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漆黑之色融于天空,未曾完全褪去,清爽的微风拂过大街小巷,带起阵阵凉意。



    一扇破旧的木门被温柔的推开缝隙,一和蔼的中年妇人探过头,微微笑道“萧龙,该起床了。先吃点早饭,空着肚子上课对身体不好。。”



    却见床上的男孩朦胧的打着哈欠,回味着熟悉的呼唤。良久之后,终不厌其烦的蜷缩回被子里,继续享受那未了的美梦。



    小心翼翼推开木门,未曾发出讨人的声响,妇人如水般的目光锁定着赖在床上的小男孩,不再催促。



    即使周围安静的有些过分,躲在被子里的男孩冥冥之中仍可以听到母亲的唠叨,眼前的黑暗并不能改变母亲目光中的关切。



    不管如何自我安慰,男孩终无法安然入睡,索性坐起身子,烦躁的揉着凌乱的短发“妈,我知道了,这就起。。。”



    匆匆吃过早饭,萧龙强撑着疲软的身子,摇晃着迟迟不肯清醒的大脑,走在破旧的街道上。



    说实话,对于这种生活,他已经受够了,每天晚睡早起,连最基本的睡眠时间都不能满足,又谈何做其他事情呢。



    心中纵有千百个不愿,也只能换来无可奈何,毕竟这事情不是萧龙可以决定的。唯一能做的,只有强制自己清醒过来,沿着这条不归路,头也不回的走下去。



    光明战胜了黑暗,突破重围,撒向大地。随之,萧龙眼前破旧的一切开始变得纸醉金迷,宛如海市蜃楼。短短不到30分钟的路程,如闯进了截然不同的世界。



    朝阳,绿草,鸟鸣,虫响。



    迷离的观望着身周绚丽的景色,明明近在眼前,却触之不及。



    脚步停歇。



    面前,是萧龙所在的学校,也是当地人口中梦寐以求的王牌学府。



    仰望着入云的高楼,不得不承认,这鬼东西很壮观,即便如此,又能如此,再华丽也改变不了富人乐园的事实。



    钱权势,三者只要拥有任何一点,在这里便可为所欲为。挑最喜欢的老师,坐最喜欢的座位,甚至,课上与不上,都不再是问题。



    当然,若只有为所欲为的富家子弟,怎配称之为王牌学府,所以,那些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也是学校必不可缺的一部分。这种家伙往往家境清贫,在这里,不但可以免去学费,甚至能拿到烫手的奖学金,前提是,你,够优秀!



    有着顶级的老师,顶尖的教学设备,完美的学习气氛与竞争对手。是近乎最好的学习环境,当然,也是最坏的环境,没有之一。



    对于萧龙这二流成绩三流家境,低不成高不就的人来说,这所学校简直是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每在绿茵大道上留下一步脚印,萧龙心中的悔恨便会深刻一分,真不知当年自己怎就脑子进了水,轻信无聊的谗言。



    要不都说,小说害死人!



    富家千金爱上我的情节,除了小说里,萧龙还真没见过第二次。哪怕以身试法,也只是让他知道自己能死的多惨。在这儿,无权无势,谁舍得多看你一眼。



    不过半载,萧龙就已看透,反正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即不能反抗,只好被动享受了。踏入教室,点点不悦涌上心头,不用他人多加提醒,萧龙也知道,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望见萧龙,教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而后声声刺耳的问候爆发开来。



    “呦,这不是萧大少爷吗?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就是,萧少爷快进来坐,小心别着凉。”



    “萧少爷,每天这么远的路程,挺辛苦的吧。”



    聒噪的独白,再加上面目可憎的笑脸,扰的萧龙心神不定,又不敢去反抗。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只是无论如何,赔礼道歉的总是自己,久而久之便没了那些古怪的念头。



    几经挣扎,恢复平静,对那些声音充耳不闻,萧龙回到属于自己的角落,安静的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见状,众人觉得格外无趣,没了萧龙配合,表演再精彩也终是一场可笑的闹剧。



    只不过,倒霉鬼终究还是要倒霉的,没等清净一会儿,再度被人找上门来,真不知是老天不肯放过他,还是这群家伙不想饶了他。



    “萧龙,麻烦请出来一下,班主任有事找你。”



    礼貌的问候,让萧龙很不适应,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那家伙,一个他最不愿与之打交道的家伙。不禁抬头望去,果不其然。



    这人名叫张悦,很难形容的一个人,脸上永远挂着笑容,温润如玉的微笑。也许,对于萧龙这饱受摧残的人来说,一份微笑足以让他感到温馨才对,但结果截然相反。



    不是张悦做的不够好,而是太好了,不管发生什么,那笑脸似乎永远不会消失。若一次两次还可以理解,但自从相识后,萧龙从未见过张悦第二副表情,这般,可着实有些渗人。



    默默对视着,两人相互盘算着各自的小算盘,这下,惹得周围人大为开心,在无聊至极的早上,终于有件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



    “萧少爷,快去吧,小心班主任对你不客气。”



    “就是,萧少爷,可不能耽误班主任的大事,小心他叫你家长。”



    “萧少爷,好歹吱下声。”



    讽刺之声,萧龙置之不理,起身,严肃的跟张悦道了声谢“那个,张悦,谢谢。”



    他人可以无视,张悦却不行。



    这人背景深的可怕,学校里近八成的富家子弟都与张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又如何能得罪呢?萧龙可不想与整个学校的富家子弟为敌,也没有资本。



    当然,脸上的真诚,有几分是真,只有各自心中知道。



    棕色木门在阳光的映衬下,妖艳而绚丽,萧龙脚步停于门前,缓缓抬起手掌。正当两者即将接触的瞬间,平静的心头没有缘由的出现一阵绞痛,久久挥之不去。



    五指竭力挣扎着,缓缓放低,轻抚胸口。大口喘息着,企图得到一丝安慰。萧龙倒在冰冷的墙面上,偌大的校园,仿佛与世隔绝。



    宛如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般,连心脏的跳动都随之变得慌乱。



    这,是错觉吗?



    还是。。。



    没人能回答萧龙的疑问。



    生活正是如此,不管发生什么,即使有苦说不出,仍会继续。



    急促的深呼吸后,尽量遗忘痛苦的感觉,萧龙无力的扣响木门。



    “李老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