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在宽敞的马路上,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即使身周车水马龙,萧龙也不曾看过一眼。



    当离开医院的瞬间,力量如约好般褪去,不但有种强烈的乏力感,萧龙也终于不被干扰。



    回想着刚才的所作所为,心中郁闷难消,在获取强大力量的同时,仿佛还有道声音缠绕耳边,诱惑着萧龙。



    现在,你的力量足以杀死所有人,何必委屈自己,压抑本性呢,动手吧,杀了秦儒,再坦白灵使的身份,秦家也只能自认倒霉。



    回味那种感觉,即使清醒时刻,萧龙仍忍不住反手紧握双臂,若当时没有孟曲婷的呼唤,秦儒早已是一具尸体。



    脚步迷茫的迈动,不知去往何方。



    直到无路可走,萧龙才猛然醒悟。



    吐出口中浊气。鬼知道今天怎么回事,跟医院犯冲吗?怎么就顺道来了学校医务室?又是这种地方,雪白而严肃的环境,让人真心不爽。



    正欲转身离去。



    目光不经意扫过,却发现了有趣的一幕,萧龙不禁停下脚步。



    熟悉的房间内,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护士被堵在墙角,动弹不得。如果,仅仅是场单纯的医闹纠纷,萧龙完全没有帮忙的打算,可这两个家伙,比起闹事的,更像是来闹人的。



    把刘晓燕紧逼墙角后,两位坏人倒先停下了脚步,其中一人不慌不忙说到“小师妹,你看孙少爷都把一切安排好了,你还打算继续逃避吗,而且孙少爷的条件也不差,不会委屈了你。”



    这人的相貌倒也算是俊郎,若没有那奇怪的言论也许还能给萧龙留下不错的印象。只可惜,现实却是口中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脸上还要摆出一副完全为你好的表情。



    再看看那人口中的孙少爷,腰围与身高几乎平持的奇男子,萧龙不得不承认,这对组合很吸引眼球。



    不过就是剧情略显老套。



    听着强人所难的劝说,刘晓燕越发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也许下一秒就会滑落“你们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颤抖的声音让本该强硬的拒绝,变得有心无力。



    孙少爷虚假的笑容逐渐收敛,变成刺骨的贪婪,反而又在故作洒脱“小妹妹,放心好了,只要跟着我,保证吃香的喝辣的。”



    话虽难听,但那狐假虎威的模样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怕别人不了解你,造成什么误会?



    说这人流氓,都怕侮辱了流氓二字。



    关键时刻,师兄抢先踏出一步,把那肥胖的身躯挡在身后,望向刘晓燕的目光中,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色彩“晓燕,答应你的要求肯定不会少,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窗外的萧龙不禁点点头。看来,这人不是个简单角色,不过剧情如此发展,这师兄妹重逢的戏码才算有看点。



    刘晓燕把身子尽量蜷缩在角落,眼眶微红“谁答应他了,我就是随便说说,那些东西我不要,而且我跟你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对,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孙少爷并不在意那人阻拦,停下的脚步再次迈动,迫不及待的要将面前美食吞入腹中“反正怎么说也不过是一时之欢而已,怎么,难不成你还打算嫁过来?哼,我还不想娶呢。”



    举起手臂,师兄再次拦住那急不可耐的肥胖身躯,目光一直落在刘晓燕脸庞上,不曾移开半分“大少,别着急,你看我这小师妹胯部跟大腿浑然一体,明显是个雏。”



    奇怪,真是很奇怪的感觉。也许,屋内另外两人身处其中,所以没能留意,但萧龙却看的真切。这人目光,没有贪婪,没有占有**,就像欣赏着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听到这话,孙少爷收回口中谩骂,目光也变得更为火热。



    直面那**裸的侵略目光,刘晓燕有些难耐,仿佛自己已一丝不挂,站在两人面前,任其欣赏。



    师兄再也无法挡住孙少爷的脚步,不堪入目的模样活像个色鬼投胎。萧龙冷哼一声,看来主角是时候登场了。



    萧龙正欲闯入,师兄也不曾迟疑,一把按住孙少爷肩头,硬生生止住那肥胖的身躯,笑眯眯道“莫急,孙少爷莫急。”



    常言道,再一再二可不能再三,被屡次拦下,脾气好的人都忍不了,何况孙少爷。一把甩开那枯瘦的手掌,恶狠狠道“你想玩什么幺蛾子,我该给你的东西一点都不会少,所以,现在马上,闪开!”



