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阿兰扶着桃出去。残颚疈晓

    韩佑程炽热的目光凝视着安宁,安宁闪躲,把头扭向了一边,低声道“哥,你找我有事吗”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吗”韩佑程很是受伤。

    “不是。的,只是”只是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韩佑程,如何跟他交流。看了看乱七八糟的房间道“只是,这里这么乱,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我怕怠慢哥。”

    “是吗薇儿,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竟然是如此的生疏。”

    安宁沉默不语,对于韩佑程,他没有像对徐浩那样的底气,毕竟他是她的哥哥,毕竟他一直保护疼爱着她

    韩佑程收回受伤的表情,继续道“刚才你和徐浩的对话我听到了,薇儿,难道你就真的打算嫁给徐浩也不愿跟我走吗”

    眼里充满着期盼的眼神,韩佑程直直的望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安宁。

    “对不起,我”

    “什么都不用了。”韩佑程大声制止了安宁,那一句对不起已经很明显的告知了,他不想被拒绝的那么的彻底。或许是自欺欺人,但是有时候装傻比明了要幸福的多。“我还有事,先走了。”

    韩佑程走了,带着满脸受伤的表情走了。

    对于韩佑程安宁是有愧疚的。先不她爱上了冷若寒,心里容不下任何一个人。就算没有冷若寒,她也不可能接受韩佑程。就算他不是她的亲哥哥,她也不能丢下父母,跟韩佑程走。对于现在的安宁而言,亲情比什么都珍贵,她珍惜老天爷赐予的这一切

    身体的走动,口袋里碎玉的碰撞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安宁走向柜子,拉开抽屉,里面有个精美的木盒,这是她的首饰盒,里面装满了珍贵的首饰。但是一向不喜欢佩戴首饰的安宁,也曾未用过。把里面的首饰都倒了出来,安宁把口袋里的四块碎玉放进了木盒里,上了锁。

    若寒,你可安然回到北平远处的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承诺

    薇儿,记住,我冷若寒决不负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安宁摇摇头,不再多想,一切应平常心对待

    阿兰扶着桃去看过了大夫回府。大夫桃受了内伤,需要好好休养几天。阿兰扶着桃回到了屋里。

    桃躺在床上休息,阿兰把药放在桌子上就打算离去。

    “桃妹妹这样我给你放着,你别忘了自己煎药喝。”

    “阿兰,这几日桃休养,你负责照顾于她。”背后传来韩佑程淡淡的声音,桃和阿兰没想到韩佑程竟会来这下人房里。

    “是,少爷。”阿兰心有不甘,同是人,为什么要她照顾她。但是这是韩佑程的命令,她只能把心中的不满往肚子里吞。

    桃看到韩佑程,起身要行礼。韩佑程上前制止了她。“桃,你有伤,躺着别动。阿兰,你还不下去剪药。”

    “是,少爷。”咬着嘴唇,对桃一记白眼,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药走了出去。

    桃看在眼里也没放在心上,对着韩佑程道歉道“谢谢少爷。”

    韩佑程温柔一笑。“谢什么,你尽心尽力的伺候姐,应该我谢你才是。来好好躺着。”着韩佑程替桃整了整被子。

    桃被韩佑程温暖的笑脸,体贴的样子,看得痴迷。这么多年来,桃除了看到韩佑程会这么温柔体贴的对待安宁外,对其他人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如今却

    她的心鹿乱撞,脸上也出现了绯红。其实桃一直对韩佑程有情,只是身份有别,她也不妄想韩佑程会看上她,所以一直把她的感情深埋在她的内心深处。

    “桃,怎么了,脸这么红”温暖的大手抚过她的额头。桃惊喜万分又娇羞不已,脸更加的红了。低喃道“没,没怎么。”

    韩佑程自然是不会知道桃的心思,见他没事,也就收回了他的手。然后起身坐到了一旁的位子上。

    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虽然她清楚地明白韩佑程对她并未那意思,但是还是难掩兴奋之情。能得到她一丝的怜爱,已经足够她回味一生。

    韩佑程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视线却瞥向床上的桃“桃,你从就跟随薇儿,我知道你们感情亲如姐妹。”

    “姐待桃像是妹妹般疼爱,桃对姐感激不已。”这是桃的心里话,她可以为了安宁连命都不要。

    韩佑程浅浅一笑。“那好,既然你对薇儿有这份心,那我这里恳请你一件事。”

    “少爷您请,只要桃做得到,一定全力以赴。”

    得逞的勾起嘴角。“这事也只有你做得到。”韩佑程起身,走到桃床边。弯着腰,不知道在桃耳旁着什么,令桃脸色突变。

    “怎么样你做得到吗”

    桃凝视着韩佑程又变得冰冷的面容。原来刚才的温柔与体贴,一切都是有目的的。

    “嗯,我答应。”不管是怎么样,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韩佑程走出桃的房间,漆黑的眼眸变得越来越犀利。

    除了我,谁都别想得到薇儿,她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夜晚,漆黑的天空中点缀着点点的星光,那一轮皎洁的明月照耀着大地。

    乌镇有名的那一条花街柳巷,无疑是夜晚最别样的风景。

    女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门外招揽着客人,用最轻浮的话语挑逗着抛下家中妻子来这里寻花问柳的男子。男子则是面露淫光,着甜言蜜语搂着女子的腰进了堂内。

    内堂里随处可见一对对嬉笑追逐取乐,喝的酩酊大醉,卖弄风情的人。

    来这里的都是来找乐子的,一个为钱,一个为乐,各取所需,何不乐哉。

    一间上等雅间里,徐浩早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姑娘们才刚梳洗起床之时,徐浩就来到了这里。以前徐浩是是这里的常客,出手极是大方,那些女子都使出浑身解数讨好于他。

    他满足于那些烟花女子为了钱财在他面前卖弄风骚,他有的是钱,只要让他开心就行。

    “薇儿,我对你一片深情,为何你对我如此的绝情。”又一片下肚,徐浩的脑袋昏昏沉沉,视线越来越模糊。

    “徐副参领,您好些日子没来了,怎么都只顾喝酒,不陪翠我呢。”翠的整个身体如灵蛇般柔软的伏在徐浩身上,瘦弱无骨的玉手轻抚着他的面颊,在他耳边倾吐出一阵阵令人如骨的声音。

    徐浩双手一勾,翠整个身子躺在她的怀里,盈盈一笑。瘦弱无骨的手,早已经滑至他的胸膛,滑着圈圈。

    徐浩感到全身电流涌过般,一阵颤抖,漆黑的眼眸泛着迷情的色彩。

    “薇儿,我爱你,我要你,你只能属于我。”

    厚实的大手,抱起怀中的翠,走向屏风里那张大床。帐帘滑落,却隐约可见帐帘内的一片春色添加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