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投奔
    “都统饶命,逃命啊。残颚疈晓”他跟随郑军多年,自是知道他那残忍的手段,没有完成任务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磕头声越来越重,额头早已磕破,血迹斑斑。“都统饶命,念属下跟随你多年,饶了我这次吧。”

    他存在着侥幸心理,希望郑军能念在他多年全心效力的份上,饶过他这次。

    只是

    双眼再次危险的眯起,一把手枪顶住了他的脑门,戏虐的勾起嘴角。

    “饶命是吗那我成全你”

    扳动扳机,两声枪响,一声惨烈的叫声,胡兵的双腿上中了两枪。他捂着双腿,痛苦的呻吟着。

    郑军吹着枪口一阵讥笑。“念你对我还算衷心,废你两条腿,再不滚,直接要了你的命。”

    “多谢都统不杀之恩,多谢都统。”像狗一般,胡兵拖着两条残废的腿,慢慢向门口爬去。两条鲜红的血印一直延伸到门口。

    郑军望着他一脸的厌弃,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如此狗一般的活着,你不觉得还是死了比较好吗”

    枪声再起,脑血四溅,胡兵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子弹窟窿。平凡的脸上满是惊恐,眼珠子蹦得好出,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赶快把他拉出去喂狗。”听到命令,门外的两士兵走进,见怪不怪的把胡兵拖了出去。

    这样的血腥的场面,他们已经习以为常。跟着郑军,你可以一步登天,但是也有可能粉身粹骨

    程督军府,天微亮,程绍杰就听守卫士兵冷若寒和崔文求见。这么早亲自来找他,程绍杰感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来不及穿好衣服就出门。

    只是没想到刚一出门,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守卫士兵扶着的全身湿透,又沾满血迹的是

    眸光一紧,程绍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士兵回答道“的不知,的一大早就见到崔参谋长扶着晕倒的冷少帅要求见督军,就马上扶他们来见您了。”

    “赶快扶他们回房休息,换下他们的湿衣服,还有赶紧去请大夫。”程绍杰吩咐完后,也赶紧回房穿好了衣服。

    昨晚一定是出了大事了

    崔文倒是没什么事,心力交瘁才晕倒,休息了一会也马上醒来了。而冷若寒情况却非常的不妙,之前伤病未愈,昨晚又淋了雨,高烧不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程绍杰对着醒来后一直守着冷若寒的崔文,问道。此时的程绍杰,不明白缘由,就像喉咙口卡了根刺般的难受。

    崔文倏地下跪,哽咽道“求督军出兵为冷帅府满门报仇。”

    “什么,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赶快起来向我道明。”程绍杰惊愕道。

    崔文起身,然后把昨晚发生的一切事都告诉了程绍杰。明亮的眼眸渐渐暗淡无光,程绍杰掠着胡子暗想知道大帅这一走,那些不安分子肯定会有所行动,却没想到这么的迅速,这么的措手不及。

    程绍杰眉毛微拧,却也想不出昨晚的主谋者是谁。

    “崔文,依你所看,昨晚的主谋是谁”

    “郑军。”崔文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

    “怎么这么肯定”程绍杰凝视着崔文,想其口中得知确切的线。

    “督军你看”崔文从口袋里掏出一枚子弹交到了程绍杰的手中。程绍杰凝视着这子弹,却也没发现什么蹊跷。

    “这不是一枚普通的子弹吗这如何判断是郑军干的。”程绍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在仔细看看,这子弹上是不是刻有一个军字”郑军生性怪异,为了凸显他的独一无二,不惜花血,在他手下用的子弹里都刻有一个军字。此事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昨晚郑军让所有人换下军装再行动,因为他要当大帅,也得名正言顺的。不然此等事要是被人知,他的大帅的位置坐着也会不会安稳。只是他千算万算,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细节。当初冷若寒在去乌镇途中被偷袭,在山洞中看到安宁拿给他的那枚可以军字的独一无二的子弹,才明白,这一切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让他死

    程绍杰走到灯光下,定睛一看,果然发现这子弹中刻有字。虽然字不大,但是还是能清楚地看清那军字。

    “岂有此理”程绍杰猛的往桌子上一拍,桌子上的茶杯散落在地,碎了一地。

    崔文看的书程绍杰很是生气,对于冷虎,他也是比较衷心地一个,手中也握有兵权。如今要向重振冷帅府,唯一靠的过的人就只有程绍杰了。

    崔文再次下跪,向程绍杰,恳求道“程督军,如今唯一只有您能帮助少帅”

    “这”程绍杰是个明哲保身的人,他只想安安分分的当她的督军。虽然对于郑军的行为很痛恨,但是他跟冷若寒也没多大的交情,何必接下这滚烫的山芋呢。

    摆手道“崔参谋真是抬举我了,此事再,再,我今日还要赶去乌镇寻找我女儿。等回来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起程萌萌,程绍杰的心紧了紧,浓密的双眉微微拧起。这么久了,萌萌还没回来,到底是否有了不测

    想到这里,程绍杰就一刻也不想再耽误。

    对着一旁还有些发愣的崔文道“这里你就先照顾一下少帅,我要马上准备起身去乌镇。”

    崔文知道程绍杰爱女心切,也不想趟这趟浑水,也就不再多什么。桥到山头自由路,他就不信,这郑军的阴谋能得逞。

    “好,那就不耽误督军了。”

    “那好。”程绍杰刚要离去,却见一士兵匆忙跑进。

    “报告督军,姐回来了。”

    夜幕降临,漆黑的夜空中点缀着无数的星星,一眨一眨的,美丽至极。一弯新月高高挂在漆黑的夜空中,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大地。

    安宁在窗前凝望着这一轮明月,一对美目却蒙上了一层雾气。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