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医院的急诊,是个永远闲不下来的地方。



    曹医生当然不能免俗。



    这不,刚忙一上午,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会儿,喝上口热水,便又被小护士请到病床前。看着床上这位,顿时没了脾气“好吗,又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李民生尴尬的指着一旁的心电监护仪“曹医生麻烦了。。”



    “麻烦?”曹医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望向数据几乎不曾跳动的仪器。



    不知不觉,10秒过去了,20秒过去了,40秒过去了。心电图,呼吸,体温,血压都平稳的可怕,仿佛死人一般。



    直到第50秒开始,那懒惰的心脏才有跳动的迹象。一次跳动足足持续了10秒之久,与此同时,其他几样数据借着心脏跳动的机会,才产生了轻微的波动。



    曹医生慌忙的移开目光,这怕是要再看下去,连自己的心脏都要一起罢工了“小刘,是不是仪器使用错误,或者被乙醇之类的东西干扰了结果。”



    一旁负责记录的小护士满脸委屈,怯生生说道“没有曹医生,张姐怕我失误,便亲自过来操作,出现这种结果后,我立刻就去找您了。”



    这种回答,可是曹医生最不愿听到的结果。以保万无一失,急忙低头检查着仪器的交接,可得出的结果,终令其绝望的摇摇头。



    揉着微疼的额头,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的经过与解决之法。



    “张姐当了这些年护士长,还是能得心应手的,连接没错,仪器没坏,也就是说。。”曹医生不忍心说出自己的结论,可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其中的结果。又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禁回头问到“不对,他怎么还在急诊??”



    这般,小护士更委屈了“曹医生,我们可没给病人乱安排病床的权力,这是孟院长看过病例后,特殊照顾的。”



    “孟院长,还特殊照顾。”曹医生撇撇嘴,脸上又是无奈,又是惋惜“新来的那个小丫头医术不错,也挺细心,就是太草率了。安排在我这儿,可不是特殊照顾,而是打击报复。”



    随手拿过萧龙的病例,扫过一眼。曹医生毕竟行医多年,即使无意识的动作,也能轻易发现其中漏洞。



    “你??!!”



    曹医生紧咬牙根,手掌扬起,恨不得把病例砸在小护士脸上。



    这动作可把众人吓的不轻。



    数次粗重的呼吸过后,手掌终在挣扎中平静的垂下“好了,现在快去心内科看看,有哪几位忙完了,或者哪位医生闲着,让他赶紧过来!!”



    得到命令,小护士慌张的逃出病房,远离这暴躁的曹医生。



    经过半天工作,曹医生感觉自己的双臂沉重无比,宛如刚刚杀了人一般。把病例有气无力的丢在一旁,不敢再看一眼。



    病例上清清楚楚写着,萧龙的症状只是心率不齐,过快。



    没错,他确实是过快。一般人心率持续超过100都算过快。但,心率100跟200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对待死人都如此,何况一条鲜活的生命!



    每分钟200的心跳岂是一句过快可以形容的!!



    如果单单只是字面意义上的过快,留在急诊确实没问题,再加上心电监护仪,也确实是尽量在特殊照顾了。但对于萧龙来说,不够,远远不够。



    呆呆的看着仪器跳动,曹医生恨不得跟萧龙换下心脏,拯救这可怜的男孩。



    直到,病房大门被暴力的推开,一头发花白的老头闯进房内,一眼便发现了那异常的仪器。



    曹医生大骇,急忙迎上前去“扬老,您怎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狠狠推过一旁“小曹,看你挺老实,想做成绩也不能乱来,有时间客套,不如早把他送到我那儿去!!”



    苍老而锐利的眼神直勾勾锁定了萧龙,迫不及待来至身前,仔细检查病状。



    在被干枯手掌接触的瞬间,曹医生如同被抽去全身力气,瘫软的倒在冰冷的地面上,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久久无法回神。



    老者干脆利索的替萧龙做完检查,得出的结果不忍再提,与曹医生无异。



    拿起被随意丢在旁的病例,看着可笑的病情描述与空空如也的主治医生签字,顿时明白个大半。



    看来,也不知是谁好心办出坏事来,倘若自己看到这病例,也同样不会重视这男孩,甚至,连这毫无作用的心电检测仪都没有。



    回头看一眼毫无风范,倒地不起的曹医生,老者轻叹一声。这年轻人,医术与诊断已差不多可以上阵,就剩心态跟严谨还需再磨上几年。



    目光转回,严厉的如嗜人野兽“曹仁风!怎么,打算现在偿命吗?!还不起来,跟我一同把他送过去,还是说,要我让护士再推张床来,连你一起送过去!!”



    曹医生猛然爬起身子,不顾身上灰尘杂物,更顾不得疲惫,急忙推上萧龙,随老者离开。



    与此同时,堕入深渊的萧龙猛然被阵刺痛惊醒,眼前尽是陌生的景色,难免感到心惊肉跳。迷茫的抚摸着结实的落脚点,一脸凝重“这是哪儿??”



    周围只有空荡荡的回声,曾经仅有的光明也不复存在。



    正当萧龙打算四处寻找出口时,目光所及的尽头突然出现一道光芒。这丝光亮并不纯净,反而夹杂着黑暗,斑驳异常,如末日般宏伟。



    诡异的景色一经出现,便一发不可收拾,萧龙来不及逃跑,斑驳就已临近面前,把他一口吞下。



    瞬间,酥麻与疲惫笼罩全身。



    眼前的斑驳还未褪去色彩,黑白交替的画面让萧龙迫切的想要看清面前事物,却又无能为力。



    “这是。。哪儿。。”



    嘶哑干涩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



    曹仁风与老者望了眼恢复正常的仪器,依旧不敢迟疑,别看现在正常,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暴毙。



    繁琐的检查过后,萧龙身体状况似乎已恢复正常,可谁也不敢保证刚才的状况会不会再发生,虽被安排到普通病房,但监护仪没人敢撤下。



    萧龙的目光无神的可怕,任医生如何折腾,稚嫩的面孔不见一丝变化。良久,医生与护士通通离开,只有李民生依旧守在面前。



    “老师,那是梦,对吗?”



    哀怨的声音如泣如诉,折磨着李民生倍受打击的心灵,可已经发生的事情,能做的只有去面对“萧龙同学,很抱歉。。”



    语调明明尽量温柔,但这回答,依旧如钢针般刺入萧龙心头,引起阵阵绞痛“老师,我想,静一静。”



    “可医生说。。”



    医生?什么医生?



    若只能治病,不能救命,不如不治!让一切都了结了该多好!!



    萧龙自嘲一笑“没关系,也许,我自己可以想通呢。时候不早了,老师,你先去忙吧。”



    如此善解人意的萧龙,李民生有些无从适应。不过,萧龙说的没错,如若连他自己都想不开,谁也无法拯救这可怜的孩子。



    仔细叮嘱一番后,李民生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四周陷入寂静,萧龙努力适应着这份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