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明明疲惫不堪,却不肯这么睡去,萧龙在朦胧的边缘苦苦挣扎。



    “你,来的挺早啊。”



    奇怪的声音回荡在萧龙耳边。



    他双目大睁,满是质疑。



    眼前曾经熟悉的一切大变样子,破旧的卧室与柔软的小床已不知去向,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些青翠欲滴的小草,头顶不见太阳,却光亮异常,很是奇怪。



    碍事的铠甲与可恨的面具不知何时强制绑在了身上,难不成,自己又在做梦?



    意识朦胧而迷茫“这是哪儿?”



    一道声音自萧龙耳边响起“你们不是只有在休息的时候,才会被接引至此吗,你可是我见过来的最早的一位。看来,你很想了解我口中的未来。”



    目光环视一周,即使仔细搜寻了每个角落,仍找不出开口说话之人,或者能发出声音的仪器,四周之地,仿佛除了萧龙,再无活物。



    当然,面前破旧的雕像,被萧龙自然而然的忽略。直到雕像的眼珠诡异的滚动一圈后,他才不得不苦笑着拍拍额头,被迫接受了这诡异的现实。



    如果说面前的一切不是梦,都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形容词。



    只是,两场梦为何衔接的如此流畅。



    冰冷的目光从萧龙身上略过,并不奢求他的回答,继续独自叙说着“反正他们还没来,不如先跟你讲下其中要点,你只需要听着就好。能来到这里,就代表你是被选中的人,所以。。”



    既然是场春秋大梦,萧龙怎会委屈自己,听从他人摆布。边玩弄着手指,边与那冰冷的目光毫不示弱的对视着,嘴上满不在乎“被选中的人?怎会选上我,我一穷二白,有什么你喜欢的东西,拿去好了。”



    雕像的态度明显称不上和善,不过是被萧龙打断,便不耐烦的停下诉说,雕琢而成的眼睛,化作两块坚冰。



    对于这沉默不语的家伙,萧龙怎会心软,继续着可笑的嘲笑“怎么,是不是感觉自己的话题很可笑,没关系,我们。。”



    “闭嘴吧,你!!”



    高昂的怒吼震耳欲聋,既然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看似坚固的雕像萌生道道裂痕,丝丝金雾从中弥漫,强大的威压四散而出,让人险些窒息。



    眉头不禁紧锁,这感觉若说虚假,却让萧龙难动分毫,比昨天梦中的事物可怕百倍。



    怒气未央,裂痕逐渐愈合,气势缓缓收敛,唯有眼睛冰冷如常“有些事情,乖乖听着就好。若敢再多说一句,你将与昨天的一切,还有你口中的未来告别!”



    萧龙终于肯乖乖闭上嘴。



    关于未来。他才不会在意或奢求,所留念的不过是昨天,准确的说,是司马冰。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仅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已在萧龙心中落得个至关重要。



    没了那些不识好歹的打断,雕像的诉说终变得流畅起来“因被宣召,你们被接引至此,称之为十灵,分别为风水炎地光暗冥神雷电。而你们又被称之为灵使,身穿所为灵甲,胸口为灵石。你只是刚刚得到认可,身体无法承受太多的能量,所以灵石无法被你带回那个世界。其他的,日后再说,所以,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所有的一切萧龙充耳不闻,却对最后一句话很感兴趣“说起来,我还真有个问题,冰儿怎么样了。”



    谁会去管那些又是灵使,又是灵石,乱七八糟的叙述,萧龙甚至都不再对这个地方留有一丝奢望,他只关心那与自己一同冒险的女孩。



    “比起担心别人,你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提起司马冰时,雕像的态度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不再冷酷,反而有种颇为满意的感觉“暗那小家伙挺好,别急,总会见到的。”



    对于这鬼东西,萧龙可没半点好感,得到想要的答案后,便轻松坐倒在地,不言不语。如此,两人倒也乐的清净。



    只是漫长的等待总会消磨人们为数不多的耐心,正当萧龙急不可耐,打算问个究竟时,一粗犷的声音自身后猛然响起,可把他吓得不轻。



    “小子,挺积极的吗。”



    奇怪的是,这人并无半点脚步声。萧龙扭头望去,正见熟悉的一幕。



    扭曲的波纹,深邃的入口,如第一次踏入梦境时的画面。萧龙不禁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与心中的猜测。



    惊呼还未脱口,迎面而来一阵炙热的气息,里面似乎并非藏着人,更是一团明亮的火焰。五指转而挡在面前,企图阻止热量的传递,但终究只是徒劳无功。



    随着稳健的步伐踏出,一男子身穿火红色铠甲,自那诡异的地方展露身影“你好啊,小家伙。”



    男子微微俯身,庞大的压抑感扑面而来。



    高耸的肌肉,雄伟的身材,无不展现着爆炸性的力量。最让萧龙无法接受的是,自己踮起脚尖,不过才与那人肩膀平齐,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男子虽没有恶意,但那与生俱来的压迫仍避免不了“你好,火之吴炎,你呢。”



    萧龙都来不及问好,这位名叫吴炎的男人身后便传来声软糯的轻哼“怎么,又在欺负新人,”



    吴炎神色一惊,活像耗子见了猫,慌不择路的退到一旁,生怕挡了女子的路“没有,我跟他开玩笑呢。”



    当那高挑的人影临近身前,萧龙突然感觉这世界太欺负人了,比男人矮也就算了,怎比这女子还要矮上些许,自己站在这两人面前,很没存在感。



    “别理他,他总是这个样子,水灵使,柳雨。”女子的声音慵懒而讨人喜欢,宛如一潭清泉,洗涤着心灵。



    “喂,你们相互介绍,也不叫上我。”



    这声音同样悦耳,却与前者截然不同,充斥着种透彻心扉的空灵。



    安静的草原,荡起柔和的微风,随风势渐远,两位新的来客出现在眼前。



    萧龙咋舌,这群人难道没个正常点的出场方式吗?!



    反观那二人明显没有这等觉悟,大步来到萧龙面前。



    “风灵使,韩馨风。”



    “地,段晓岩。”



    这热情洋溢的问候,萧龙实在无福消受,局促的搓揉着手指。此刻,几人面前的景色再度扭曲,诡异的入口随之呈现。



    一狼狈的人影从中逃出,不偏不倚,撞进萧龙怀中。



    品味着熟悉的味道,萧龙心中的思念喷薄而出“冰儿,你昨晚的伤没事吧。”



    众人知趣的齐齐收声,欣赏着温馨的画面,不曾去打扰喜极而泣的两人。



    被如此多目光注视,司马冰面具下的小脸不禁一红。虽有些羞涩,终究没能挣脱萧龙的怀抱“我没事,你先放开。”



    趁着众人初识的功夫,一道金色虚影从雕像头顶凝聚而出,独自向远方飘荡而去“既然人来齐了,就跟我一同去寻找你们的道路吧!”



    几人一呼皆应,跟随着虚影大步向远方而去,似乎忘记了新来的两个家伙。



    萧龙眉头紧锁,迟迟不肯踏出一步“道路?又是什么?”



    剧情的发展难免太过蹊跷。



    司马冰轻易看穿了萧龙的犹豫,主动温柔的带上这不合群的人儿,追赶着众人脚步。



    对于这份请求,萧龙当然不会拒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