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一时冲动可酿成弥天大祸。



    说什么放弃,不过是一时气话。



    更何况,此次的归途要比往日漫长的多,萧龙仅剩的耐心被逐渐磨光,再加上周围那危险而清脆的碎裂声不绝于耳,心中本就不多的安全感,顿时荡然无存。



    即已做出选择,也无法抗争这种命运,似乎除了认命外,再无他选。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维,不要再胡思乱想,把那些不该存在的情绪抛出脑海,萧龙只想快点回家,忘记一切,把这个世界当做一场无法继续的梦。



    得到,失去,放弃,拥有,遗忘,铭记,这些可悲的字眼往往事与愿违,正可谓天不遂人愿。



    轻微的碎裂声变为刺耳的轰鸣,曾经熟悉的路程摇摇欲坠。突然之间,流光溢彩的画面断成两节,身处其中的萧龙宛如个遗弃的玩具,被随意丢在外面。



    此时此刻,不要说灵石不再身边,就算成为了灵使,也不可违背这种力量。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安静祥和,远处的星空闪烁着优雅的光芒,宛如梦境。



    只可惜,萧龙身处其中无心欣赏,这美妙的景色中似乎缺少某些致命的东西,连呼吸都不再顺畅,即使再动人的画面,也只能在他心中留下一段不可磨灭的阴影。



    奇怪的是,萧龙竟可以凭借自己脆弱的身躯在太空中飘荡,呼吸。也许连他自己也忽略了这点。



    “哦,又来个新人。”



    “可真不容易。”



    “哎,都是被放逐,可怜,可悲啊。”



    数道沧桑的声音传进萧龙耳中。他不禁想坐起身子,高声呼救,但不管如何挣扎,身子都被困在其中难动分毫,话语到了喉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真弱啊。”



    “小子,你还是别挣扎了,我们并非是用你口中所谓的话来交流,而是心语,否则整个下宙界如此多的语种,又有谁能尽数听懂呢。”



    “比起这些不重要的,小子,你不会是第一次外出吧,否则怎会连最基本的禁忌都不知道,如果不是遇到我们,你可就要枯死在这儿了。”



    默默听着毫不避讳的声音,萧龙不再多费力气,乖乖等待结果。



    “喂,我们都无聊了这些年,不如让他进来?”



    “也罢。。”



    “好吧,就这样。”



    平静的空间荡起一丝波澜,漂浮的萧龙感觉身下多出个结实的物体,支撑起身体的重量。借此,艰难的爬起身子,双手试探着脚下的支撑物,双眼锁定正前方,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雄伟的城堡。



    “还不进来,难不成让我们这些老骨头亲自去见你吗?”



    直抵心扉的催促,让萧龙怎敢矫情,面前不知是龙潭还是虎穴,也只能拼尽全力闯上一闯。



    “小家伙,你既然不会心语,无妨,老夫教你一段。”



    苍老的声音,带起段生涩隐晦的语言,强制传进萧龙脑海。他顾不得惊讶,反复尝试几遍后,总算接受了所谓的心语,别看萧龙天分不高,好在这东西不算太难。



    “前辈。”



    “学的不错,快快进来。老夫已经等不及了。”



    这声音的主人,似乎比萧龙还要急上几分。



    脚步不停,踏入梦幻的城堡,见尽头处有三位老者盘膝而坐。这三人的头发皆长过腰间,几乎遮挡整张面孔,身上的衣物也残破不堪,唯目光炯炯有神。



    萧龙还未开口问好,左边那位老者早已按耐不住,将头发捋过一旁,抢先问到“喂,小子,为什么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能量的波动?”



    “难不成是个废人?”那老者狠狠打量萧龙一眼,继续嘟囔着“废人就废人吧,最少可以聊聊天,无碍。”



    萧龙摆出一脸恭敬,毕竟自己的命正握在这三人手里,还是不要惹出误会比较好“前辈,晚辈所在的星球上,并无修炼的说法,所以。。”



    话还未说完,便被硬生生截断。



    “科技星?!”宛如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左边那人明亮的眼睛瞬间紧闭,厌烦的挥动双手“倒霉,倒霉,怎么会是科技星呢,你千万不要跟我说话,我出去还打算做人呢。”



    这什么意思,萧龙甚是不解。



    另外两人虽未说出难听话,但也不舍的再看萧龙一眼,与开始好奇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萧龙不知道科技星代表着什么,但也不敢开口发问。



    四人僵持原地,再无一人愿意再提。



    闲来无事,萧龙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三人,仔细观察着所谓的外星人。不管是多无理的动作,那三人依旧不闻不问,好似看不到萧龙一般。



