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喂,有没有人来评评理,为什么所有倒霉事儿都归我管。



    要问我是谁?



    实话告诉你,我叫李民生,高中老师而已。没错,就是你能想到的那种,一板砖丢下去,都能砸到八个的那种老师。



    虽说,这学校还真够不普通的,但我,就是个普通高中老师。不都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全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才往前凑,有错吗?



    别看都是工薪阶级,我们都有难言之隐的。。。



    呸,好像跑题了,今天主角不是我。



    。。。



    小小的办公室里,李民生来回踱步,企图缓解心中慌乱,嘴上小声嘀咕着“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这种话题明显不适合我来说,也没个辅导员啥的,万一突然晕过去怎么办。还有,那些家伙说不管还真就一甩手不管了,干嘛只折腾我一个。老天爷你能不能把他们都拉过来,大家一起折腾折腾。”



    可惜,老天爷很的忙,才没功夫理会这怨天尤人的老师。安静的办公室里,只剩匆忙的脚步声与忧愁的叹息。



    “李老师。。”



    幽怨的问候把李民生吓出一身冷汗。



    得嘞,刚才还抱怨这位呢。



    短短几秒钟内,李民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经历了多少次变化。只知道,当推开门时,脸上已堆满了笑容“来来来,萧龙同学,快请进。”



    面对近在咫尺的笑脸,不知为何,萧龙刚有所缓和的心脏再度抽搐,宛如被手掌死死捏住,不肯放开。



    慌张的把头扭过一旁,不敢与之对视“李老师,有什么事快说吧,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看着萧龙故作强硬的模样,再想想自己刚刚得到的噩耗,李民生难免一阵悲哀。将门外畏手畏脚的小男孩拖进屋内,急匆匆的关上门“萧龙,最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在老师面前可不用假装。有什么就说出来,要不要先去看看医。。。”



    明明心中想好了说词,但脱口而出的瞬间,不知怎么就变了味道,李民生乖乖闭上嘴,真希望萧龙听不懂这些明晃晃的暗示。



    借着窗外并不刺眼的阳光,萧龙险些睁不开眼睛,李民生的话并非听不懂,而是不想听懂,其他先不提,单单这份迟到的关心就让人很不舒服。



    如果可以,萧龙情愿是自己自作多情。



    即便如此,李民生也只能热脸贴上冷屁股,继续出言安慰“萧龙,在老师面前还有什么好逞强的呢,不如我们先去沙发上坐会儿,谈谈你的学习情况?”



    学习情况?骗鬼去吧!!



    两年多的时间,萧龙对自己的地位知根知底,一个被遗忘在角落里的妖魔鬼怪而已,怎敢奢求他人关心??



    被逼无奈,主动迎上那似关切的目光“李老师,我们有话直说好不好,到底怎么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简单的道理萧龙还是懂得,他才不会认为这份迟到的关心是自己应得的,毕竟天真这两个字离萧龙很遥远。



    此时,萧龙主动面对,李民生却开始胆怯,毕竟那消息太过伤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萧龙,要不。。。”



    面前的人儿越是踌躇犹豫,萧龙越是心惊肉跳,脆弱的神经终经不住考验“老师,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神色逐渐僵硬,李民生不好再说什么,扭过身子,绝望的紧闭双眼,不忍再看“萧龙,听好了。你父母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发生车祸,不幸双亡。。。”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世上哪儿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难不成,只是个玩笑,可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矗立原地,宛如一尊雕像,甚至在萧龙眼中,周围一切事物的运动都变得格外缓慢,连空气中游离的灰尘都清晰可见。



    不知是明悟,还是洞彻,萧龙逐渐接受了可怕的事实。



    但接受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登天。



    在那个瞬间,眼前曾经缓慢的一切开始飞速运转,仿佛镜花水月。萧龙听不见其中的声音,只能望见李民生的嘴巴不断开合,似乎诉说着安慰的话语。



    耳边唯一存在的声响便是自己蓬勃的心跳。那声音是如此的有力,让萧龙不再怀疑自己听到的一切。眼前的画面逐渐开始褪色,眼皮愈加沉重。



    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手忙脚乱的接住那倒下的身躯,李民生面露苦涩,果然吗,连自己都不愿面对的事情,怎能奢求面前这小家伙坦然接受。



    雪白的床单,米蓝色的墙壁,冰冷的刀刃,坚硬的钢床,耀眼的手术灯,再加上那些身穿蓝绿色衣服的人儿,似乎只为衬托这面色格外红润的男孩。



    “滴。。滴。。滴。。”



    仪器冰冷的警告声接连不断,催促着迟迟不敢动手的医生。



    诊疗室本应是救人的地方,保持严肃祥和也是应该。不过,萧龙可没那么幸运。



    医生打量一眼萧龙的病例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谁让他进来的,字没签不说,心率还这么高,我这里只是个急诊,这种情况可对付不了,拉走,拉走!!”



    声声怒吼仍难平心中怒火,但把人拉走是绝对不可能的,实在不行只能去请其他医生过来帮忙,前提是,这男孩还能撑到那个时候。



    一通发泄过后,医生总算冷静下来,即使嘴上不再抱怨,依旧不敢动手。



    这般,一旁的助手忍不住开了口“曹医生,你看我们。。。”



    听着一个个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曹医生的心情很糟糕,明明早已去请那些所谓的王牌医生,为什么连点消息也没有。



    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叫萧龙,身体一切健康,只是单纯的心率过快而已,但快的离谱,200多的心率怎么救?



    心脏射频消融?别开玩笑了,一个急诊怎会有这种条件?怕是等那些手术室空出来,这男孩早就一命呜呼了。



    现在,心脏没炸掉都算老天保佑,还提什么手术。



    曹医生越琢磨越是生气。



    也许,连老天都不愿再见到这医生面露凶光。



    异变突生。



    “停下吧。。”苍老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缅怀与沧桑,悠悠响起。



    至此,所有生灵化作雕像,甚至血液的流动,思维的运转皆被一言呵止。不过,这声音并未就此满足,仍在不断蔓延传播,直至笼罩整颗星球。



    所有的一切,在这声音面前皆如玩物,即使时间,也难逃此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