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门可罗雀
    “这里是哪里”冷若寒环顾着四周,既是眼熟,又是陌生。残颚疈晓院子里,随处可见的花圈飘落得到处都是,还有那白灯笼随风而起,一阵阴森之感。

    “呜呜呜”里屋传来的一阵阵哭泣声使冷若寒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声源走进。随着离目标越来越近,这哭声也越发的凄凉。

    推门而入,哭声却戛然而止,一具尸体却悬挂在梁上。冷若寒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满脸惊恐。

    “这人是谁这里到底是哪里”冷若寒定了定神,抬眼定睛一看,顿时傻眼。是父亲,悬挂在梁上的尸体竟然是冷虎。

    冷若寒踉跄的爬起,向冷虎的尸体跑去,抱住了他的双腿,却怎么办也放不下来。

    “父亲,怎么是您,到底是谁把您的尸体挂在这里。”放不下尸体,冷若寒痛苦、自责万分。靠着墙面,头重重的撞击着墙面。鲜血从额头上溢出,顺着雪白的墙壁不断往下滴。

    “寒儿,不要自责,你要振作起来,替冷帅府上下死去的人报仇。”

    “是父亲的声音。”听到声音,冷若寒停止了撞墙,转过身,却看见梁上的冷虎睁开了双眼,还冲着他笑。

    “父亲,父亲是你吗”冷若寒跌撞着跑向冷虎的尸体,试图再次放他下来,却还是不行。

    “寒儿,没用的,只有你报了仇,杀了郑军,爹才可以放的下来。记住,千万不要仁慈,一旦仁慈,那就是你的死期。”

    “父亲,父亲”沉睡中的程萌萌,感觉怀中的身体不安分的扭动着。醒来,起身,却见冷若寒的双手不停的在空中乱抓,嘴里只喊着“父亲,若寒一定会杀了郑军。”

    她抓着他不断乱抓的手,担心道“寒儿,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我。”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看着迷迷糊糊痛苦万分的冷若寒,程萌萌的整颗心揪着的疼,握着冷若寒的手也加重了力度,眼里透着坚定。“寒儿,你不要着急,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郑军,我要杀了你。”随着一声大叫,冷若寒倏地坐直了身子,睁开了双眼。

    脸上冒着黄豆般大的汗珠,全身都冒着汗,汗水又再次浸湿了白衫。影影约约能看见那麦色的肌肤。

    冷若寒喘着粗气,两眼空洞无神,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寒儿,你没事吧”看着冷若寒现在这个样子,程萌萌很是担心。

    听到声音,冷若寒转过头,看着身旁满脸担忧的程萌萌,又看了看四周那陌生的一切。

    原来刚才是在做梦,但是这里又是哪里呢

    “这里是哪里”冷若寒虚弱的问道。

    “寒儿,这里是督军府,是我家。”

    督军府他怎么会在这里,冷若寒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一切的一切如电影般又在脑海里回放。

    守夜当晚,有人偷袭,虽然来人都改装过,但是冷若寒却还是一眼认出了,那是郑军的队伍。因为他认得带头的人,胡兵。他是郑军暗中培养的人。他后来被崔文打昏,一定是他带着自己来到了督军府。

    黑曜石般的眼眸里释放出一阵阵的杀气。冷若寒又想起刚才梦里,冷虎悬挂在梁上的情景,心就揪着的疼。

    用力的捂住心口,冷若寒要下床。冷虎的遗体还在冷帅府,他必须早点将他入土为安。

    “寒儿,你的身子还没好,不要乱动。”程萌萌按住了要下床的冷若寒。

    “我”冷若寒刚想拒绝,他要亲自去,只是身子刚移动又被程萌萌死死地按住,而身他身体已经非常的虚弱,一阵晕眩感向他袭来。

    他根无法下床,更何况是去冷帅府取遗体。

    “好吧。”无奈之下,冷若寒点了点头。

    听闻,程萌萌面露欣喜。“寒儿,你躺着,我这就派人去。”

    替冷若寒盖好了被子,程萌萌走出了房门。

    派了几位比较机灵又身手好的士兵去冷帅府取遗体后。程萌萌没有回冷若寒的房里,而是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那一夜冷帅府被血洗之后,此事成了北平父老乡亲饭后的议论话题。

    人们都在猜测那一夜的狂风暴雨之下的血腥,到底是谁的指使

    大帅病逝当晚,冷帅府遭遇灭门之灾,而少帅冷若寒侥幸逃走却不知下落。

    原门庭若市的冷帅府,如今却是门可罗雀,冷冷清清、凄凄惨惨。连门前那条宽广大路却也是鲜有人经过。因为传,夜里从那里经过的人,都会听到一阵凄惨的叫声

    几个士兵乔装来到冷帅府,周围并未看到一人。冷帅府偌大的门匾歪斜着悬挂着,还蒙上了一层蜘蛛。

    几个士兵推门而入,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庭院里躺满了七斜八歪的尸体,他们个个面露惊恐之色。

    沾满鲜血的白灯笼随风而起,那些花圈早已经破败不堪。几位士兵当初也是见识到过冷帅府的风采,当初风光无限的冷帅府,如今会落日如此凄惨之地,也不经感叹,真是事实无常啊。

    冷若寒和崔文死里逃生,郑军心有不甘,所以在冷虎灵堂里布下了杀手,来个瓮中捉鳖。

    几日的白白等待,已经让他们渐渐失去了耐心。看着悬挂在梁上的冷虎的尸体,他们就不寒而栗。

    每日守在尸体旁,还有对着他吃饭,这简直令人倒胃口。

    “,这都守了几日了,每天对着这些个尸体,老子就觉得恶心。这冷若寒要是不自动送上门来,咱们难道就一直守在这里。”其中一个往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痰抱怨道。看着尸体,闻着尸臭味,已经让他的胃难受的要死,一个都不想呆在这些鬼地方。

    “兄弟,我知道你难受,我们也何尝不是。你也知道要是完成不了任务回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老子宁愿死。”

    “嘘,别了,你们听,外面有动静,可能是鱼儿上钩了。”

    听闻,大家都安静了起来,定神一听,果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大家都做好准备。”关注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