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早上还好好的?”



    脸上挤满慌乱与焦急,当这一切发现在眼前时,萧龙想嚎啕大哭,却流不出眼泪。



    “好了,你也别急。曲婷的情况暂时还算稳定,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就是那病,哎。。”李民生苦涩的摇摇头,不知是在安慰萧龙,还是在安慰自己。



    苍白,冰冷,压抑的难以呼吸,正是萧龙记忆中病房的模样。



    这间并不大的房子里却热闹非凡,男男女女形形色色之人皆围绕在一张病床前,愁云不展。只是其中有几分真诚,也就各自心中知道了。



    对于萧龙这外来的家伙,注定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这不,一位跟孟曲婷八分相像的美妇人走上前,边擦拭着泪水,边说“你?是萧龙?”



    即使满脸泪痕,也难掩那雍容华贵的气质。



    萧龙神色凛然,主动与那审视的目光对视“嗯,我就是萧龙,”



    两道目光交接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美妇人便失望的扭过头,强忍泪水“好吧,你去看看婷儿吧。”



    萧龙尽量褪去可笑的稚嫩,来到病床旁,望着那病态的小脸,阵阵心疼“婷姐,放心,你会没事的。”



    本应格外温馨的一幕,被一道尖锐的声音硬生生打乱“你是谁?不知道婷儿是我未婚妻吗?!”



    未婚妻?这称呼可让萧龙大感兴趣。



    忍不住扭头望向那男子。



    笔挺的西装,干练的发型,最少也应给人成熟的模样,可这人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年龄虽够,总有些许任性。



    对于这称呼,孟曲婷虽未出言反驳,但也不愿隐藏那满脸的不耐烦。



    等男子与萧龙同框出现后,美妇人眼中的失望之色更重“好了,秦儒,这里是医院,你先消停一会儿。”



    孟曲婷悄悄拉着美妇人的衣角,目光迟迟停留在萧龙身上“妈,我想跟萧龙单独谈谈,你们能不能。。”



    话说到这份儿上,秦儒难免有小脾气了,毕竟自己才是孟曲婷名正言顺的未婚夫,这臭小鬼从哪里蹦出来的?什么来头?!“你们打算干嘛,别忘了,我可是。。”



    事已至此,再计较太多,毫无意义。美妇人的目光落回萧龙身上,妄图找到些让自己心安的成分,不过,注定一无所获。



    最终,美妇人挥手打断了秦儒的任性,选择尊重女儿的决定,率先离去,只留下句轻飘飘的台词“诸位,麻烦了。还有你秦儒,出来吧,趁你还是我孟家未婚夫的时候。”



    此时此刻,美妇人依旧不明白,为何女儿在得知病情恶化后,首先想到的人并非远在京华的父亲,而是这名叫萧龙的男孩。二十多年的养育,竟比不上短短几天的相处,为何??



    更想不通秦家那些老鬼再搞什么?!



    孟家早已势微,怎需继续交好?又怎值得苦苦抓着不放?!



    想带孟家走出困境?



    别开玩笑了,两家情分还没到如此地步,相信秦家只要还有可以正常思考的动物,哪怕是条狗,也不应该做出这种决定。



    那些人精又在算计什么呢?



    美妇人怎么说也算长辈,秦儒怎敢不听话,只是临走前不忘指着萧龙的鼻子,高声宣扬自己的胜利“多亏我今天心情好,就不为难你了,下次小心点!”



    当家做主的人都离开了病房,闲杂人等又有谁敢惹得不痛快,强行留下。



    没了外人,萧龙立刻恢复本性,也不用再假装自己不擅长的沉稳,调皮的眨眨眼“婷姐,没想到,咱妈挺个性。”



    赞同的点点头,即使嘴上不说,孟曲婷也隐约察觉到众人有些反常,只是这话一琢磨,怎么怪怪的?



    小脸不禁一红“什么叫咱妈?”



    “你是我姐,她就不是咱妈了。”



    话如此解释,还真没错,就是把孟曲婷羞得不敢见人,那抹嫣红在白色的映衬下,分外妖艳。



    萧龙绕过病床,迎向阳光,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婷姐,我来,是想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能医好你的病。”



    听到这好消息的瞬间,孟曲婷难得有丝喜悦,只是自己的病情已注定无药可医。笑颜还未出现,便被浓浓的苦涩所掩盖“我可不信,除非你是我的奇迹。”



    “要说当初,我也不信。”萧龙表情略微玄妙,竟有种对世俗的厌恶与淡泊“放心吧,今日,我身怀奇迹而来。”



    伸出五指,企图遮挡并不刺眼的阳光,不管是奇怪的药,还是所谓的光灵石,对于这过于古板的陈旧世界,不正是一场奇迹吗?



