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话已挑明,双方也就没了顾忌。



    脚下草地接连而动,惹得两人几步踉跄。说时迟那时快,不过两次呼吸的时间,四周树木连带着绿草尽数离去,只留下光秃秃的青石板。



    那声音的主人丝毫不显矫情,饶有兴趣的问到“即已如此,可否告诉我你是如何看透的吗?”



    肆无忌惮的打量着离去的树木草叶,司马冰故作强硬“我若告诉了你,你便放我们走?”



    说实话,发现这破绽靠的并非实力,而是运气。一路上,过膝的绿草把一切完美遮挡,不管是视觉还是触觉,都让人察觉不出异常。让司马冰心生顾虑的并非是环境,而是萧龙的无心之言。



    面对强硬的态度,那声音不但不着急,反而悠然自得,只是仍没有现身的打算“不可能,你们既然来了,就只能闯出去,我没资格放你们走!”



    话音刚落,杂乱的树木止住后退趋势,隐隐成圈包围,把二人困在其中。



    望着蠢蠢欲动的树林,司马冰长叹一声,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自己不过想求一线生机罢了,怎知落入阵中,无法自拔。



    面对来势汹汹的树木,萧龙无能为力,只得望向唯一的希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司马冰面露不喜“又没有其他选择,你说还能怎样?”



    女人毕竟是种敏感的生物,当遇到危险时,总会希望男人主动挺身承担责任,而非躲在自己身后,司马冰当然不例外。



    那陌生的声音再度响起时,威严的如同位魔神“你们,可是新来的!”



    此刻,不适合再与萧龙计较,司马冰侵略般的目光肆意扫过,最终停留在空无一物的天空“你心中早已有答案,又何须再问!”



    这一战不是不想打,而是不能打,开始的三片树叶都差点让两人全军覆没,现在却要面对整片树林,怎会有半点胜算。



    威严的声音再响“既然如此,就用尽全力闯出去,只要你们能逃出这里,那么你们的身份便会得到认可,其他问题无需再问!”



    司马冰高声质问“如果,我们闯不过呢?!”



    “还没试过,怎会知道,可要对自己有信心。”声音突然画风一转,浓郁的杀意露骨而出“若闯不过,便把你们的魂都留下好了!”



    杀意涌现的瞬间,树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逆时针旋转开来,宛如张血盆大口,誓要将两人吞入腹中。



    好似,真的,没有退路了。司马冰自嘲一笑,这所谓的试炼实在欺人太甚,明明是场毫无胜算的战斗,自己却只能殊死一搏。



    “好了,萧龙,有什么本领赶紧使出来吧,说不定你我都会死在这儿。”



    萧龙尴尬的笑着,隐约可以感到危险将至,只是有些不愿承认罢了。毕竟周围虎视眈眈的东西,不过是些大树,死物而已,就算长的够吓人,也没太多危险。



    “别这么悲观好不好,也许。。”



    要不都说,无知是种幸福。



    但,这份无知的乐观深深刺痛了那藏在暗处的家伙。也许,是觉得这场争斗不够精彩,不够严酷,略显阴险的声音悄悄响彻两人耳边“生与死,全靠你们自己的选择。记住,这里没有规则,只要可以活下来,一切手段都可以运用,没有人在乎过程,我只在乎结果。”



    规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光明正大说出口。



    挑明后,两人如何能继续装糊涂,又如何坦诚相待呢,毕竟只是被迫凑在一起,不要说相互了解,连彼此的相貌都不曾见过,想真正做到信任,太难。



    果不其然,随话音落下,司马冰毅然决然的扭过身子,不肯再把后背交给萧龙,声音已如初见时冰冷“刚才的话,你应该同样听到了,所以,自求多福好好活着吧。”



    大敌当前,司马冰再不通事理也知不该内乱,相互猜疑更是大忌。但司马冰只是单纯不想伤害萧龙,更不想被萧龙所害,两人最好的结果便是不再搭理,各自走自己的路。



    “可是。。”萧龙神色迟疑,不敢进不敢退,这女人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没什么可是,像男人一样,别让我瞧不起你!”



