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李民生踱着谨慎的步子,回到病床前,面向那张迷茫中毫无生气的脸庞,心中酝酿了太多太多的安慰,却开不了口,终是化作一声忧愁的叹息“萧龙,可好些了?”



    至此,某人麻木的神色终有了些许变化“老师,我,没事。”



    李民生苦笑着摇摇头,没事?这种状态怎可能没事。一侧身,把身后女子请到病床前“萧龙,这位是孟院长,特地来看看你的病情。”



    只见女子朱唇柳眉长发,宽大的白衣难掩傲人的身材,唯眉宇间透着一丝病态与疲惫,宛如从画中走出。



    萧龙迟迟不肯为之侧目,目光直勾勾的望向前方。也无人责怪这小家伙的无理,毕竟他所要面对的事情,连大部分成年人都无法坦然相待。



    不管身体有无大碍,心病终究难医。



    李民生退过一旁“曲婷,拜托了。”



    “放心吧。”女子顺势坐上床沿,芊芊玉指搭上苍白的手腕。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目光停在监控仪上好长一段时间,才肯离去。



    果真,曹仁风说的没错,单从病状来看,各项数据都没有问题。



    犹豫的收回手指,女子的表情与李民生如出一辙“别太担心,最少现在看来,并无危险,不过比起这些心病才是本。好与不好,想与不想,全在他自己的选择,也许一天,也许一年,也许一辈子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说罢,起身离去,不给这对师生挽留的机会。李民生也知趣的不曾道谢,自己这同学看似女孩家,实则比那些男人们都要强,倘若想走,谁也留不住。



    所给出的奇怪结果,萧龙充耳不闻,紧闭双眸,妄图阻止眼泪滑落,可曾经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已支离破碎,只剩空洞。



    如果,昨晚那女孩真的存在就好了。可惜,梦终究是个梦。



    口中痛苦的呻吟道“老师,我想出去走走。”



    对于这看似合理的请求,李民生想都不想,毫不犹豫的拒绝“不行,萧龙,你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还需要。。”



    “老师,我什么都不需要。”萧龙挣扎着坐起身子,脸上尽是哀求与绝望“我们就回学校看看好不好,我真的不想继续待在这儿。”



    本想再度拒绝,但当与那生无可恋的目光接触后,李民生没有勇气再开口,只是默不作声的尊重了萧龙的选择。



    连李民生都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带上萧龙,悄悄办好出院手续,一身轻松的回到学校。



    柔和的阳光撒在脸上,甚是惬意。



    二人一前一后,行走在明亮的校园中。



    眼前,是些未曾相识的校友,欢快的笑声,动人的身姿是那么明媚,只可惜,萧龙知道,自己仅仅是个看客而已,再没融入他们的可能。



    正巧这时,三位活力满满的小女生迎面而来,边嚼着舌头,边偷偷打量着这对奇怪的师生。



    声音虽被刻意压低,但不幸的是,萧龙两人听的清清楚楚。



    “这是不是昨天那位。”



    “对哦,我听人说,他是因为父母双亡,受不了刺激,才突然晕了过去。都这样了,怎么不在家多修养几天。”



    “说不定心中还有挂念的人儿,舍不得回去呢。”



    嬉笑的讨论声,惹得李民生脸色越加难堪,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竟惹得满城风雨。



    不过更没想到的是,萧龙竟如此淡然。



    僵硬的嘴角几经抽动,终化作一道自嘲的笑脸。何须他人提醒,萧龙忘不掉那种心痛的感觉,但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就不能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一切吗?



    不,似乎真的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改变不了!



    眼眸闭合,迎向朝阳,萧龙脸上不见痛苦,带着些许微笑,似乎追忆着某些美好的事物。



    稚嫩的面孔在阳光的映衬下,发生着不为人知的变化。



    面前的男孩,对李民生来说,是如此的陌生,那种从未见过的神态深深扎根于脑海,挥之不去。



    也许,因为闭上了眼睛,原本刺眼的光明对萧龙来说格外温和,宛如双温柔的手掌,轻抚脸颊。熟悉的感觉,似曾相识,如同在梦中,被那束光芒所笼罩。



    敞开心扉,与光融为一体。



    常言道,一夜白了头,但在区区不到一分钟里,萧龙本乌黑的短发化为银白,从发梢到发根,无一遗漏。



    可把李民生吓的不轻。



    不愿去解释太多,萧龙踏着悠闲的步伐,向教学楼走去“老师,我们回教室吧。”



    谁也不曾发现,萧龙低垂的脸庞上,正挂着明悟般的笑容,如位智者,不在乎世间悲伤。



    面对整个教室疑问的目光,李民生再次肯定,自己的脑袋绝对出了问题,否则怎会做出如此不理智的选择,竟不闻不问带萧龙逃离医院,回到教室。



    嘴上当然不能乖乖认输,该说的话,依旧要说“萧龙同学想回来熟悉下环境,你们多多担待一番。”



    “没问题,老师。”



    整齐的回答声是那么完美。



    点点头,李民生很满意的离开。



    即使深知这份和谐只是表面现象,李民生依旧要走,自己不可能每时每刻留在教室,照看萧龙。



    而且这还是萧龙自己的选择,他该为此承担后果!



    “呦,我们的萧少爷回来了。”



    “萧少爷,你怎么了?”



    “头发白了,挺不错,去哪里染的?”



    果不其然,没等李民生离开多远,刺耳的音调便已远远传开。急忙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快步离开。



    教室里的萧龙宛如小兔子般乖巧,一言不发的回到座位,唯双眼赤红难耐,疯疯癫癫的扫视着这群无所事事的富家子弟,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与之对视。



    傻子都看的出来,萧龙状况明显出了问题,若突然发起疯来,谁敢去拦!



    浑浑噩噩,连萧龙也不知道自己如何度过了这段可怕的时光,那感觉,像在做梦,更像在看电影。他绝对是位合格的观众,默不作声的注视着别人的生活。



    直到日落黄昏。



    “铃铃铃。。。”



    清脆的铃声打乱了萧龙的沉思。



    又到了放学的时候吗?今天的时间过得真快。



    整整一天,萧龙滴水未进,只言未发,沉稳的好似雕像,铃声的到来,不正宣告着一段苦修的结束。



    该回家了,又要变成孤身一人。



    “想这么多干嘛,既然已经发生了,就该学会放下。”



    本想从无聊的自言自语中,找到些自我安慰的成份。萧龙不幸失败了。五指轻抚心头,感受着微弱的跳动,才知这份谎言是那么苍白无力。



    “妈,我回来了,今晚。。”



    推开家门,不见明亮整洁的家,萧龙口中的话戛然而止,这一切真的不是梦,一切都不再了,一切都回不去了。



    拖着疲惫的身子,狼狈的回到卧室,没有选择开灯,而是把自己狠狠丢在床上,回味着熟悉的地方。



    身子深深陷入柔软的床垫中,企图通过睡眠来缓解那份揪心的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