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黄焰带来的高温平和而浑厚,没等吴炎熟悉那感觉,便已迎来下一次转变。



    庆幸的是,对于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火焰仍没有赶尽杀绝的打算,而是为其留下一线生机。



    绿色火焰宛如优雅的精灵,在掌中跳跃。顿时,平稳的黄焰仿佛遇见克星,节节败退,绿色紧随其后成燎原之势,蔓延全身。



    不曾抵抗,没有催动,绿色轻易替代了黄色,除带来高温外,并未造成任何伤害,顺带修复着吴炎伤痕累累的身躯。



    绿色之火不被吴炎控制,当修复完成后,明亮的色彩已黯淡不堪。火焰深处,一股青色席卷而来,感染了绿色。



    这一色同样不存在杀伤力,附着在身体表面,化作最精纯的灵力,滋养着那近乎枯竭的躯壳。



    经两色转变,吴炎的状态与灵力被迫调回巅峰,青焰像个听话的孩子,安静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事已至此,没什么值得犹豫,该准备的,火焰已帮吴炎做好了准备。紧握着再次充满力量的拳头,感受着澎湃的灵力,似乎已可以迎接接下来的考验。



    怎知,蓝火一经出现,炙热的感觉没有征兆,化作刺骨的严寒。



    痛苦的呻吟,与骨头不堪重负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也许正如圣雾所说,吴炎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这奇怪的转变谁也无法预料,猛烈的高温在瞬间冷却,如此剧烈的反差足以使骨骼灰飞烟灭,连吴炎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



    挺立的身躯软绵绵的倒在地上,任由蓝火灼烧。



    而柳雨早知吴炎有此一劫,这男人不管做什么事都太过自信,盲目的自信。大意定会有所吃亏,却没想到这一劫来的如此应景,更没想到吴炎竟要为此付出性命。



    迈动的脚步还未落下,便被韩馨风拦在半空“水姐,你想干嘛,这是在添乱!”



    柳雨回眸凄然一笑“倘若,待在火焰中的人是段晓岩,你还能安静的等待结果吗?”



    这笑容中有太多的无奈与悲伤,高挑的身子呈碧蓝之色,如冰块般逐渐融化,韩馨风无法再阻止那妄想前进的脚步。



    远处的吴炎怒火攻心,倔强的抬起柔软的身体,决然的望向众人。不管如何,此处已是禁地,柳雨绝不能进来。自己身为火灵使都无法承受如此强压,柳雨若来,最好的结果都是重伤!



    “放心,我没事。”艰难的站起身来,支撑吴炎运动的不再是粉碎的骨骼,而是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这,也妄想让我认输,可不要忘了,我是火灵使吴炎!”



    青色之火终消失殆尽,唯有淡淡的蓝色笼罩全身。



    强忍泪水,碧蓝的身躯恢复凝实。随着低声抽噎,柳雨蓝纹面具上,浮现出两行白色的泪痕。



    明知吴炎必败无疑,柳雨也不再强闯。因为这是吴炎自己的选择,不管结果如何,是胜是败,柳雨要做的仅仅是陪吴炎走到最后而已。



    是生是死,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一同面对这一切,无怨无悔。



    无人敢扰,无人敢安慰,所有动作,所有的话,都是那么无力与苍白。



    吴炎注视着身周妖艳的火焰,难免一阵后怕。总算挺了过来,自己还是太低估这火焰了,不,应该说是太高估自己!



    在极度的高温过后,瞬间迎来刺骨的寒冷,若要小心防备,并非无全身而退的可能,但心中那份狂妄让一切都变成空话。一步错,万劫不复!



    单单保命就已耗费了近乎全部的灵力,看似完好无损的躯壳也被破坏的一塌糊涂,区区蓝色,带来的破坏,比初始三色还要严重。



    最后的紫色,任吴炎如何催动,如何呼唤,都没有出现的**,宛如深渊中的毒蛇,潜伏暗处,静候时机,一击致命。



    心中的危机感不断酝酿,不曾爆发,压抑万分,最后一色还未出现,就已宣告了吴炎的失败。



    不再强求,无奈的望向天空,双眼中没有任何色彩,无神的可怕。



    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可惜,天公不肯作美,最后一朵琉璃的火花仿佛受到某种牵引,如巨石般砸下,正中吴炎头顶。



    晶莹的紫火开始吞噬一切。



    其中的过程,定比以往困难许多,只是身处中心的吴炎好似感觉不到痛苦,迷离的望向天空,任由身体被这半蓝半紫的火焰焚烧。



    区区**宛如干柴,助长火势,也在最辉煌的时刻,走向湮灭。



    见状,柳雨一咬舌尖,品尝着浓郁的血腥,暂时忘却心中迷茫,化作一条碧蓝色的水线,不给他人阻拦的机会,目标正是吴炎。



    “不要。。”



    “水姐。。”



    悲伤的呼唤,丝毫不能让柳雨动容。



    一切,皆成定数,所有的努力在意外面前都无力回天,连圣雾都选择当一位观众,众人又有什么能力拯救这可怜的人儿呢?



    初来乍到的萧龙不禁为之动容,若有若无的看着司马冰,面具下挂着些许失落与苦恼。



    难不成,这也将会是我们的宿命吗?



    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的死掉,甚至没有人会记得我的名字。



    那一声声呼唤,惹得吴炎回过头。凝望着渐行渐近的身影,颤抖的嘴唇终究没能说出那些违心的话。吴炎知道,不管自己如何拒绝,那人儿也定不会听,而是倔强的来到自己身旁,正如两人约好的那样,同生共死。



    这本是一场死局,完美的死局,所有人皆一筹莫展,除了黯然神伤外,再无其他可能。殊不知,破局之物却不甘寂寞,悄然到来。



    吴炎胸前燃起一团白色火光,轻易摆脱紫火束缚,高悬空中。纯白的焰火翻滚不断,一声高昂的鸣叫从中响起,震慑八方。



    “昂。。”



    柳雨的身影在火光的笼罩下,无法再前进一分,如同受到某种强大的冲击力,以比去时更加凶猛的速度,退回原地。



    虽强制退回,身上却不见伤痕,可见这东西并无恶意。



    圣雾紧盯着那团诡异的白火,想了解其中到底藏着什么,但注定无功而返。这离奇的东西,似乎只有一个可能,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众人齐齐望向圣雾。



    金色雾气笼罩全身,但圣雾不肯再留意吴炎“火,现在已经安全了。一级灵使重塑身体,二级灵使便能掌握灵武,三级便是这圣灵。”



    韩馨风高声问道“圣灵,何为圣灵!”



    “这我说不清,每个圣灵都有自己的作用,这些只能依靠个人自己去体会。”



    留下一句模糊不清的话,圣雾不再多做停留,开始返回,也未给众人解释太多。



    场中,被紫色折磨的不成模样的吴炎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猛然抬起头,望向白火,扭曲的声音艰难的从喉间挤出。



    “你,是在叫我吗?”



    白火应道“昂!”



    “别开玩笑了,你说可以救我?怎么可能?”



    “昂!!”



    “好,反正我必死无疑,相信你一次又如何,只要可以活下来,我一切都答应你。”



    短短几句话,吴炎与白火似乎达成某些协议。



    “昂。”“昂。。”“昂。。。”



    威严的吼声过后,火球炸裂开来,一只奇怪的生物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四蹄踏着纯白的火焰。



    这是。。



    麒麟吗?



    众人惊呼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