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蝼蚁终究还是蝼蚁。



    面对时空风暴,萧龙连成为玩偶的资格都没有,不过是相隔甚远的轻微波动,都足以让他陷入昏迷。



    “真是个可怜的小家伙。”优雅的声音自风暴深处响起,可惜萧龙已经听不到了。



    要知道,时空风暴正是因为其强大的破坏力,才被称作清道夫,而在这极具破坏力的事物中,竟有生命体暂存。



    “我也看他挺可怜,只是你有没有觉得,他身上有种味道,很熟悉。”



    这两声音在一问一答后,便没了下文。



    直到萧龙被时空风暴来回拉扯,即将粉碎之际,一只通体银白的豹子从风暴中心窜出,夹雷霆之威,扭头迎向浩大的时空风暴。



    猛烈的冲击力四散开来。双方受其影响,同时停下前进的趋势。借此机会,豹子忍住强行交手带来的不适,一口咬着萧龙肩头,带上这昏迷不醒的人儿,原路返回。



    面前是在强压下近乎扭曲的风暴中心,豹子不曾犹豫,一头扎去。



    本应到口的猎物竟被强取豪夺,时空风暴怎能忍下这口恶气,吸扯力突然暴增,企图找出作祟之人,可惜,注定一无所获。



    常言道,物极必反。



    看似可怕的暴风眼并未对这一人一兽造成阻拦,当落下脚步时,已来到处极为平稳的空间,透过四周画面,隐约可见到那琉璃的碧蓝之色正继续吞噬着一切。



    既已安全,豹子把萧龙随意丢在旁,低头舔,着因碰撞而破损的皮毛,可见那次势均力敌的相撞,可没想象中那么乐观。



    狰狞的大口几经开合,吐露人言“真希望你没看错。”



    一只圆滚滚的鲲鱼从碧蓝色的深处游弋而出,厚重的鰭随空间流动而摆弄,口中吐出浑厚的音调“放心吧,应该没错,毕竟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



    “希望吧。”豹子高傲的望着萧龙,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如此脆弱的身躯在进入时空风暴的瞬间竟没有被撕碎,真是神奇。”



    “所以我认为我猜的没错。”



    鲲鱼游弋至萧龙上空,朦胧的眼瞳紧盯着那稚嫩的面孔,企图找到某些熟悉的元素。



    豹子缓缓起身,修长的四肢蓄势待发,一明亮的光球凝聚于布满獠牙的大口。这纯净的能量被一口吐出,落在萧龙身上,修复着伤痕满满的身躯。



    等光芒消逝,萧龙的伤势也恢复了大半。



    麻木的睁开双眼,撕裂般的疼痛遍布全身,萧龙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打量着碧蓝色的景色,与那两只奇奇怪怪的生物。



    豹子的脚步沉稳而缓慢,每次落下,总会响起阵阵雷鸣,外露的獠牙上缠绕着丝丝电光,模样绝对谈不上友善“好了,别废话了,你,可是十灵之一!”



    听闻熟悉的称呼,萧龙倍感绝望,怎又是十灵,自己难道始终挣不脱这些可恨的东西吗?



    面前人儿一脸苦大仇深,不言不语,豹子却没有太多耐心,身似银芒一闪而过,踩上萧龙胸口,低声嘶吼“回答我的问题!”



    四目相对,丝丝电芒似乎沿目光传递到萧龙眼中。区区凡人,怎敢妄想与天斗,雷电本为天势之威,萧龙如何与之抗衡,再加上落于胸前的爪子,似乎随时都会踩穿胸腔。



    火药味十足的场景让鲲鱼即觉得无奈,又觉得可笑,急忙停下身子,打断那穷凶极恶的目光。面对萧龙,露出一张和善的笑容“别被她吓到了,其实她没有恶意,只是性子急了些。”



    明明想表达善意,但那浑厚的大嘴中却露出两排整齐的獠牙,似乎想将猎物一口吞下。



    萧龙摇摇头,挤出一道伤心的微笑,不知是绝望,还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吓到?这里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呢?而所谓的十灵,我曾经的确有机会可能成为灵使,不过到头来,我还是放弃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了,你回答的很好。”收回利爪,豹子极为人性的自嘲一笑,扭头对那圆滚滚的鲲鱼抱怨不断“我就知道,奇迹终究不可能发生,还害我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灵力!”



