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啊。。。”



    凄惨的哀嚎响彻大地。



    只见那即将闯出大阵的人儿,被强大的力量所震退,柔软的身子不偏不倚,正中萧龙怀中。



    不曾犹豫,急忙紧搂着司马冰,可带起的冲击力,并不会因萧龙的阻拦而消散,从而落在他胸前。



    萧龙一步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两人早已狼狈不堪,神秘的力量并未就此离去,对于这曾经敢触犯自己的家伙,强大的冲击力不减反增,在萧龙怀中爆裂开来,震得两人连连后退。



    此刻,再让萧龙放开司马冰近乎不可能,否则也不会毫无保留的挡在女孩身后。



    两人退回原点,溅起一路灰尘。即使萧龙承受了绝大部分的擦伤,但直面那可怕力量的,却是这柔弱的女孩。



    如视珍宝般放下司马冰,萧龙努力保持着平静,但背后的灼热仍让声音带起丝丝颤抖“你怎么样,没事吧?”



    冰冷的目光终在死亡面前褪去伪装,恐惧,慌张,绝望,悲愤汇聚眼中,让人心疼。司马冰不曾挣脱怀抱,无神的望向不再转动的树木,低声嘟囔着“完了,过不了,过不了。”



    别看司马冰此时柔弱不堪,但萧龙知道,这女孩要比自己坚强的多,某些无聊的安慰,不说也罢。温柔的从伤口中取出一片片绿叶,即便再轻柔的动作,也深深刺激到那脆弱的人儿。



    趁萧龙整理伤口时,司马冰俯在其胸前,泪眼婆娑,低声抽噎“我不想死,不想死在这儿。。。”



    当曾经冷静无比的人儿褪去外壳,肆意展露软弱时,萧龙感觉曾经被自己深埋的某些东西再次被触动。呼吸逐渐凝重,思维被抽噎声搅的混乱不堪。



    心中的悸动,无处诉说,萧龙从不知道,碌碌无为的自己竟可被如此信任,认识没多久的冰女孩,已在他心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急忙清理完伤口的树叶,紧搂着面前温润的身躯,仿佛只有如此,萧龙的心跳才会随之变得沉稳。



    人,总有迷茫困顿之时,总会有些不想面对的东西,总希望当自己软弱时,得到他人的关心与呵护。不幸的是,两个苦命的人儿竟在绝境中相遇,谁也不愿吐露自己的心声,庆幸的是,两人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刻,遇见了对的人。



    一见钟情?



    萧龙从不相信这恶心的词语。



    “冰儿,别怕,也许我们将命丧于此,但你都保护了我这么长时间,这次请让我走在前面。”



    温柔的安慰不含烟火,仿佛没有说服力,但对司马冰而言,有种神奇的魔力,足以让哭声逐渐停歇。



    见此,萧龙面具下带起一道危险的笑容,自信,疯狂,锐利。他已经很久没有重拾这种感觉。



    “小家伙,事到如今为时不晚,你,可曾悟了。”



    温柔的女声不似司马冰,却响彻萧龙耳边,把他吓出一身冷汗“你。是谁?!”



    目光匆忙环视四周,却找不出作祟之人的身影。



    司马冰目中含泪,楚楚可怜的望着萧龙,小女孩般的作态,惹人心疼“你。怎么了?”



    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一种往日不曾存在,名为恐惧的情绪在司马冰心中蔓延。本以为经历过那些事情后,自己即使面对死亡仍无所畏惧。似乎只要躲在这温暖的怀抱中,便会褪去曾经坚硬的外壳,变成个爱哭鬼。



    萧龙不忍再伤害那无辜的眼神,任心中如何顾虑,开口已柔和万分“放心,没事的。”



    此刻,温柔的女声再度响起“别怕。我乃你心中之灵,现在,唯你一人可听到我的声音,你若信我,我便带你闯出这里!”



