这位姑娘看上去,伤的很严重,不过都是些皮外伤。不过身体似乎有些虚脱,应该是长期未进食的关系,只要细心调养就没事。”

    “谢谢大夫了。翠,你带大夫去账房支银子。”

    “是,姐。”

    “谢谢,姐。”

    “桃,你赶快去厨房准备点吃的。”

    “好的姐,桃马上就去。”

    一切吩咐完后,安宁也算松了一口气,既然她把人救了回来,自是没有让她死的道理

    走至窗前,打开了窗门,顿时一股寒风吹得她生疼,她却丝毫没有关窗户的意思。后窗外是一片湖水,北风呼呼,湖面掀起一阵波澜,而安宁的心也如这湖面般不再平静,双手不自觉握紧了那腰间的玉佩。他离开乌镇已经两天了,是否一切都安好呢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