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迷茫中惊醒,意识回归身心。



    全身上下没一处不疼,不得不说,脱胎换骨的滋味太糟了。尝试着握了握拳头,挥动手臂,却发现自己依旧如往常般无力。



    萧龙绝望的倒在床上,大口喘息着,难道刚刚只是被白白折磨了一阵,并没有其他作用?



    痛感逐渐离体而去,随之饥饿泛上心头,萧龙感觉自己可以吃下一头大象。



    慌忙推开厨房门,本想随便找点残羹冷炙填饱肚子,怎知,几盘青翠的小菜正摆在炉灶旁,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在旁,一张雪白的纸条上绣着行娟秀的小字。



    萧龙,看你中午睡的挺香,就没叫醒你,如果饿了,先吃点,等我晚上回家做饭。



    末了,画着张调皮的笑脸。饭还未入口,便让萧龙觉得暖暖的。这份情,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无法割舍。



    水饱饭足, 萧龙回到那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踏足的地方。满是裂痕的雕像,过膝的绿草,再也无法在他心中产生一丝波澜“圣雾,我活着回来了,而且成为了所谓的三级灵使,你可否把药给我?!”



    自萧龙出现后,金色虚影便随之现身,俯视着迷一般的人儿。到底是多大的机遇,才能让这近乎被淘汰的残次品回归正规,甚至跨越几个阶段“给你也无妨,但你要先告诉我,这半天来,所发生的一切。”



    虽有些犹豫,但毕竟是圣雾难得主动,萧龙索性把一切问个明白!



    “也没发生什么,不过是我遇到了雷电。。”



    故事终究是个故事,即使再详细,也不会太长,再加上萧龙另有私心,其中的诉说也就变得更为简短。



    “一切结束后,我便让那两块灵石择主去了,毕竟我不想干涉太多。”



    最后的决定看似轻巧,但萧龙却要为此承担太多的压力,即使身为灵使,他与圣雾之间仍存在着一道深不见底的隔阂。



    这一切被圣雾通通看在眼里,但事情已结束,不可能再强行追回灵石。心中很是不满,嘴上仍要假装满不在乎“你,做的没错。”



    既然没什么好交代的,事情终于回归正轨。萧龙深吸一口气,垂着脑袋,一脸苦大仇深“我说完了,然后,药呢。”



    萧龙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而已,精彩的一幕还未上演,他酝酿着接下来的态度,酝酿着迎接下一幕的表情,酝酿着准备面对狂风暴雨。



    此时,一片平凡到极致的叶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瞬间,铠甲近乎被冷汗打湿。



    萧龙未曾察觉到树叶的轨迹,不知是被圣雾隐去了身影,还是说,这树叶的速度连肉眼都捕捉不到。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萧龙来说,可都不是个好消息。



    略显慌张的取下绿叶,借机呼吸几口冰冷的气体,萧龙才得以压下心头恐惧“你给我的这东西,能救人?”



    “救人?你太高看所谓的病痛了。”圣雾神态轻蔑“倘若你拥有五级灵使的力量,便不必再来求我,可轻易凭一己之力,为其重塑躯壳。而这药虽未如此神奇,但只要魂未伤,即能痊愈。你可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



    把树叶藏于贴身处,萧龙枯坐原地,迟迟不肯离去,一头凌乱的短发随风飞舞,摇摆不定。



    此时此刻,似乎救人才是重中之重,但那些问题倘若现在不说,萧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再次鼓起勇气,问出某些不该问的问题。



    沉默,尽是沉默,萧龙不说,圣雾也不会催促。



    久久之后,萧龙依旧无法判断自己的对错,只是单纯无法无视恻隐之心而已,终打破了寂静“圣雾,我有些问题。。”



    那份沉着,那份冷静,让圣雾有些慌张。很是怪异,就仿佛,萧龙从他人那里了解了当年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只是心中高傲不允许低头“你问吧。”



    抬首间,萧龙眼中尽剩冰冷,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这些不该存在的情绪,也是第一次说出某些不该说的话“你身为十灵的引导者。应该知晓很多事情,可否告诉我,十灵是否真的存在指导者!”



    现在强行坦白,只能说这步棋走的太烂了,就算真有疑问,也不能如此直白,毕竟单单三级灵使如何能与圣雾相比。萧龙可不傻,只是有份属于自己的天真。若此时不提,难道等一切成定数后再挣扎吗?



    刹那间,寂静万分。



    任时间流动,两人如被禁锢一般,冰冷的目光对视着刺骨的眼神,谁也不舍得先退一步,宛如两座雕像,没有呼吸也没有感情,只是单纯的冰冷之间的较量,更像两块坚冰,狠狠,碰撞着。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圣雾首次败下阵来,在金雾的笼罩下,有种名为忧伤的情绪传递到萧龙脑海“既然你开口问了,告诉你也无妨。”



    “十灵的确存在一位引导者,不过很不幸,那人已经死了,我说白了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尽数知晓,我可做不到,但我依旧能指引你们前行。”



    “十灵,对你们来说,不仅仅是机遇,更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你们能做的只有变强,永无休止的变强。别问何处是尽头,这个问题别说我,哪怕曾经的十灵也无法回答。”



    “倘若,你们不够强大,守护不了身边的一切,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东西毁灭,你能体会那种感受吗。与之相比,死亡,真是种幸福的选择。”



    “当你们成为灵使的那一刻起,便只剩义无反顾的前进,甚至来不及回顾身后。若当有一天,失去了前进的动力,那等待着你们的便只有痛苦,直到死亡也无法摆脱的痛苦。”



    惊心动魄的诉说,让萧龙目光呆滞“你,你你。说这些干嘛?”



    “没什么,你问了,我便说,只是出于对十灵的尊敬与仰慕,我无法欺骗自己罢了。”这感觉很梦幻,虽金雾遮挡,但奇怪的情绪却无法掩盖。忧伤的圣雾,还真少见“萧龙,有些事情先不要问,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们。我圣雾以灵魂,尊严与信仰起誓,我绝不会伤害十灵,所以,萧龙,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短短几句话,惹得萧龙哑口无言,如此配合的圣雾,还真让人无从适应“没了,还能有什么好问的。”



    “萧龙,谢谢。”轻松的语调,圣雾似乎很多年没用过了“对了,你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异常。”



    “眼睛?”终于可以随意控制所谓的灵力,萧龙把光点凝聚于眼前,而身体也不再排斥那种感觉。



    这不含杂质的眼瞳,让圣雾大呼出声“怎么可能,这是灵瞳!”



    真不知是萧龙运气太好,还是太差,怎么这些奇怪的事情总能被他遇到。



    “灵瞳?什么东西?”



    又是一个新名词,庆幸的是,萧龙已主动开始接受这种生活。



    “灵瞳,可遇不可求,每双眼睛都有着不同的作用,全靠各自摸索。”圣雾话音一转“萧龙,有人在你家门前等你,要不要先回去一趟。”



    萧龙毕竟要两个世界同时兼顾,不可能做的太过分,也就没拒绝圣雾的好意。



    推开大门,见李民生神色慌张的立于门外。



    还未说声问候,便被李民生一把拉出门外“萧龙,曲婷快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



    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萧龙不再有挣扎的**,大脑瞬间短路。



    稀里糊涂的坐上去往医院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