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眼前的事物逐渐被黑暗包围,周围的一切安静的出奇,萧龙渐渐忍耐不住身体的疲惫,在痛苦之中,沉沉睡去。



    而在另一个世界。



    李民生只是趁节日之便,与萧龙开了个可恨的玩笑,甚至还亲自把忐忑不安的萧龙送回家。面对家中熟悉的面孔,不知怎么,泪流满面。



    那一晚,萧龙从未睡得如此香甜,连曾经不愿面对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动听。



    “萧龙,起床,该上学了,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知。。知。。道了。”



    含糊不清的回答有着往日没有的亲密,但,却没人再回应萧龙那可悲的呼唤了。黑暗停在眼前,望不穿,安静弥留耳旁,让人害怕。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吗??



    借着皎洁的月光,望着陌生的景色,有种莫名的恐惧,盘踞在心头。萧龙竭力蜷缩着身子,奢求一点可悲的温暖。



    “你,可敢跟我进来?”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病房,绝不传出一丝,以至于除了萧龙外,再无他人听到。



    如此不解风情的话题,惹得萧龙自嘲一笑,难以动心“跟你走,去哪儿?”



    “怎么,你,可是怕了!”



    那声音震耳欲聋,可萧龙麻木的模样没有一点变化。空洞的目光毫无目的的扫过四周,最终停在头顶的天花板。萧龙都不愿多做思考“你。是谁?”



    这次,声音竟出奇的温柔,似微风般缠绕耳边“要问我是谁?可惜现在的你没资格问出问题,也没资格让我回答问题,你只需知道,跟我来,便能改变你的未来。”



    听罢,萧龙脸上的嘲笑之色更重。



    未来,何谈未来?跟一心求死之人谈未来岂不是白费口舌,这人怕不是个疯子吧?



    一声悠长的叹息过后,那人并不奢望萧龙的回答“你现在所见到的,不过是假象而已,若想真正了解自己,就跟我来,倘若不想就继续躺着吧!”



    一言终了,再无下文,萧龙床边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扭曲,最终形成个勉强可通过一人的奇怪入口。



    顿时,心中出现些不该存在的挣扎,萧龙支撑着坐起身子,也许是从未见识过这动人心弦的画面,想一窥究竟,也许是对自己灰暗的未来,仍有一丝奢望。本应迟疑犹豫的一步,萧龙麻木的迈出,其后果,不曾得知。



    脚步落实,他才知道,自己不该来。那撕裂般的疼痛,瞬间覆盖了半边身子,剧烈的痛感让僵硬的面孔逐渐扭曲。来不及退回脚步,奇怪的入口便如活物般,极速扩张,把萧龙一口吞下。



    想再说什么,为时已晚。



    事情的发展已超出萧龙的预料与承受极限,流光溢彩的画面自眼前飞速流逝,任萧龙如何呼唤,曾经的声音也没能再出现。



    撕裂感遍布全身,愈演愈烈。



    萧龙总有种不详的预感,感觉自己会被这奇怪力量撕成几段。回首之间,竟真一语成谶,手掌在其作用下开始泯灭,化作肉眼不可见的残渣,消散逝去。



    鲜红的血液来不及流淌,也随之湮灭成渣。



    撕成几段不过一时之痛,而这种方式,不但让痛苦变得延绵悠长,更可以亲眼注视着自己被慢慢碾碎,化作尘埃,其中的恐惧比痛苦更加骇人。



    旅程不过刚刚开始,奇怪的过程不会就此终止,当然,也就不会轻易让萧龙死去。



    这份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萧龙明明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碾成残渣,死的很透彻,但怎么也摆脱不掉那揪心的疼痛。



    不都常说,死是一种解脱吗,可为何到现在,我依旧没得到所谓的解脱!这过程太磨人,怕是还没死透,就先被逼疯了。



    噩梦绝不会如愿醒来,不知过了多久。



    一天?



    一月?



    还是一年?



