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陷阱
    几位士兵心的跨过一具具尸体,往灵堂方向走去。残颚疈晓

    危险的气息一步步的逼近

    推开大门,一阵枪声响起。

    “不好,有埋伏。”可是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子弹像雨点般落在了他们的身上。随着一声声惨烈的喊叫声,他们应声倒下。全军覆没,无一幸免,冷帅府里又多了几具晕死的尸体。

    “,没有一个是冷若寒,看来老子还得在这里待了。”杀手甲,怨声载道。其他几个也是愁眉苦脸,原以为是冷若寒送上门来了,他们只要完成任务就离开这鬼地方,

    只是哎如今也只能继续守株待兔

    程督军府的厨房里,黑烟弥漫,程萌萌边咳嗽边跑出了厨房。原她是想亲自下厨做些美味的菜给冷若寒尝尝,以示她的贤惠。只是没想到,差点烧了整个厨房,幸好及时发现扑灭了这火。话程萌萌从娇生惯养,是第一次进厨房,没把厨房给烧了已经是万幸。

    只是她的美味大餐,泡汤了。

    乌黑的发映衬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低垂着头,额前那柔顺的发丝挡住了他的脸。

    冷若寒沉思着,原她是打算一到北平就马上去乌镇接安宁。只是世事多变,冷虎病逝,冷帅府又被血洗。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冷若寒感到措手不及。

    “薇儿,你还好吗等我杀了郑军后,我一定去找你。”低喃着,冷若寒抬起了他那张阴沉的脸。

    房门突然被打开,程萌萌不知端着什么黑不溜秋的东西进了屋。冷若寒看到程萌萌脸上和衣服身上都黑黑的。她坐到了他的身旁,把手中的碗递想他。“寒儿,你病刚好,肚子肯定饿了。承认吃了。”

    “这”冷若寒看着碗里黑不溜秋黏糊糊的东西不禁皱起了双眉。这个东西能吃吗

    看出了他眉间的疑惑,程萌萌解释道”你别看他样子差,味道可是很好哦。“

    “是吗”再次瞅了一眼这碗里黑不溜秋黏糊糊的东西,冷若寒端起了程萌萌手中的完。程萌萌兴奋不已。“快吃,快吃,凉了就不好了。”

    冷若寒端起碗,对着嘴,倒了进去。一股怪味令他难以下肚,黏糊糊的东西卡在了喉咙口,根难以下咽。

    看到冷若寒那痛苦的神情,程萌萌声翼翼的问道“怎么了,很难吃吗”手里紧拽着衣角,手心里满是汗。

    喉骨蠕动,喉咙口的东西,滑落了肚里,冷若寒一口气喝光了它,咽了咽口水,擦干了嘴角的残留物。

    “好喝,很好喝。”

    听闻,程萌萌兴奋不已,那紧拽着衣角的手顿时松开,拿过了冷若寒手中的碗,放到了一旁。

    “要是寒儿喜欢,我以后经常做给你吃。”

    经常做冷若寒郁闷之极,他是念在程萌萌从就对她照顾有加,才不忍伤了她的心。

    如今哎看来他必须为他的不忍而全盘买单。

    “那个,我父亲的遗体有取回来了吗”冷若寒转移着话题,

    程萌萌意识到,他派出去的人去了很久了,理应回来了。可是都过了这么久,却无一人向他回报。难道有什么不测

    “寒儿,你等我,我去去就回。”话音刚落,程萌萌心急如焚的转过身,走出了屋子。

    冷若寒下了床,托着虚弱的身躯,一步步向门外移去。

    “陈德他们可有回来”程萌萌向府门外守卫的士兵问道。

    “报告姐,并未回来。”

    还未回来,这就怪了,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程萌萌暗想,又对着守卫的士兵道“赶快给我备马”

    “是。”

    快马加鞭,程萌萌打算亲自去一探究竟。程萌萌刚走不久,冷若寒的身影出现。“赶快给我备一匹马。”

    “这”守卫士兵面面相觑有些犹豫。

    “难道不行吗”冷若寒厉声道。

    “不是少帅,只是督军下了命令,为了少帅的安全,不准离开府门半步。”

    “给我备马”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冷冽的眸光一一扫向一旁的守卫。守卫们胆战心惊,但却也无一人挪动身子。

    “我是少帅,出了事情我自己负责。要是你们不照做,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们。”腰间拿出一把枪,对准了他们。士兵们面面相觑,最后其中一个士兵妥协道“好吧,既然少帅会为我们承担,那我这就给你去备马。”

    放下枪,骑上了马。冷若寒一阵咳嗽,刚才在守卫士兵面前,他强撑着身子,如今虚弱的身体在马上晃动,让他的身体难受不已。但是还是咬了咬,拉紧了缰绳,往冷帅府的方向骑去。

    穿过北平特闹的大街,旁边那条宽广大路就通往冷帅府的,只是一路上,程萌萌就觉得奇怪,原这条路是很热闹的,如今怎么回事鲜有人经过。

    不一会功夫就到了冷帅府,程萌萌一跃而下,把马儿系在了一旁的大树上。走到门口,看到冷帅府的门匾缠满了蜘蛛,斜着悬挂着,她的心陡然一沉,冷帅府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迈着沉重的步子刚要推门而入,却突然想到陈德他们就如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会不会里面是个陷阱

    收回了踏出的步子,程萌萌走向了一旁的大树。双手抓着树干,脚使劲的蹬着树根,身子慢慢地往上移。只是程萌萌的鞭伤还未痊愈,这一用力,似乎把伤口又裂开了。

    “啊”程萌萌痛苦的呻吟着,身体如撕裂般的疼。不过还是咬了咬牙,一用力爬上了树。

    伤口爆裂,渗出了血,程萌萌那件红色的袄子突然出现分布不均匀的红色。

    程萌萌捂着爆裂而开的伤口,痛得龇牙咧嘴。强忍着,把头转向了冷帅府庭院。那对丹凤美目,眼珠子迸的好大。程萌萌也是见惯血腥的人,身的她也脾气暴虐,一切逆她意的人都杀无赦。只是眼前的一切竟也让她目瞪口呆。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