    一通呵斥后,便不再理会这一人一兽,独自找个僻静的地方,闭目养神去了。



    自始至终,鲲鱼宠溺的眼神未曾变过。人都已经被拼命救下来了,干嘛还计较这些无聊的抱怨呢,怕是心中早已平静,只是嘴上不肯饶人罢了。



    对此,萧龙习以为常,灵石又不在身旁,他连最基本的筹码都没有,连只蝼蚁都算不上,谈何挣扎“对了,这是哪儿,时空风暴呢?”



    “这里就是时空风暴,不过,与你所见到的截然不同。”



    “也就是说,我被困在这里了?”萧龙苦笑连连,果然,怎可能大梦一场后,所有问题皆迎刃而解“你是谁,怎会救我?还有,你跟十灵是什么关系?”



    “你的问题也太多了。”鲲鱼显然有些难堪,但也没拒绝萧龙的疑问。原本巨大的身子在摇曳中化作巴掌大小,顺势落在豹子的皮毛上,舒适的感觉,让其微微眯起眼睛“我们呢,只是个圣灵而已,没什么神奇。不过说起来,还真够倒霉的,当初,我与极正打算出来寻找传人,可没多久,便遇见了这时空风暴,一时大意,竟被吞了下去。但这鬼东西的能力实在不够看,始终消化不了我俩,转眼百年已过,无聊的僵持还在继续,毫无意义。”



    “等待百年?”萧龙坐起身子,紧皱眉头。面前这位可是敢虎口夺食的主儿,为何两人凑在一起却毫无办法“单她一人我感觉都差不多,你们。。”



    “逃与战,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概念。”鲲鱼迟疑的目光停留在萧龙身上好长时间,突然怀疑起他身份的真实性,否则怎会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战,我们任何一个都可与那时空风暴不相上下,但逃则完全不行,我与极身为圣灵,不可离灵石过远,即使完胜,到头来还是要乖乖回来,何必多此一举,白费力气。”



    萧龙很是不情愿的撇撇嘴“没想到,临死还要跟十灵扯上关系。”



    “庆幸吧,倘若你身上没有十灵的味道,我们也不会救你,而且不要为我们的强大而感到奇怪,十灵本就是天眷之人,不会害怕这纯粹的破坏力。”



    既然不怕,那就代表。。



    萧龙面色一喜“如果。。”



    面对那急切的表情,鲲鱼想都不想开口拒绝“别想了,圣灵在没有灵使的情况下,能发挥的力量微乎其微,不足以带你逃出这里,而且,你已被其他灵石认可过,就算我们刻意为之,也无法认可你。”



    “也就是说,我们没办法出去了?”萧龙颓废的躺回地上。



    谁曾想到,刚才那一幕不过是一时之气,竟会落到如此下场,本想放弃一个身份专心生活,却堕于夹缝之中,难以自拔。



    鲲鱼舒适的躺在柔软的皮毛上,慵懒的伸着懒腰,几乎要睡去“那可不一定,我们救你来只是为了赌那一线希望,你也可以一起等,我不介意的。”



    的确,百年时间对于这些家伙,不过弹指一挥间,但对于萧龙,则大不一样,单单一年就足以改变太多太多,何况百年。



    “对了,我是奔,她是极,你的名字呢?”鲲鱼还是那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生硬的转折,让萧龙难以接受,现在不是应该计划着如何逃出这里吗,问些无聊的问题又有什么用呢?



    可惜,脑海中的反驳,变成了区区两个字“萧龙。”



    “萧龙啊,我们说不定还要在这里待上多少年呢,一切都急不得。”



    也许,现在来说,这问题无聊到过分。但若真在这弹丸之地待上数十年,那么,几人之间会连这种最无聊最天真的问题也不复存在。



    所以,急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