    想哀嚎,却发不出声响,想挣扎,却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萧龙安慰道,也许自己下一秒便被逼疯,不用再享受这非人的感觉,



    痛苦,绝望,麻木。



    萧龙处在崩溃的边缘,而旅程也在漫长的折磨中临近终点。



    四散的尘埃聚合,身体逐一展现,游离的意识有了安放之地,疼痛也在这一刻剥离。没等萧龙熟悉重新掌控身体的充实,四周景色连连蠕动,如对待垃圾般,把他丢了出去。



    眼前景色一变再变,扰的人眼花缭乱。



    终了,疲惫的身子撞在结实的地面上,萧龙顾不得难堪,急忙大口呼吸着清凉的气体,模样要多狼狈就多狼狈。



    这一程也并非一无所获,萧龙放弃了心中那些可笑的念头,开始畏惧死亡,更害怕承受了各种折磨,却依旧没能死去。



    “恭喜你们,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声音响起时,萧龙哪儿还有半点激动,恨不得破口大骂,突然找到其中语病。



    你们?



    慌张的爬起身子,眼前世界与萧龙的想象有着不小的差距。绿草,高树,晴空,一切安逸的有些过分。



    当然,萧龙不会忽视那人口中的“你们”。



    通体漆黑略显笨重的铠甲丝毫不能掩盖那道完美的曲线,雪白的面具上画着密密麻麻的黑纹,狰狞的有些恐惧。



    萧龙难免警惕的问到“你是谁?这是哪?”



    边抱怨边看一眼自己身上碍事的铠甲,萧龙感觉想象力已经不够用了,此刻索要面对的一切是如此陌生。



    女子继续打量四周,目光不曾因萧龙而停顿。



    可恨的声音再度响起,宛如一台机器,冰冷而僵硬“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但只有最后的胜利者,才有资格提出疑问,所以,想了解这一切,就必须走到最后!”



    “答案,何需答案,事到如今答案很重要吗。”



    女子冰冷的音调与那机械化的声音如出一辙,萧龙不禁打了个寒颤。女子也完全没招呼某人的意思,独自向密林深处退去。



    得咧,倒也省下一番口舌。萧龙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女子不曾介意。



    两人一路无话,无聊的过程不知会持续多久。



    突然,女子停下脚步,面具下精致的五官紧皱。眼前所见到的事物虽一成不变,但仿佛有什么危险的事物即将来临,那份发自内心的危机感难以作假。



    庆幸的是,周围暂时看起来并无危险,不幸的是,身后的萧龙正沉迷在自己的世界,没有察觉到女子的脚步已停下。



    不知有意还是无心,两人顺势来了次亲密接触,萧龙随意摆动的手臂因惯性揽上柔软的腰肢。即使有铠甲相隔,女子并无太多感觉,仍对某人的无理感到羞怒交加。



    身子微微侧过,膝盖直直撞向萧龙小腹。如此近距离发难,明显不给他躲开的可能。



    一击命中,萧龙闷哼一声,倒地不起。这下,不偏不倚正中丹田,虽不致命,却也提不起力气。



    解决掉麻烦后,女子对萧龙的哀嚎充耳不闻,目光不肯停顿,持续打量四周,企图找出危险的源头“好了,一个大男人嚎什么,而且这里没你想象的那么安全。”



    **裸的警告让萧龙顾不得身体疼痛,手忙脚乱的爬起身子,悄悄躲在女子身后,狼狈的环视四周。



    其目光无神而散乱。



    惹得女子阵阵白眼。



    时间在僵持中流逝,两人与空气不知对质了多久,女子口中的危险迟迟没有出现,四周安逸祥和。



    萧龙不禁问道“是不是你看错了,这里有什么危险?”



    在那碍事的面具下,绝美的面孔上挂满豆大的汗珠。萧龙的问题,正是女子的担心。不过,与萧龙不同的是,女子从不怀疑自己的五感与第六感。



    既然破绽不愿出现,女子索性微合双目,放空身心,让第六感替自己去寻觅那些隐秘的东西。



    只可惜,周围尽是翠绿的树叶,娇嫩的绿草与柔和的微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