    突如其来的感情爆发,强硬的让人无从适应。孟曲婷苦笑着摇摇头,真不知是中邪了,还是入魔了,明明最需要安慰的人是自己才对,怎能继续不顾一切,陪着萧龙胡闹“好好好,我相信你,可以了吧。”



    心中早有准备,但见到萧龙所谓的药后,孟曲婷秀气的眉头仍紧紧皱在一切。



    手中事物碧绿诱人,青翠欲滴,半透明的叶肉在阳光的映衬下,荡漾着淡紫色的光晕,精美的宛如艺术品。即便如此,又能如何,还是改变不了这是片叶子的事实。



    注视着美轮美奂的艺术品,孟曲婷想起自己似乎从未在萧龙面前提起过病情,也就是说,他对于这其中的真实情况,一点也不了解。



    罢了罢了,随他去吧!



    把叶子送入口中。



    这艺术品竟化作一道气流,滑入咽喉,直抵腹腔,孟曲婷有些猝不及防,眼中尽是诧异“你给我的是什么药?!”



    入口如气,入喉微凉,入腹滚烫。



    真是神奇!



    萧龙脸色一窘,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刚才走的急,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可似乎就算问出了答案,也不敢说。



    孟曲婷深知自己是将死之人,何必计较太多呢,注定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好了,我又没打算怪你,下次注意点。”



    话说的有点糊涂,萧龙却一点也不糊涂,这其中的故事,说不清也没法说,只好嘴硬解释道“婷姐,我真的没骗你。”



    “我知道,我知道。”小男孩紧张的模样,让孟曲婷笑出声来“放心吧,我感觉好多了。”



    好多了?



    苍白的脸颊近在眼前,又如何是好多了,萧龙又如何能放心呢?!



    正打算去找圣雾问个明白,孟曲婷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好似个溺水的人儿,想抓住最后的希望。一种可怕的嫣红蔓延脸颊,即诡异又可怕。



    “婷姐,你怎么了!”



    萧龙哪顾得上其他,急忙坐上床沿,右手紧握着那越发红润的小手,左手藏在床下,掌心透着琉璃般的白芒,正是灵力运转到极致的标志。



    该不会这就是所谓的反噬,应该没这么倒霉吧?似乎不单药名,甚至连药反噬后该如何救人,圣雾也只字未提。



    意外来的快,去的更快,不过数次喘息的时间,危险的红艳便从容褪去,连带着病态的苍白,一并消失。



    萧龙不懂病情,只能干着急,但不代表孟曲婷不懂病情,吃药后的感觉简直诡异,诡异的如同自己已经痊愈。僵硬的扭过头,望向仪器,原本凌乱的数据竟恢复常态,心脏的跳动逐渐有力。从萧龙手中挣脱,迟疑的挑起两指,落上手腕。



    得出的结果,与仪器无异,与常人无异。



    也就说是,多年来的隐疾,痊愈了?



    奇迹已悄然降临,近在眼前!



    久经思索,孟曲婷总算接受了匪夷所思的结果,随手关掉扰人的仪器,呆滞的盯着双手,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眼中挑起一丝笑意“萧龙,谢谢你。”



    此言一出,连孟曲婷自己都觉得如此梦幻。这药已经超越了常识,也就不能用所谓的科学来解释,能拿出这种东西的,似乎只有那些人。看来这场豪赌,自己不但赢了,而且重获新生。



    缓慢的散去灵力,萧龙擦拭着额头汗水,似乎比孟曲婷还要紧张“我们之间还用说谢谢吗?还有,你真的没事了?”



    “不然呢,这里可是医院,骗你好玩吗?”孟曲婷心情大好,学着萧龙调皮的眨眨眼睛,不再拘泥于奇怪的问题“让咱们他们进来吧。”



    “等下。”萧龙幼稚的伸出小拇指,一脸认真“我们可说好了,拉钩,谁都不能把这事儿说出去。”



    孟曲婷娇嗔道“多大了,还玩这种小把戏。”



    嘴上嘲笑着幼稚,拉钩的动作却很是熟练。



    “我们可说定了。”



    “知道了,快去吧。”



    “对了,婷姐,用不用我帮你搞定那未婚夫?”



    “好了,那是我的家事,你别考虑那么多,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那怎么行,我可是奇迹,让你摆脱宿命的奇迹!”



    望着离去的身影,孟曲婷的笑容在瞬间僵硬,又在瞬间变得极为灿烂。



    没错,萧龙,你就是我的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