    信?如何能信。但两人已穷途末路,雄心壮志毫无作用,要么赌一局,要么乖乖等死。明明不信,又不得不信。



    萧龙深吟一声“我若信,又如何离开?”



    “你?怎么?”司马冰想不到,自己竟会如此紧张,也许,萧龙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全部的希望与依靠。



    萧龙轻抚司马冰的长发“冰儿,接下来交给我就好,相信我一次好吗?”



    不曾迟疑犹豫,司马冰把头埋在萧龙胸前,乖巧的不再过问。



    “你若悟出支撑你战斗的理由,便大声说出来,看它是否认可你!!”女声已不再温柔,反而有种俯瞰天下的霸气。



    虽不明白女子所指,萧龙嘴角的自信越积越多,神色愈加锐利,看似真的明悟了些什么。昂首的瞬间,那为数不多的明悟早已湮灭,有的,只剩不屈的意志,直指天地。



    吟道。



    “心不能掩!意不能折!情不能毁!”



    本无云的天空亮起耀眼的光辉,笼罩萧龙,把乖巧的司马冰排斥在外。



    萧龙在内,被瞬间剥夺六欲五感,脆弱的身体正经受着某些不为人知的变化。



    “光灵,,,归位。。。”



    优雅的声音带起惆怅,久久回荡在此。



    司马冰总算听到了这诡异的响动。



    迷茫的双眼逐渐冷却,软糯的声音布满森严,没错,司马冰披回伪装,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光灵,那是什么?!”



    “哈哈。。我们。。可以出去了,。。区区阵法。。怎能困住我!!”其声音万分扭曲,但依旧能分辨出是萧龙无疑。



    听闻这话,司马冰不禁长舒一口气,不管萧龙找没找到所谓的解决方法,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安然无恙,便好。



    嘴角的轻松还未扩散到脸颊,就突兀的化作焦急。随光芒散去,曾经模糊不清的身影不知去向。



    司马冰慌张的寻觅着记忆中的影子“萧龙?你去哪儿了??”



    “怎么,你是在关心我吗??”



    调皮的声调回荡在司马冰耳边。



    口中的责怪还未说出,司马冰便被拦腰抱起,萧龙大步向着树林外走去。



    司马冰急忙呵斥道“你疯了吗?那里不是你。。”



    “疯了?好像还没有!!”萧龙大笑连连。



    沉稳的脚步并未因此停下,反而越加迅速。



    可怕的树木枯燥如常,不会因两人的状态而放弃进攻,锋利的树叶甚至泛起金属般的光芒,蓄势待发。



    萧龙脚步落入阵中,口中高声呼喊“出来吧!”



    刹那之间,九道与萧龙一模一样的身影立在其身侧,一同进入阵中。树叶不曾留情,但终是无法分辨真假,九道虚假的影子替萧龙分担了绝大部分的压力。他所要面对的,仅仅是寥寥几片树叶,狼狈是肯定的,但也有惊无险。



    远方,镜子前的四人注视着萧龙的表演,满是惊讶。



    “他竟然醒了。”



    “真是有趣。”



    听闻吵杂的声音,雕像面部那双雕刻而成的眼睛诡异的滚动一圈后,缓缓闭合“好了,试炼结束,带他们回来!”



    。。。。



    面前这四个家伙,古怪的有些过分,同样身穿铠甲,同样头戴面具,萧龙满是疑问,难不成除了自己跟冰儿,还有其他倒霉鬼存在?



    恍惚之间,疲惫占据了身体的主导,萧龙感觉自己好累,好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如此,便不用再理会这麻烦的世界。



    眼皮不禁一沉,如愿昏了过去。



    “萧龙!!”司马冰焦急的呼唤着。



    当萧龙再度醒来,眼前的一切恢复成原本的模样,雪白而刺眼的天花板,还有那令人作呕的福尔马林气息。



    无奈自嘲一笑。



    看来,昨晚,终究只是梦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