    也许,还真是不知好歹,师兄微微借力,把孙少爷推过一旁,抢先一步,将刘晓燕护在身前“不是我有问题,而是您。您是否想真正拥有我这小师妹呢。”



    “那感情好,你若能让这小丫头心甘情愿,大不了答应你的东西,我给双倍。”不屑的撇撇嘴,孙少爷也不着急,倒要看看这对师兄妹有什么意图。



    所谓的承诺即使被翻了一倍,师兄脸上也见不到半点兴奋,不过却痛快的点点,神色不曾变过,仿佛这双倍的酬劳对其来说,是那么微不足道。



    温柔的扶起刘晓燕,眼中泛起一阵诡异的虔诚“小师妹,你还在倔强什么呢。”



    “要你管。”刘晓燕毫不示弱。



    师兄妹四目相对,久违的温馨时光终于到来,不过两人眼中有着截然不同的色彩。



    微微弯腰俯首,那人的脸庞与刘晓燕精致的脸蛋近乎重合,不需仔细聆听,便可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如果当初在学校,不多做反抗,你怎会沦落至此呢。”



    近在咫尺的感觉,刘晓燕很不适,本想推开面前这碍事的人儿,却发现不管如何用力,也无法撼动这具身躯“到头来,你比他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即使再给我次机会,我的选择依旧不变!”



    感受到来自对方的厌恶,男子主动退上一步,不过含情脉脉的眼神从未离开“好吧,小师妹,我们不提学校不提老师,只说现在。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份工作对你的重要性,只要孙少爷开口,别说小小的医务室,就算其他地方,也不愿再雇佣你。没了工作,你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姑娘能依靠什么活下去呢。那时候,你所看中的尊严还有半点作用吗?”



    “非要等到穷途末路后才学会改变吗,那时,你连最基本的尊严都要失去。何不选择现在,只需忍耐一下,你换来的,将会比你失去的多的多,何不尝试一下,没什么大不了。”



    刘晓燕只是默默聆听,不曾给出回应。



    那想挣扎却不敢动弹的神态惹人怜爱,所谓的师兄满意的点点头,打算功成身退,悠闲的目光正对一双玩味的眼睛。



    萧龙嘴角勾起一丝冰冷。真是个有趣的家伙,最后那眼神不似惋惜,不是渴望,更没有可怜,而是一种见到精美艺术品碎裂前的愉悦。



    果然,见识的人越多,越是觉得这个世界有趣。



    主角是时候该登场了,否则可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穿过熟悉的走廊,才发现这医务室里并非无人,众人只是在旁窃窃私语,好似听不到屋内趣事,就如同现在看不到萧龙一般。



    面对紧闭的木门,萧龙深吸一口气,知道这一脚下去,可能会惹出什么狠角色,但依旧义无反顾。



    “轰。。。”



    轰鸣过后,木门经不起萧龙的摧残,应声断裂,砸向地面。萧龙顶着一脸桀骜,肆意打量着屋内三人。



    自己的好事被屡次打扰,孙少爷圆滚滚的脸上布满凶光,死死盯着这不请自来的家伙“你又是谁?!敢来坏我好事!?”



    萧龙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赶走这孙少爷,不过,有张虎皮倒可以先拿过来用一用“你也配问我?知道秦家吗?知道秦儒吗?!”



    秦儒这名字,对萧龙来说,一点威慑力没有,毕竟他根本不明白其中利害关系。但对于孙少爷,则大不相同,足以吓出一身冷汗。



    凶狠的模样顿时凝固,献媚的表情浮现于脸颊“原来是秦大少,刚才多有得罪,见谅,见谅。”



    “很抱歉,我今天心情不好。”萧龙玩味的捏了捏那张油腻的脸蛋,眼中只余冰冷“你干嘛来了,有这闲工夫,不如回家养养身子,省的出来丢人现眼。”



    这话,轻浮到极致,孙少爷又不敢不听,毕竟秦家得罪不起,秦大少爷一个不开心,弄不好就是灭顶之灾。



    此时,退与不退,皆不对“我们,我们。。”



    沾染汗水与油渍的五指在孙少爷名贵的衣服上狠狠擦拭几下,萧龙满脸不耐烦“滚吧!”



    孙少爷急忙点头哈腰谢过,惹不得总躲得过,不用萧龙多加催促,就已慌慌张张的逃离这是非之地。



    透过窗户,正见圆滚的身躯连滚带爬,甚是滑稽。



    正主解决,扭头望向那不知好歹的家伙。



    哪知,这师兄面不改色,遥遥鞠上一躬后,从容退走。



    自萧龙出现的瞬间,那人就已怀疑起萧龙的身份。毕竟萧龙从未亲口承认自己正是秦儒,不过是给了孙少爷一个暗示而已,然后剩下的就都靠想象力了。况且,既然丢人的不是自己,何苦多此一举呢。



    注视着那渐行渐远的人儿,萧龙脸上的表情逐渐僵硬。



    真是个有趣的世界,无趣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