    诡异的画面不知持续了多久,终被声无奈的叹息打破。



    “罢了罢了,你我都是被放逐之人,再计较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右边那人痛苦的摇摇头,直视萧龙的双眼“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毕竟,在这偌大的地方,能找人聊天都算是个奢望,否则三人怎会凑在一起。



    “晚辈,萧龙。”萧龙不卑不亢。



    “萧龙。”中间那人看过萧龙一眼,急忙低下头去,脸上布满深思“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科技星的人怎能来到这里,区区科技不可能冲破那层禁锢,除非。。



    “不知道,我只是在回家的路上出了点意外,流落至此而已。”



    平淡的表情,轻描淡写的回答,让三人不禁胆战心惊。



    “不可能!”左边那人大手一挥,模样咄咄逼人“小子,现在还打算骗人吗?就算在这鬼地方待的时间再长,我也知道科技星不可能掌握空间的力量,再撒谎,休怪我不客气!!”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萧龙苦笑连连,何况那人说的并没有错“我不太清楚你们口中的科技星代表什么,但这次不过是有人帮我创造了回家的路而已。”



    这解释似乎并不合理,却是三人最能接受的一种答案。悄悄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色彩。恐惧,庆幸,甚至还夹杂着一点小小的希望。



    因为对于科技星球的小家伙来说,根本没有放逐的必要,把弱小的人儿特意送来放逐之地,可是件奢侈的事情。



    种种猜测都被否定,只剩最不可能的可能。难道说,这小家伙被某个大人物看上,不过是在运送的途中出现了意外?



    一番奇怪的遐想过后,左边那人失去了高高在上的淡然“此地名为放逐之地,顾名思义,用来丢弃某些垃圾,或者人,只要被丢进来,几乎没有出去的可能,除非有大能愿意替你打破这层禁锢。”



    话了,三人齐齐望向萧龙,企图从他麻木的表情上找到蛛丝马迹。



    而萧龙迟迟未应,暗自揣测。



    圣雾到底能不能打破这层禁锢呢?



    权衡再三,萧龙还是无法给出合理的定义,只是他认为圣雾绝不会费时费力过来救自己这个无用之人,那一切的思考似乎已没了必要。



    面对沉默不语的人儿,三人不曾催促,不管萧龙是否能得救,那些高高在上的大能注定不会留意蝼蚁的生命,三人想要获救,必须要付出代价。



    萧龙不过是个途径而已。



    不得已,中间那老者悠悠一叹,好似不经意提起“小家伙,我不知道你属于哪方势力,但我手里有关于龙墓的消息,希望你看在我们曾经帮助过你的情分上,替我跟大能求求情。而龙墓的消息,已经是我能给出最好的代价。”



    说罢,从怀中取出个圆球模样的东西,丢给萧龙。



    虽不明不白,但对于白给的东西,萧龙怎会客气。只是那没见过世面的模样甚是滑稽,中间那人不愿再浪费口舌,毕竟萧龙只是个带话的家伙而已。



    对于这场赌博,另外两人即是无奈,也只能乖乖认可。在放逐之地能遇到陌生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萧龙这种身怀机遇的人,能遇到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不抓住可是会遭天谴的。



    只是萧龙想不通,这三个老家伙葫芦里到底买着什么药“不知,几位还有什么事要交代晚辈的?”



    这话,换来三人眼中阵阵羡慕。



    还没说上一句好听的台词,三人悠闲的脸色骤变,惊恐的环视四周。



    “不好,它来了。”



    “这次怎么这么快。”



    “再不走可来不及了!”



    “还是赶紧走吧!!”



    慌张的模样没了往时的懒散,左右两旁的人影一闪而过,不知去向何方,唯中间那位老者不曾移动。



    因为,这里马上会被一个危险而致命的东西侵袭,不逃走必死无疑。若此时救下萧龙,自己手中的筹码便会多上一分,若不救,这场赌注已满盘皆输。



    但想逃出那东西的追击可没那么容易,一个人还好说,若带上一个累赘,实在太难。挣扎一番后,终是选择放弃,如果自己都活不下来,还谈什么以后。



    “小子,你自求多福吧,真希望你可以在时空风暴中幸存。”



    没等萧龙有所反应,老者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脚下不禁一滑,曾经的充实感不翼而飞,身子悬浮空处,连最基本的挣扎都做不到。



    一瞬过后,萧龙身后出现种庞大的吸力,借此,努力回过身子,一道碧蓝色的风旋映入眼帘。



    不管是坚硬的石块,还是渺小的星辰,在与其碰撞时,皆被碾成粉末,无情吞噬。



    这,就是所谓的时空风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