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不容藐视的威严
    破旧的赵宅里,妇人收拾着包袱准备离去。叀頙殩晓北平已经是个是非之地,她隐约感觉将有灾难降临到她的头上。

    她夹紧着包袱刚打开大门,一群拿枪的士兵闯了进来。

    妇人看到这么多的士兵,身体颤抖的不行。“你你们要干嘛。”

    “奉大帅之命,将你拉出去喂野狗。”

    “什么”还没等那些士兵动手,妇人早已经晕死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领头的士兵一挥手,一群野狗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妇人撕咬着她的身体。妇人在巨大地痛苦中醒来,看着自己的身体被野狗咬的不成样子。

    她大声求救着,可是换来的却是那无比的嘲笑声。野狗一下子咬断了她的脖子,在惊恐中,妇人瞪大着双眼,已无气息。

    最后她的身体被野狗吃的精光,士兵们才满意的离去。

    大帅府里,那些士兵复命。冷若寒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一切伤害他心爱的薇儿的人,都得死,而且会让她死得十分的惨烈。

    他在窗边,看着花园中的安宁,眼神柔和了下来。花园中跟赵二话的安宁,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犹如那时候的她,纯真无邪。

    “赵大哥,这里还喜欢吗”今日的天气很不错,太阳暖暖的照射着大地,花园中的花朵开得异常的灿烂,微风拂过,飘来一阵阵的香气,令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畅。

    赵二是个粗鄙之人,花花草草他不懂,不过这大帅府真的很大,很漂亮。他用力的点了点头,一阵的傻笑。“妹子真是好福气,能嫁给大帅,我看得出大帅对妹子真心的好。”

    安宁有些微楞,随即又恢复了原的表情。她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目光中却是透着不屑。。“还行吧。”

    再神经大条的赵二也察觉出安宁的漠然,有些担心道“妹子,我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对大帅不喜欢吗”

    安宁摇了摇头,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赵大哥,我们去看看别的地方。”

    赵二见安宁不想回答,也不便多问,紧紧地跟随着安宁的脚步。

    楼上的冷若寒拉上了窗帘。他的神情有些落寞,安宁对他的冷漠他不是没察觉到,有时他还隐隐察觉了那深邃的眼眸中那隐藏的恨意。

    恨为什么她会如此的恨他。恨他当初没有实现誓言但是他也是迫不得已,如今他只能加倍对她好,只愿换来她的真心一笑。

    程萌萌回到了娘家,在冷帅府她不敢发脾气。但是到了娘家,她要把这满腔的怨恨都发泄出来。

    屋子里到处是她打人,摔东西的声音。程萌萌从娇生惯养,脾气很是暴躁,如今更是火爆到不行。

    程绍杰听闻女儿回来,是立马赶回了府中。

    大老远,他就听到从程萌萌的房间中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和打骂的声音。

    程绍杰推门而入,一个花瓶砸向他,好在他及时躲避,花瓶摔的粉碎。

    “萌萌,你这是干嘛”程绍杰强压着怒意,屋子里的东西被砸的稀巴烂,一屋子的丫头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他原以为,女儿嫁出去了,这脾气会好点,但没想到却是变加厉了。

    程萌萌看到程绍杰,一下子扑倒在他的怀里,满脸的泪水与委屈。“父亲,你总算来了,你要替女儿做主啊。”

    “你们先下去吧。”

    “是。”

    一屋子的丫头似逃瘟疫般的逃了出去。估计这程绍杰再不来,暴躁残忍的程萌萌会虐待她们致死。

    程绍杰拍着女儿的背,心疼道“萌萌,又什么话你慢慢,父亲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程萌萌一听是哭的更伤心了。“父亲,若寒竟然要娶韩薇那个贱人为妻,还打了女儿。”程萌萌捂着红肿的右连,哭的更加的伤心委屈。

    程绍杰听了很是气愤。他把宝贝女儿嫁过去,这才多久,冷若寒非但不好好对待他,反而如此羞辱他的女儿,

    他怒火中烧,一掌拍下,竟也是拍断了桌子。

    见程绍杰动怒,程萌萌添油加醋道“父亲,当初要不是靠我们程家,他冷若寒怎么会得到这大帅之位,如今他不把女儿放在眼里,就是不把父亲你放在眼里。”

    程绍杰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之人,原心中就带着怒意,现在被程萌萌一激,更是难以压抑心中的怒火。“萌萌,你放心,此事爹一定为你做主”

    程绍杰转身离去。程萌萌原就已经扭曲的面容,此时更加的面目可憎。

    韩薇,你这个贱人,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的

    冷帅府,程绍杰不顾守卫的士兵直接闯了进去。

    他不是个鲁莽之人,只是此事关系到他宝贝女儿,就让他失去了理智。

    “大帅在哪里“程绍杰面露凶狠,守卫的士兵一阵哆嗦,这程绍杰可不是好惹的人物。“回禀督军,大帅正在书房之中。”

    程绍杰哼的一声直接闯入书房,怒气冲冲的样子,似乎要把冷若寒生吞活剥似的。

    大老远,冷若寒就听到程绍杰嚷嚷的声音,现在见他直接闯入书房,大步走到他的跟前,用力的一拍桌子。“大帅,我把宝贝女儿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的对待她的”

    砰,桌子上的文件散落在地,看着程绍杰那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冷若寒眉心闪着不悦,却是极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程督军,既然你把萌萌嫁给了我,那就是我们夫妻俩的事,你这算是兴师问罪吗”冷若寒的目光冰冷得像千年的寒潭,程绍杰看了也不免心中一惊,这个大帅,如今是翅膀硬了,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大帅,难道你忘了当初是靠谁,你才会登上这大帅之位,是我们程家,没有我们,哪有现在的你。”

    砰冷若寒用力的一拍桌子,诺大的桌子中间出现了条裂缝。那压抑的怒火终于抑制不住的全部爆发。他最恨的就是程绍杰自以为功高盖主,就可以对他指手画脚,对他大不敬。他如今是大帅,这份威严,谁也不能藐视。“程督军,我敬你曾经帮助于我,但别给脸不要脸,我是大帅,而你只是督军,可不要以下犯上。”他的声音浑厚有力,透着不容藐视的威严。关注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