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不仅美妇人,连孟曲婷都觉得很是古怪。



    这份从小订下的娃娃亲孟家早想取消,只是秦家在纠缠不清。再说,就算真有意解除,也应两家协商,并非小辈点点头答应一声便能解决。秦儒应该很清楚这点。



    所以,这一面之词,似乎只能引火烧了身。



    那份情感来的快,去的更快。足以迷惑秦儒的黑芒在其给出回应的瞬间离体而去,回到萧龙眼中,与瞳中诡异的黑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芒的动作完全不受萧龙控制,比灵力还要神秘几分,甚至身为使用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干扰。



    清醒时刻,再度考虑萧龙的废话,秦儒不禁恼羞成怒。自己的状况与萧龙所说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并非不想反抗,而且是反抗后注定死路一条,不反抗反能苟活于世,自己又没活够,怎会心甘情愿送死。



    曾经古怪的情绪早已无迹可寻,秦儒不知道那一瞬间,自己为何会如此荒唐,种种悔恨,在心中化作羞怒。



    急不可耐的一把抓住萧龙衣领,把瘦弱的身躯顶在墙壁上。秦儒脸上终于出现种纨绔该有的凶狠“臭小子,想死直说,不管他人有多喜欢你,只要有我在的地方,都不欢迎你!”



    黑芒消失,萧龙的自信也似乎被顺带抽离,面对秦儒的挟制,脸色苍白无比,手掌微微颤抖,却提不起力气,目光打量远方,如在寻找某些东西,对身前的威胁置之不理。



    曾经,黑芒出现,带给萧龙种极度可怕而又霸道的力量。这力量比灵力强大百倍,让人近乎发狂,又不舍得放手,以至于离开后,萧龙开始回味那种感觉,甚至想重新掌控那力量。



    萧龙不做反抗的模样,让秦儒兴趣倍增,不过,该动手的环节,依旧不能省略,否则心中恶气难平!



    左手竭力抵着萧龙咽喉,右手紧握拳头,对准柔软的小腹,挥出。



    动作流畅,力道凶猛,只是萧龙的反应差强人意,仅仅存在些最基本的肌肉反应罢了,口中响不起哀嚎,脸上不曾有过痛苦。



    这一拳结结实实,秦儒可没有半点成就感。



    意外在眼前上演,孟曲婷怎能继续保持沉默,本想起身救人,又不想打乱奇迹的计划,只能求助似得望向母亲。



    而美妇人纹丝不动,欣赏着这出好戏。若问孟曲婷的眼神,又怎会没看到,只是不想看到罢了。



    要救萧龙吗?当然要,可在救之前,要让他得到教训,省的下次再不知天高地厚。况且,就算秦儒“失手”杀了萧龙,也可以安然回家,萧龙则没有这种资本。



    在这里挨打总比去别处送命要好。



    拳头落于萧龙小腹,迟迟没有收回,也久久不见下一个动作。秦儒在等,等着身后二人的制止,毕竟这小混蛋是孟家的客人,两家又是未来亲家,自己不能做的太过分,否则对谁都没好处。



    而制止的声音良久不曾出现,秦儒索性不再手软,看来这家伙跟孟家不过泛泛之交。手臂连连挥动,拳拳到肉,连另一只手掌也在不久后加入到胖揍萧龙的行列。



    孟曲婷怎舍得萧龙受伤,不断给母亲使眼色,可美妇人迟迟不理。



    见秦儒不曾有主动收手的**,孟曲婷可不能安稳的躺在床上,不顾曾经的承诺,急忙爬起身子,妄图阻止得意忘形的秦儒。



    时间差不多了,美妇人终舍得动身,抢在孟曲婷前,一把按住那即将动弹的身影,宠溺的摇摇头。而后,来到那两个胡闹的年轻人身后,轻声说“好了,年轻人火气干嘛这么重,老是打打杀杀,对自己可没好处,何况婷儿还是个病号,你们就不能消停会儿?”



    消停?当然要消停,秦儒正等着这句话呢。



    承美妇人的情,秦儒满不在乎的放过萧龙,可对于刚才的过程,仍觉得很是无趣。面对那麻木的面孔,笑道“小子,有胆说出那些话,怎么没胆面对呢,到头来还不是要躲在女人身后。早知如此,当初何必嚣张呢,以后,你还是别参与我们男人的事儿了,小心被误伤。”



    伴随声声嘲笑,拳头再次扬起,不过这次的目标是萧龙鼻梁。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某些话,深深刺痛了萧龙,他可不愿躲在女人身后,更不想看到自己在乎的人受半点委屈。



    刹那间,可怕的黑色气息笼罩萧龙意识,疯狂的大笑再次回荡“怎么样,觉得委屈吗?想报复吗?只可惜,你一直所依靠的灵力可帮不了你,可怜喽。如果,你还想保护眼前的女人,还想完成你所谓的奇迹,就来求我好了,求我给你力量,求我帮你完成这一切!!”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漆黑,萧龙不知身落何处,也不知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暗处作祟,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力量来改变这一切,因为,他将成为奇迹!!