    说罢,不再理会萧龙,警惕环视着四周,只是不管司马冰的目光几经转动,萧龙永远出现在其视线之内。



    乖乖闭上嘴,萧龙也不想自讨没趣。



    费力活动着近乎没有知觉的左肩,司马冰做着最后的打算。血虽暂时止住,也近乎察觉不到疼痛,但并不代表伤口愈合。司马冰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倘若失败,无需他人动手,自己也会死于失血过多。



    若赌,则九死一生,若不赌,则万劫不复。同样,没得选。



    苦笑着摇摇头,此时已不值得再犹豫,警惕的目光被司马冰绝望的收回眼中,僵硬的扭过身子,专心面对两人共同的敌人。



    到头来,终究敌不过心软。看不得萧龙无缘无故死去,即使只有一线生机,仍打算带上这个累赘。



    “若有本事,就跟上我,也许可以逃出去,但若不小心死在路上,可千万不要怪我!”



    脚步不停,直遁远方。



    望着远去的背影,萧龙狠狠一咬舌尖。自己何德何能,竟值得这位初次见面的姑娘这般信任。



    紧随其后,踏入大阵之中。



    此刻,人畜无害的大树终露出锋利的獠牙。



    “嗖。”“嗖。”“嗖。”



    树叶破空之声不绝于耳。



    翠绿的叶子脱离树枝,化作寒冷的飞刀,带起刺耳的风声,直袭而来。



    看似浩大的攻势,在司马冰眼中着实不太够看,凌乱而散漫。脚下一点,宛如灵巧的飞燕,轻松避开。



    身处后方的萧龙本领虽不行,但运气还不错,再加上树叶的主要目标是司马冰,他才得以狼狈的躲过。



    绕过碍事的树叶,司马冰不曾有停下的打算,身子紧绷到极致,蓄势待发。在强大而未知的力量面前,一丝疏忽大意,足以致命!



    随脚步迈动,蠢蠢欲动的树叶止住攻势,树木也不再旋转,终让二人有了喘息之机。



    转瞬之间,乖巧的树木飞速逆向转动,树叶铺天盖地而来!



    此次进攻,特别照顾了萧龙,不但没有树叶前来打扰,甚至周围的一切,都为这吊车尾的人儿让开路。理所当然,无视了萧龙,却让司马冰身陷困境。



    眼瞳微微收缩,急忙寻找着树叶最为稀薄的那个点,司马冰不知隐藏于暗处的那人意欲何为,但面对如此剧烈的攻势,想全身而退简直是妄想。难不成,那人是想让自己二人死在这儿吗?!



    第一次进攻,树叶看似密集,实则各自为战,每一片都想击中目标,那直白的进攻方式想躲开还是挺容易的,看似危险,实则留有一线生机。但这次,所有树叶不再贪功,而是为彼此创造机会,看似宽容,实则封住所有前进的方向。



    若想不受伤,唯有退!



    没得选,这次,还是没得选!



    司马冰面向树叶海,脚步不停!



    身子微弓,尽量蜷缩成一团,仍被树叶命中。



    庆幸的是,树叶并未将身体洞穿,仅仅刺入一寸有余。虽不致命,但也断了司马冰的活路。



    剧烈的疼痛夹杂着浓厚的血腥,不断刺激着昏昏欲睡的神经,司马冰不得不榨干体内最后的力气,使脚步再快一分。



    不等树叶发威,司马冰已行至边缘,只需区区五步,便可逃出这可怕的地方。



    周围的一切,伴随着粗重的呼吸变得异常缓慢,司马冰倔强的抬起脚掌。



    四步。。



    三步。。。



    两步。。。。



    一步。。。。。



    一步之遥,便能穿越树木的包围。



    司马冰竟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起来。



    第一个想到的,正是身后萧龙。



    那傻小子,是不是跟上来了,如果我逃了出去,他却留在里面,会不会死?



    司马冰突然有种回头看上一眼的冲动。



    可,现在是分心的时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