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夺魁之战(五)
    如果这第一关轻松过关靠的是她的美貌。夹答列晓那这次靠的便是她的才学与智慧了。在外人看来,这安宁也不过是个花瓶罢了,只是没想到她今日会赢了这百合,看来今年的花魁又得换人了。

    安宁还没走回这风雅阁,就看到门口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想也知道那些人都是在等着安宁的。

    “莲花姑娘”那些个公子哥拿着大把的钞票奔向安宁。这还着实让安宁吓了一跳。不过好在老鸨早有准备,派人拦住了那些疯狂的人。“各位公子,稍安勿躁,想要见莲花姑娘的排队,十块大洋一个。”

    十块大洋一个,还只是见一面。这让一旁的牡丹羡慕嫉妒恨。这个价格可比她当初当花魁的时候还高。面上虽然不动声色,但是语气却是酸刺的很。“莲花妹妹果然是国色天香,那些个臭男人见到妹妹恐怕是早已丢了魂了。”

    安宁笑而不语,跟着那些护卫进了屋子。

    老鸨在门外收钱收的是不亦乐乎。而安宁却是一个都不见。

    玉是老鸨派来请安宁到前院坐一会。但是安宁却是想都没有想的一口回绝。玉回去复命,老鸨听了脸色大变。她钱都已经全部收了,这人要是不来,她可怎么交代。

    她来到后院,安宁已经让冬草锁上了门,所以她根无法进入。老鸨心里很气,但是却是不敢发作,甚至带着哀求的语气。“我知道莲花姑娘今日很累了,但只要去坐一会,喝杯茶水即可。”

    安宁丝毫是不动容,反而语气冰冷道“妈妈不要多了,如今我是不会去见他们的。您要是执意让我去也行,那明日我就不去争夺这花魁了。”

    的是轻描淡写,但却是让老鸨的心漏跳了半拍。夹答列晓“别别,莲花姑娘别,我这就去回绝了他们,你好好休息。”

    老鸨很不情愿的走开了。这次她是亏大了,放进口袋里的钱全部吐出来不,还要一个个笑脸相陪。心中对安宁又增添了几分的厌恶,不知道她是她的福星还是克星

    第二日,花魁之战的最后一日,也是最终争夺。

    与前两日不同,安宁是坐着花轿而去,似乎是预示着人们,花魁必定是她

    因为是最后一日且是最终争夺战,所以来观看的人比平时多了好几倍。而这次要进去观看比赛的话就必须交十块大洋的入场费,虽然价格昂贵,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进去。

    所有座位都空无一席。

    堂内设置了一个花台,是三位姑娘表演的地方。

    这次又跟前两日不同。三位姑娘并不是一同等候表演,而是供应了三个房间让他们化妆等候。

    出场顺序按照上一轮的名次。所以牡丹是第一个上场。舞台上方的花朵像仙女散花般,缓缓而落。而与此同时,一个体态轻盈,长得美艳动人女子。抓着一旁的丝带,从空中缓缓划入,落入这舞台之中。

    牡丹手握两根红丝带,伴随着音乐声,翩翩舞动。她的动作轻盈,手中的丝带舞出一个个美丽的图案。

    红丝带和身体配合的天衣无缝,把这丝带舞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可是她苦练多年的结果,曾也是凭这丝带舞一举夺得花魁之位。只是再美的舞蹈跳多了,也是没什么新意感,反而大打折扣。

    没有预期那般热列的反应。牡丹心中颇感失落。退下场,遇到正要上台的百合。百合这次毫不掩饰的讽刺道“我以为今年妹妹会有什么新花样,原来还是这丝带舞。这丝带舞跳的再好,但是跳多了也就无味了。”

    “百合你”牡丹气的脸都绿了。百合则是又戏虐道“姐姐,别生气,妹妹开玩笑而已,好了轮到妹妹上场了。姐姐可要睁大眼睛看哦。”

    故意撞了一下牡丹,百合趾高气扬的上了台。

    相比牡丹的从空而落,百合则是翻着跟头而入。舞台上铺着一张大白纸。百合的脚上涂满了墨水。手握两个毛笔,一边舞动一边画着画。

    画画不难,跳舞不难,但是边跳舞,边画画却是极为困难的。只见她身形轻盈的舞蹈着,手中的毛笔却是在屏布上画出一幅幅美丽的山水画。

    身形配合着音乐。随着音乐声戛然而止。百合的舞蹈也画上了句号。

    四个屏布上画满了各色各样的风景画,而最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地上那幅山水图。荡气回肠,十分雄伟。

    这实在是太厉害了。台下一片掌声,百合在意料的期许中退了下去。

    这舞她从就练,没有十年的功夫是学不成的。而如今不是为了赢安宁,她也不会使出杀手锏。

    牡丹见百合大受欢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也不得不佩服她,果然是技高一筹。

    百合完美的表演,无意给了最后一位出场的安宁极大的压力。

    人们都在好奇,这一鸣惊人的莲花姑娘会带来怎么样的才艺。

    突然堂内一片漆黑,隐约可见,一个全身散发光亮的女子,在空中翩翩起舞。像个天使般,在空中自由飞翔。她在空中做着高难度的动作,倒立,旋转甚至是翻跟头,都让人看得目不暇接。

    难道她是女神如若不是,怎么可以在空中自由飞翔呢而他们不知,安宁只是手抓着一个丝带在空中舞动罢了。

    伴随着优美的舞蹈,传来如天籁般的歌声。安宁边舞边唱。这歌听着新奇,却是十分的悦耳,柔和。

    正当人们似陷入这温柔乡的时候,灯光再现。安宁从空而入。她脱去了外套,里面穿的竟然是一身军装。穿在她的身上,英姿飒爽,很有风范。不知从哪里扔来一把剑,安宁一跃而握,握着那把剑,舞起了剑舞。

    在乌镇的时候,安宁觉得无聊,就会学着舞剑,还自创了这套剑舞。如今却是正好派上用场。如果刚才的安宁像个天使,如今的她就像个名族女英雄。这一柔一刚转换的很是完美。

    人剑合一,安宁把这剑舞跳得完美至极。如果百合的舞让他们感到震惊,那安宁的舞蹈却是让他们感到震撼

    一柔一刚,恰似狠狠抓住了那些男人的心。男人就如脱了缰的马,放荡不羁,而一味的看管着他们会让他们反感。而又是一味的骄纵他,也会让他无趣。所以对付男人必须软硬皆施。看得着却吃不着,吃得着,却摸不到,让他们心痒难耐,那么男人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抓住了男人的心,就等于赢得了一切。最后结果在安宁的意料之中,她如愿当上了花魁。而结果公布的那一刻,一家欢喜一家忧。百合吐血晕了过去。牡丹虽然心不甘却也是对安宁心服口服。这安宁得到花魁,总比那百合得到好。关注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