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麒麟率先望向窃窃私语的众人,铜铃般的大眼里有着几分怀念,几分悲伤,几分痛苦,几分惆怅。



    末了,含泪紧闭双目。短暂的酝酿后,低头吐出一口乳白色的火焰。纯净的白火融于吴炎身体,宛如入水的鱼儿。



    若,此刻想制止紫色,近乎不可能,白火也从未想过与之抗争,反而紧随其后。



    紫火燃过,脆弱的**经受不住高温,化作节节焦炭,白火却能轻易点燃焦炭,不断修复着吴炎的身躯。



    两者越是僵持就越显平静,火焰极为内敛,萧龙等人甚至感觉不到高温,却可嗅到皮肉烧熟的焦香味。



    虽脱离死亡的威胁,但被火焰持续焚烧的痛苦,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强忍骨骼生长时的奇痒与痛苦,再看一眼身上紫白相间的火焰,吴炎难以置信,事情就这么完美解决了。



    这不作为的作态,可让天空中那位大爷很不满意,毕竟混吃等死的做法很容易遭人嫌弃。



    只听,一声怒吼响起。



    听闻严肃的咆哮,吴炎眼中闪烁着颇为神奇的色彩,不再理会四周干扰,无视燃烧的火焰,盘膝而坐,进入修炼状态。



    至此,两色火焰的平衡终被打破,每当白火燃过,吴炎干枯的皮肤总会带起些许光泽,白火所做的不仅仅只是修复,反而更像在重塑身体。



    既已无碍,麒麟不再注视身下的人儿,继续望向萧龙等人。熟悉的铠甲,让麒麟想起一段段忧伤的过往。谁曾想到,终有一天,自己竟能再次苏醒,只可惜时日无多,真希望还能再见见诸位老友,那些未完的故事,终要交给年轻人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吴炎总算舍得睁开眼睛,感受着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身躯,满脸惊喜,不得不说,这进步方式可谓恐怖,只是作为熔炼材料的紫白两色火焰,可遇而不可求。



    “昂!”怒吼自空中响起,震慑人心。



    吴炎昂头,感激一笑“放心吧,我知道,这一切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去强求,而且答应你的事情,我也不会忘记。”



    雄伟的身子终如释重负的挺直,环绕身周的双色火焰不再较量,似乎变成吴炎身体的一部分,被轻易收回体内。



    右手平持胸前,掌心浮现出一团鲜活跳动的火焰。吴炎轻声呼唤着“七转,降世!”



    听从面前之人的召唤,赤红的火光分别经过了橙黄绿青蓝,最终,停留在紫色。数道紧张的目光齐齐望向那团火焰,唯有吴炎自信如常。



    伴随着期待,紫色的光晕逐渐紊乱,在七色之间随意转变,或红或蓝,或黄或绿,或者两色杂糅。不仅如此,在这过程中,火焰不断弱小,不断融合,最终凝成一颗微小的种子,再无半点颜色。



    失败了吗?



    身为看客的众人都难免不甘心,吴炎在生死边缘上的努力,怎会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份失望似乎惹怒了那颗种子,从中突然爆发出骇人的能量,颜色消失后,并非代表消散,而是酝酿着一场质的变化。



    数条细小的根络破壳而出,盘踞掌心,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缓缓成长,浮现眼前。花朵一瓣瓣散开,色彩一种种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瓣七色,分毫不差。当紫色花瓣盛开到巅峰时,莲花才算完整,玄妙的感觉喷薄欲出。



    没有可怕的高温,没有危险的感觉,精美的莲花安静祥和的盘踞在吴炎掌心,却没一人敢小瞧。



    五指紧握,莲花消失,吴炎望向麒麟。



    一切完美结束。麒麟欣慰的点点头,身子蜷缩成一团,化作熊熊烈火,撞向吴炎。声势浩大的进攻,如冰水般交融,印在吴炎胸口,组成副麒麟模样的纹身。



    不再多做停留,吴炎踏着汹涌的步伐,身后伴随着熊熊烈火,来至众人面前。一把抱起呆滞的柳雨,哈哈大笑“怎么,我说的没错,现在可以放心了吧?”



