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我现在就有些无聊了,不如说说你的故事吧。”奔躺下身子,明显没了开口的打算。



    一时间,萧龙还真找不出合适的词语拒绝,不管难堪也好,着急也罢,自己注定挣不脱这可悲的命运,也逃不出这里,索性把成为灵使后的故事通通说上一遍。



    只可惜,他与灵使的牵扯实在太浅,即使没有隐藏的打算,也也不过区区几十分钟的诉说。



    听完平平无奇的故事,奔慵懒的眼中有着太多的惊喜与惊讶“你是说,你只是单方面丢弃了灵石,而并非放弃灵使的资格?”



    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萧龙一脸迷茫,难不成放弃灵石跟放弃灵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喂,极,听到没,我猜的没错,我们有救了!”奔轻抚着身下的极,兴奋的模样,温柔的神态哪儿还有半点野兽的样子。



    却见极无精打采的站起身子,把奔甩过一旁,顺带吐出一团雷电。狰狞的模样不见半点惊讶或者惊喜,布满电芒的银瞳浮现着悲伤,还有种难以掩饰的愤怒。声音低沉而嘶哑“嗯,没错,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



    奔数次扭动身子,挣脱了困在身周的电芒,正巧望见极径直走向萧龙,急忙呼唤道“极,点到为止,留他一命!”



    不过,这话有些太晚了。



    极停于萧龙面前,毛发无风自动,杀意凛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獠牙,一口咬在萧龙肩头。牙缝中挤出残忍的声音“小子,你给我听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做错了很多事情,而且每一件都错的离谱!”



    尖锐的獠牙宛如钢针,轻易刺入血肉,雷芒缠绕其上,进行着第二次侵略。



    不仅有痛彻心扉的感觉,还有阵阵奇怪的酥麻。声声哀嚎被压回腹中,只留下粗重的呼吸。不知有意还是无心,那阵酥麻将身体的其他感觉尽数屏蔽,唯痛苦未减,萧龙感觉自己快被折磨疯了。



    当萧龙在崩溃的边缘挣扎时,尖锐的獠牙总算松开。若非这无知的人儿事关大局,极怎会舍得放过他。



    那麻痹后狼狈不堪的模样甚是可笑,现场却没有一点笑意,有的只是极那满腔怒火“你是不是觉得很冤枉,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当你被灵石选中的那一刻起,灵石中的圣灵便会苏醒,与你一同成长。不管你的灵使之路是否合格,圣灵注定不会背叛,甚至在最后时刻,可以为你付出生命。你说丢便丢,对得起一直陪伴你的圣灵吗?!”



    趁极逞口舌之快时,奔急忙挡在萧龙面前,恶狠狠的说到“不管怎么说都是你做的不对,萧龙。”



    嘴上不依不饶,却悄悄挡住极的去路,不管萧龙到底有多过分,现在他不能死!



    身体倍受摧残,思维却从未如此清晰。此时的萧龙只想回家,跟婷姐说声谢谢,说声自己恐怕已无法偿还这份恩情。



    吐出獠牙上的鲜血,极的确没了进攻的**,否则接触的瞬间,萧龙早已死上千次。而极与奔心照不宣,萧龙可以受伤,可以受到惩罚,但不能死,因为还有件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虽默认那种方法,极脸上依旧露出深深的不屑“你是否想说,让他用那种方法?”



    奔郑重的点点头“没错,除此之外,怎有其他选择。”



    当就差临门一脚时,极难免有些犹豫,别看动不动就想杀了萧龙泄愤,事到如今难免要为萧龙而担忧“你确定他能活下来吗,我怎么觉得他会死!”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奔无奈的叹息道,若非逼上绝路,谁愿殊死一搏“如果不把这小家伙强行塑造成三级灵使,单凭你我,怕是会枯等此生。”



    “废话,我比你更清楚这点!”极双目赤红,愤怒的模样比刚才更甚,不想放弃任何东西“我与你的力量连一般灵使都无法驾驭,何况这小家伙连灵使都不算,不过是一介凡人!”



    好好的抉择,极与奔完全没静心讨论的意思,只是这话题,惹得萧龙很是兴奋,那熟悉的词语正是他梦寐以求的。



    三级灵使!!



    如此,不但可以救婷姐,甚至连冰儿都不用舍弃,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童话吗?哪怕告诉萧龙,唯有死,才可能完成,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迎接死亡。



    颤抖的嘴唇几经抽动,终吐出细微的呻吟“请。。让我。。试试。”



    听闻这话,那两位停下了无用的争吵。



    极狠狠把奔撞过一旁,耀眼的电芒布满獠牙与利爪,离萧龙的脸庞不过一寸有余“你知道吗,你会死的,会死的很痛苦,比我亲手杀了你还要痛苦百倍。”



    萧龙感觉自己面部的毛发几乎被电芒烧焦,而那致命的攻击也停于眼前,没能落下。



    此刻,奔不再多做干扰,晃着圆滚滚的身子退到一旁,把舞台交给了这一弱一强,两个互不相让的家伙。



    那份尖锐停于眼前,萧龙不曾畏惧,他需要这次机会,从未如此渴望的需要,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我。。要。。试试。。”



    一字一顿,一句一停。



    “好,既然如此,如你所愿!”从容收回利爪,极不忍再看萧龙“答应我,事成后要向灵石道歉。”



    其实,在与萧龙目光接触的瞬间,极已经做好了决定。那种一往无前,无惧生死的气质,才是灵使该有的东西,若连拼搏都不敢,注定是庸人一个,而庸人不陪当灵使!



