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危机四伏
    “什么”粥碗落掉落在地,安宁的话着实让程萌萌兴奋了一把,这多日所受的屈辱,如今终于听到了令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残颚疈晓再次兴奋地握住了她的手,迫切的问道“难道,难道你认识他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果然他们认识那她是千里迢迢,来这里寻找他了怎么又会落入徐浩的手中

    “他已经走了。”安宁淡淡的道,眼里却透着淡淡的忧伤。

    程萌萌也并未察觉这眼里的忧伤,继续追问。“你他已经走了,是回北平了吗”

    “嗯。”安宁点了点头。程萌萌听闻,立刻松开了安宁的手,冲向房门外。

    “姐,再拜托你一件事,马上给我备马,我要赶回北平去”

    从乌镇赶去北平,就算不眠不休快马加鞭也得五天。冷若寒这一路,基没怎么休息,不知跑死了多少马。

    初冬的北平已经下起了大雪,经过一夜的爆发,地面上以及房顶上都积起了厚厚的雪,白茫茫的的一片,整个世界犹如一个大冰箱。

    寒风习习,冷帅府的两个士兵了一夜的岗,已经冻得面色铁青,,蜷缩着身体冻得瑟瑟发抖,他们就想着早点换班回家喝杯热酒,暖暖的睡个觉。

    “哒哒哒”传来一阵阵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渐渐地马蹄声消失,只听到“吁”的一声。两士兵不约而同的望向声源初,这么冷的天气,大清早的会是谁

    “是,是少帅。”其中一个士兵认出了冷若寒,冷若寒几乎不眠不休的花了五天时间终于赶到了北平,不过此时的他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他是完全凭着意念才到。

    “少帅,您,您终于回来了。”两士兵,急忙跑到马前,对着冷若寒谄媚的笑着。此时的冷寒,拉着缰绳,身体如僵硬般,他感到一阵阵的晕眩感向他袭来,定神看了看门扁上那醒目的“冷帅府”,嘴角牵起一抹笑容。他终于到了,薇儿,你等我,你等我

    “少帅,少帅,你怎么了,你醒一醒”士兵扶起突然从马上倒下来的冷若寒,抬进了府门。“快来人啊,少帅回来了,快去请大夫。”这一嚷嚷,原还冷冷清清的的少帅府,顿时热闹了起来。大家都为冷若寒的安危担忧,大帅病危,少帅又生死未卜,这是极其影响军心的,如今看到他归来,心中的大石也落了一半,只是看到他昏倒,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少帅房里,大夫正为他诊断。

    “大夫,你看,少帅的病怎么样,有无大碍。”话的正是冷若寒的左右手崔文,名义上为上下关系,私下却是以兄弟相称,冷若寒对他极其的看重。冷若寒的迟迟未归,崔文是心急如焚,好几次想去寻找,但是他深知不能离开,他得替冷若寒稳住军心。如今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冷若寒,即是高兴,又是担忧

    “大夫,到底要不要紧”见大夫没回话,崔文继续问道。

    “哎”大夫,突然起了身,叹着气,摇着头。“不好,不好”

    这让崔文,更加的担心,一把抓住了大夫的双臂。“你快,到底是怎么不好,为什么一直高烧未退”

    “这位将军,您先放手,疼疼。”

    见大夫一脸痛苦的表情,崔文甩开了手,“那你快,到底什么情况”

    大夫抓着被抓疼的手臂,颤颤的答道“少帅的之前中过枪,身体还未痊愈,这几日又拼死赶路,身体已经完全虚脱,恐怕”

    “恐怕什么”崔文双眼一瞪,那大夫,害怕的连连后退,咽了咽口水,继续道“要是再不再退烧,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你什么”崔文拔枪,顶住了大夫的脑袋。“如果,你治不好少帅的病,我让你陪葬”

    “我尽力,我一定尽力。”大夫诺诺道。

    “那好,你现在马上去开药,无论如果都要治好少帅。”崔文放下了枪,转身去看冷若寒。大夫已经被吓得冷寒直冒,用袖子偷偷擦拭着脸上的汗珠。这大夫也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不心就会丢了这条命。

    “那,那将军,我先去配药了。”

    崔文一挥手,那大夫像逃难似的,迅速离开了房间。

    门外的黑影一闪而过,不过并未有任何人发现

    副都统府前,一个园丁打扮的男子,张望着四周,确定四下无可疑人物后,走进了副都统府。奇怪的是,守卫的几个士兵竟无人阻拦,似乎那人在副都统府经常自由的出入。

    那人畅通无阻,直接到了后院,走进了一间看上去比较隐秘的房间里。

    屋里的光线有些暗,隐隐约约看到有一男子,背对着门,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那男子转过了身,乌黑的眼眸里却透着一股阴寒之气,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你发信号过来,大帅府是否出了大事”男子冷冷的问道。

    “回副都统,冷少帅回来了。”

    “什么”郑军握紧双拳,骨头发出咯咯的声音,眼里满是怒气。“他果然没死,那些饭桶当真没有杀死他”郑军已经筹谋多年,收买人心,就等着有朝一日时机成熟,夺得大权。如今好不容易冷虎病重,只要除去冷若寒,这大帅的位子自然是他的囊中之物,这个绝好的机会,他是无论如何不会错过。但是那群饭桶竟然办事不利。“真是可恶至极,可恨之极。”怒拍桌子,桌子顿时出现了一道裂痕,茶杯被震落在地,碎了一地

    暗黑下,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只感觉屋里有股阴森森的感觉,那报信的男子,下意识的往门后退后了几步,战战兢兢。

    “副都统,不必担心,少帅虽是回来了,但是因连日赶路,身体虚脱,如今高烧不退,大夫,要是这烧再不退,就会有性命之忧。”

    “那就让他死”郑军,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的明白了,那的告退了,不然怕被人起疑。”

    “那,你下去吧。”

    一挥手,那人退了。郑军那明亮的眼眸,渐渐黯淡了一下来,嘴角浮现一抹邪恶的笑容,随之出现的那阵阵恐怖的奸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冷若寒啊,冷若寒,这次我一定要让你死”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