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血洗
    冷若寒擦了擦脸上的泪珠,起身,对着郑军道“郑副都统,你也别伤心了,父亲一世英名,死后也不希望大家太过伤心。残颚疈晓”

    “对对,少帅的没错”边,边擦拭着脸上的泪珠。

    程绍杰听到消息也是立马赶到了医院。原他是想即刻赶去乌镇,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暂且再耽搁一下,等明日冷虎,出殡后,他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看到冷若寒并无大碍了,心中也是替他高兴。抑制悲痛之情,走向冷若寒,握着他的手宽慰道“赶快把大帅的遗体送回家,早点入土为安。”

    冷帅府,挂满白条,白灯笼,一片悲伤之情。

    冷虎的遗体放在雕刻天龙的汉玉棺材之中,象征着王者的尊贵。

    冷若寒穿着孝服跪在冷虎灵前。

    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和冷虎的属下,都纷纷前来吊唁。灵堂外的花圈数不胜数。

    进进出出,宾客们络绎不绝。而冷若寒只是一动不动的跪在灵前,没有眼泪,没有哭声,有的只是那无限的悲伤

    夜幕来临,寒风刺骨,外面下起了绵绵的细雨。宾客们也渐渐地散去,最后灵堂前只剩冷若寒和崔文。

    冷若寒一天米水未进,身就憔悴的身体,此时更是虚弱不堪。

    崔文走到其跟前,跪了下来,对着一旁满脸憔悴的冷若寒,担心道“少帅,你的身体还没好,赶紧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冷若寒摇头沉默不语。崔文见状也不再多什么,只是跪着陪着他,陪着他,他了解他心中的痛

    夜幕加深,风雨交加,灵房外的花圈吹得满地都是。

    郑军回府后就调遣了大批的兵马。

    冷虎病逝,冷府上下悲痛欲绝,疏于防范,今夜偷袭乃是绝佳的机会,而他怎么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伴随着一阵阵恐怖,阴冷的笑声,郑军一声令下。

    “给我血洗冷帅府”

    枪声响起,冷帅府外一阵惨叫,郑军的军队破门而入。听到枪声,崔文提高了警觉,冷帅府驻守的士兵也纷纷的赶来。

    “少帅心。”再一次枪响,崔文扑过还有些发愣的冷若寒到了墙角。

    “少帅,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冷若寒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拿出腰间的配枪,道“有人偷袭,你心一点。”

    枪声四起,哀怨载道,注定这个夜不再平静。

    冷帅府的奴仆听到枪声都纷纷拿着行礼逃跑,但是都还未逃出府,就被一枪击毙,血溅四起。

    “上头有令有令,要血洗,不准放走一个。”

    这个命令如魔咒般,吓得冷帅府上下的人惊恐万分。冷若寒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

    灵堂里,鲜血四溅,那口天龙雕空的汉玉棺材也已经蒙上了一滩滩的血迹。冷帅府的士兵做着垂死的挣扎,这一仗太令人意外,谁会想到冷虎病逝的当晚,竟有人会偷袭,而且是冷虎以前得力的部下,副都统郑军。

    “少帅,你快走。”眼看要撑不住了,崔文劝着冷若寒离去。

    “不,我死都不会走。”冷若寒托着病重的身体,顽强反抗着。

    “不,少帅,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谁为冷帅府满门报仇。”话音刚落,崔文举枪一把砸在了冷若寒的头上。

    冷若寒倒在了崔文的怀里,崔文抱着冷若寒对着还顽强抗敌的士兵道“誓死保护少帅,你们一定要撑住。”

    “参谋长,您放心,您赶快带着少帅先走吧。”

    “兄弟们,对不住了。”崔文咬了咬,抱起冷若寒。

    士兵团团围住他们,用血肉之躯掩护着他们。

    枪零弹雨,崔文和冷若寒的身体染满了鲜血,士兵们一个个在他们眼前倒下。崔文咬着牙,忍着泪水,抱紧了冷若寒离开了弹区。

    电闪雷鸣,狂风暴雨,暴雨冲走了崔文脸上的血,血水顺着脸颊不断往下滴。崔文抱着冷若寒艰难的往程督军府一步步移动。

    督军府看着远处门匾上醒目的几个字,崔文加快了脚步。

    “,白天这么好的天气,晚上怎么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雨。”督军府门前的几个守卫的士兵,个个冻得瑟瑟发抖。大冬天的守夜已经是让人痛苦万分,而老天爷还雪上加霜,突如其来的来这么场暴雨。

    “别抱怨了,天快亮了,一会换班的兄弟来,咱们去喝壶酒。”

    “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人过来。”

    “少帅,我们终于到了。”夹紧了冷若寒,崔文,继续前进。

    守卫的士兵,跑下拦住了他们。“你们是谁”守卫的士兵也真够郁闷的,这鬼天气,竟然这么早就有人来督军府,

    此时的崔文也已经非常疲倦,看到守卫的士兵虚弱道“我是崔参谋长,这位是冷少帅,赶快带我们去见程督军。”

    话音刚落,崔文就倒下了。

    士兵听后,马上扶起了他们。“快,赶快禀报督军。”

    一夜的暴雨,惨痛的一夜

    谁都不会想到一夜之间,会遭遇灭门之灾。染满鲜血的白灯笼随风而起,一个个花圈,东倒西歪。冷帅府里,躺满了一具具的尸体,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之味。而那口汉玉棺材却也被砸得稀巴烂,冷虎的遗体悬挂在灵堂的石柱之上,令人发指

    副都统府里,郑军斜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倾吐出一层层的烟雾。烟雾缭绕,面色凝重,这一夜的成败与否都已经成定局

    “报告都统。”

    胡兵走进了郑军的书房,那雪茄头深按在烟灰缸中,响起冷冷的声音。“事情怎么样是否一个不留”

    “这”胡兵有些犹豫,看着郑军那越发阴沉的面容,颤颤道“被冷少帅和崔参谋长跑了。”

    眉心不悦,危险的眯起双眼,郑军放下二郎腿,起了身,一步步的靠近胡兵。胡兵啰嗦着身体,连忙下跪。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