    萧龙只能艰难的点点头。



    即使三位都做出相同的决定,极仍忍不住开口劝说,毕竟自己与奔不适合做这种事儿,更不忍心看着萧龙死于非命“记住,你所要面对的是雷电,十灵中最具破坏力的两块灵石,你不仅要承受灵力的冲击,更要学会吸收。庆幸的是,你本为十灵,再暴烈的灵力也不会杀死你,不过,你可能被活活疼死,所以,你要尽量保持清醒!”



    怎顾其他,萧龙狠狠一咬舌尖,眼中的意志宛如火焰般燃烧“来。。吧!”



    事已至此,可不能再犹豫了,极一甩长尾,主动拉开与萧龙之间的距离“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奔紧随身后,满是欣慰。



    两个乳白色的光点凝聚于两兽头顶,随时间推移。逐渐变得耀眼。



    直到某一刻,光点离体而去,褪去了乖巧的伪装,带起雷鸣电芒,夹天威之势,狠狠撞向萧龙。



    本就残破不堪的躯壳,瞬间被雷电包围。



    当亲身经历后,萧龙才知道,极刚才的话绝不是在危言耸听,那种疼痛与麻痹交织的感觉,此刻被发挥到淋淋尽致。随着两股能量完全入体,这场噩梦才刚刚开始。



    单从外在看来,并无任何变化,甚至连皮肤都完好无损,不见伤痕,但体内早已被搅个粉碎。除了心脏外,其他的一切不管是骨骼也好,血肉也罢,内脏也可,皆逃不过雷电的审判,通通被搅成肉酱。



    而这仅仅是第一道洗礼,短短几秒钟后,不成模样的身体迎来雷电第二次侵略,一切变得焦糊,没了往日的模样。



    整个过程以次往复,持续了不过十几分钟,但对萧龙来说,不亚于千年,他必须清醒着承受一次次洗礼,用血肉熔炼雷电之力,直到其褪去暴烈,化作最纯净的能量,融入体内。



    这些,正是萧龙曾经梦寐以求的灵力。



    在那遥远的地带,圣雾望着越发暗淡的光灵石,神色苦恼。



    萧龙该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



    但仅凭灵使与灵石之间最薄弱的联系来断定萧龙的生死,着实有些草率,但自萧龙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事情已经不再可控。



    渐渐的,灵石完全失去色彩,圣雾长叹一声“哎,这样就走了一个,真不知道。。”



    说着说着,便打算收起灵石,圣雾习惯了所谓的生生死死,世上哪有不死的人呢,再强大也逃不过死亡的追逐。



    可突然间,灵石光芒大盛,刺的圣雾不得不松开手掌,甚至连周身雾气都被冲散些许。



    “这。。这。。”



    圣雾大骇。



    灵石宛如活物般,欢快的逃离了这里。



    望向那堆不成模样的焦炭,奔目光凝重,企图从中找到一丝残存的生命力“他,死了吗?”



    “没有。。还活着。。”



    极脸庞上挂着些许疲惫,银白色的身躯不再凝实,即便如此,依旧强撑着屹立不倒,只为看到多少年来未曾见过的画面。



    奔怎会不明白极在想些什么,只是经过刚才的忙碌,实在不容乐观“极,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倔强的点点头,极最后望上萧龙一眼,与奔一同化作暗淡的灵石,跌落在地。



    许久之后。



    一白色流光无视时空风暴的破坏,来到此地,与此同时,焦炭中探出一只洁白的手臂,宛如出水蛟龙,不偏不倚,接下那道流光。



    流光散去,终见其形,正是光灵石!



    萧龙爬起身子,轻声诉说着承诺,温柔而坚定“对不起,我不应该抛弃你。”



    带上另外两块灵石,回到风暴之中。



    碧蓝之色仍在眼前,但那破坏力却荡然无存。



    真的好奇怪。



    不再停留,借圣雾之力,冲出这片死地。



    回家,躺在床上,心情不禁大好,也许因为所有事情都完美解决。但萧龙似乎忘记了一点,他现在的身体还未完成所谓的蜕变。



    阵阵清脆的碎裂声清晰可闻,全身的骨头好似糖果般,微微用力便会断裂扭曲。更要命的是,萧龙正躺在家里,可不敢用什么过激的动作,或者非人的哀嚎来减轻这份痛苦。



    折磨还没开始多久,萧龙便双眼一闭,幸福的昏了过去。



    身体的蜕变可不会因为意外而停歇。道道黑芒自心口散射而出,仿佛没有尽头,不断弯曲回旋,包裹着萧龙,直到化作巨大的光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