    柳雨乖巧的不曾想过挣脱,把头埋进那温暖的臂弯中,轻声呢喃“我知道,我知道。”



    如胶似漆的两人黏在一起,完全无视了众人的目光。韩馨风不禁撇撇嘴“喂,你们腻够了没有,能不能先告诉我圣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什么是圣灵。”吴炎疑问满满。



    “就是那只麒麟模样的东西。”



    “你说的是怒焰麒麟。”



    “然后呢。”



    “什么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你会不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吧。”



    “什么,他有名字,告诉你了?他只说可以救我,然后就是些乱七八糟的功法。你想学吗,我教你,叫声师傅先。”



    “没兴趣,自己留着吧!”韩馨风眉头一瘪,很是不开心。



    两人一问一答,众人着实插不上嘴,不过如此看来,确实没有点有用的信息。



    趁着这功夫,柳雨急忙从吴炎怀中溜走,毕竟,水的柔和,可不会轻易被火焰的刚猛降服。整理着混乱的思维,明明有太多太多的问题,却又不知该如何问起,刚刚才经历过大起大落,没那么容易接受。



    段晓岩拉过一旁的韩馨风,正准备离开“看来,没什么重要的信息了,我们先走了。”



    “怎会没用?”怀中玉人不见踪影,吴炎很是郁闷的挡在两人面前,右手微成爪状,一朵娇艳欲滴的莲花从中绽放“来来来,让我试试能不能打碎你的乌龟壳。”



    嚣张的人儿还没快活几秒,便被只芊芊玉手揪住耳朵,吴炎急忙收回火莲,开口求饶“我错了还不成,老婆大人饶命啊。”



    相视一笑,韩馨风二人顺风而走,隐隐留下一句话“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还有,你们两个小家伙一起撤吧,给他们留下点私人时间,这两人可是很恩爱的。”



    有榜样在先,萧龙倒也省下心中纠结,完全不顾司马冰的反对,牵着那柔软的小手,离开。



    双手枕在脑后,望着身旁的人儿,萧龙很是知足,倘若这条路没有尽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奇怪的目光,**裸的黏在自己身上,司马冰羞愧难当,多亏有面具作为遮挡才不至于太过尴尬。即便如此,依旧要尽快找到话题。



    “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问题吗?”



    本不想再提,事已至此,又不得不说。萧龙停下脚步,望向空无一物的天空,若有所思,轻松的模样下,隐藏着忧伤“冰儿,你说这不是梦,可否摘下你我的面具,让我看一眼你的模样。”



    这要求似乎并不过分,但司马冰痛苦的摇摇头,不敢面对这份深情“龙,我们不要强求这些好吗,圣雾曾说,若谁敢擅自拿下面具,便会失去灵使的资格。我不知道这里是否真的是梦,我只知道,我想沉浸其中,长睡不醒。”



    可怜兮兮的模样,让萧龙不敢再过多强求“放心吧,你若相信,这便不是梦。”



    同样的话,坚固了两个人的信念。



    情到深处,萧龙恨不得上前紧搂着司马冰,狠狠疼爱一番。



    火热的目光,司马冰无从适应,慌张的逃过一旁。刹那间,娇嗔的声音还在,玲珑的身影却不知去向“你这家伙,没点正形,好了,目的地到了,我先撤。”



    望着融入影子的司马冰,萧龙满脸绝望,又无可奈何“喂,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先出来好不好。”



    “想得美,我该回去了,你可要努力哦。”



    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影子恢复如常,司马冰不见了踪影,把萧龙一人晾在那儿。



    看来,以后要加倍努力了,否则想做点什么的时候,连机会都没有。



    这才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一眼看过,不禁感觉圣雾在公报私仇。



    吴炎待的地方,虽说是荒凉的火山口,但旁边好歹有座雄伟的城堡,可萧龙面前只有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与中间那棵十人都无法环抱的大树。



    说好的城堡呢,为什么除了草就是树。



    我可不喜欢绿色。



    萧龙一阵恶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