    强打精神,回望黑暗,仰天长啸“求你?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就算我现在跪下来,对你来说不过一时之快而已。你若真为了一时之快,就不会此时找上我。不如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把力量借给我如何?!”



    “痛快!既然你想要,给你好了!这份情你可要记得还!”



    狰狞的笑声太过刺耳,萧龙竟经受不住那种震撼,顿时昏了过去。



    双眼恢复神采,曾经停滞的一切开始流动。唯一不同的是,充沛的力量回归萧龙身体,那充实的感觉,真让人难忘,不过,随之出现的,依旧是那因无法掌控力量而带来的癫狂。



    右手从容抬起,不偏不倚,正巧接住那汹涌的一拳。



    自信与锐利回归萧龙脸庞“你,刚才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楚。”



    五指微微紧捏,任秦儒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见此,秦儒急忙挥动另一只拳头,斜攻而上,直袭萧龙面门。



    萧龙未曾留意,只是手掌之间再次用力。



    顿时,清脆的声音响彻病房。



    伴随阵阵哀嚎,秦儒攻势化作乌有。



    这份力道把握的刚刚好,没有对手掌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痛感依旧让人难以忍耐。



    美妇人停下脚步。怎么回事,怎么萧龙突然还手了呢,若真想动手,为何要忍到现在?



    不管这其中有多么曲折的故事,美妇人丝毫不感兴趣,只是秦儒绝对不能出现意外,否则孟家担当不起。



    可,萧龙心中怒气未消,想当和事佬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明显的意图被轻易看穿,等待美妇人的,是双深邃的眼眸。



    漆黑如墨的双瞳交织出深不见底的深渊,无数狰狞的恶魔与断肢残骸从中不断涌现。那些东西,似乎可以通过目光,闯进美妇人的眼眶。



    一眼,万年。



    口中的劝说强行吞回腹中,即将迈动的脚步艰难的落回原处,美妇人宛如被恶魔带回地狱,难以自保,谈何秦儒。



    正因这人是孟曲婷母亲,萧龙才没多做折磨,恐吓一番后,便轻易放过。



    即便如此,美妇人脱离“地狱”后,仍难以保持心态平和,扶着墙面,缓缓坐上床沿,大口呼吸的久违的空气。



    可惜,秦儒就没那么幸运了,面对恐惧的源头,早已大汗淋漓。这次,那种情绪不再悄悄潜入,而光明正大的入侵,轻易击碎了秦儒的抵抗。



    一幅幅秦儒从未见过,从不敢想象的画面霸道的烙印在脑海。



    堕落其中,无法自拔。



    猎物不再反抗,但萧龙想要的不仅如此,手掌温柔的锁上秦儒喉咙,轻而易举把那并不瘦弱的身躯提起,踱着悠闲的步子,绕过病床。



    这一幕透过门上副窗,映射到门外众人眼中,让所有人都不禁大呼幸运。毕竟都是为了秦家或者孟家而来,若萧龙这倒霉鬼不出现,还正愁没机会表现呢。



    不择手段的撞开大门,拥拥攘攘的挤进病房。



    吵杂的声音,与奇怪的呵斥,惹得萧龙很不开心,他又怎舍得让别人打扰自己的雅致。不慌不忙,回头嬉笑着打量众人。



    一步之遥,宛若千里。



    在萧龙的注视下,那些人儿早已忘记自己的初衷,浓厚的杀意让人窒息。怕是连杀伐果断之人都不敢肆意挡住萧龙去路,何况是这些养尊处优之辈。



    声音逐渐不再杂乱,众人脸上的兴奋消失的无影无踪,脚步不再慌乱,井然有序的退出门外,连大门都贴心的为萧龙关上。



    这些家伙,哪个不是人精,这里可是医院,更是孟家人的病房,定不会出现些所谓的保镖或者武装人员,这里的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敢惹秦家的男人注定不是个善茬,众人都清楚,更知道萧龙无法对付所有人,但看那模样,打伤几个还不在话下,谁又愿意自告奋勇当只出头鸟呢。



    再加上那凶狠的模样,无人敢惹。



    若问,此时在场会有多少人愿意为秦儒,招惹一只野兽呢。



    答案只有一个,零。



    没有人会因为那微乎其微的垂帘而赌上性命,大家都是有家室的人,谁会想不开?



    开心的笑容回归萧龙嘴角,没了那些碍事的人儿,游戏终于可以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