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世事无常。



    本盛气凌人的两人竟落得如此灰头土脸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刘晓燕的表情几经变化,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萧龙来到身前,注视着开怀大笑的脸庞,眉宇之间,透着些许怜爱。也许,对于这小丫头来说,现在所经历的一切,还是太残忍了。



    “很好笑吗,我觉得一点也不好笑,想哭就哭出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昂首,打量着并不算英俊的脸庞,刘晓燕没有推开萧龙,也没能止住笑声“你少瞧不起人了好不好,有什么好哭的。别看这两家伙走的时候很狼狈,你可不知道他们来的时候有多嚣张。”



    欢快的声音逐渐铺满小屋。



    不知从何时开始,笑声悄然停歇,刘晓燕倔强的捂上眼眶,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无声的抽噎着。



    萧龙不禁长舒一口气。



    把这小丫头温柔的搂进怀中。当一个女孩没能力保护自己的时候,美貌也许就成了灾祸的根源。



    时间逝去,抽噎声渐消,萧龙胸前也被泪水打湿。



    看着自己的杰作,刘晓燕调皮的吐吐舌头,仍没有离开的打算,继续闭上眼睛,心安理得的感受着萧龙的温暖,享受着久违的心安。



    短暂的安逸过后,刘晓燕不再留念,在面前的衣服上擦去最后的泪水,佯装羞怒,撒娇似得一把推开萧龙“喂,你竟敢把我惹哭了,打算怎么赔我。”



    也不见怪,帮刘晓燕整理着凌乱的秀发,萧龙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与所谓的孙少爷有着云泥之别,眼中不见半点占有**,只有点点疼爱“好吧,你打算让我怎么赔?”



    亲昵的动作,刘晓燕并未感到厌恶,轻巧的咬着手指,出奇的乖巧“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没事的话,就来帮我搬家吧。”



    搬家?这要求真够古怪。不过萧龙也没敢多想,毕竟他可谓一穷二白,能搭把手都算物尽其用了。



    说走,便走,两人对这里可没有一丝留念。



    。。。



    顶着四周怪异的目光,萧龙心有余悸的打量着窗外景色,低声问到“喂,你不是说还有一站就到了吗,怎么这么久。”



    萧龙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问出相同的问题。



    “好了,你别着急。”秀气的眉头紧皱,刘晓燕拉上萧龙衣角,终于舍得走下破旧的公交车“这不就到了吗。”



    擦去额头汗水,萧龙难免一阵后怕。这一程,可不安分,男人们恨不得杀了他,取而代之,若不是护花使者做的够尽责,早就有人来搭讪了。



    “怎么,你这满头大汗,是不是第一次跟美女站在一起,很紧张。”刘晓燕像只傲娇的小猫咪。



    跟这种“美女”站在一起,萧龙还真无福消受,一路上的目光都古怪的吓人,就像自己拐卖了未成年少女一样。罢了罢了。都安稳到家了,还谈这些干嘛。



    打量一眼四周“你住这儿?”



    这里的一切,简陋的有些过分,目光所及之处,是些望不到尽头的小巷子,怕是在这里迷路,可就没那么容易回去。而且,萧龙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不喜欢走动,还是这里太过偏僻,脑海中竟没有一点关于这里的信息,哪怕知道个地名也好。



    “还是说喽,我也不想。”刘晓燕耸耸肩“这里房租便宜。”



    “可这里不安全。”



    “所以我打算搬走。”



    “去哪儿?”



    “不知道,也想不出来。工作丢了,这里的房租肯定没交代。虽说阿姨对我挺不错,但总不能赖在这里不走了吧。”刘晓燕昂起头,似乎是想告诉萧龙,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的误会,才不需要你的帮助。



    见此,萧龙哑口无言。相比,自己似乎连小女孩都比不上,若非有灵石相护,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做出一个个匪夷所思的决定。



    面前这小丫头,很柔弱,但又似乎格外强大。



    “走了,有什么好难过的。”调皮的眨眨眼睛,刘晓燕蹦蹦跳跳的踏上回家的路“搬家咯。。”



    望着远去的窈窕背影,萧龙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倘若,刚才不多此一举,那刘晓燕现在会是什么模样,虽说活得不快乐,但绝不会如此艰辛。



    而且,谁又敢说刘晓燕现在开心呢,那张灿烂的笑脸,应该只是不想让萧龙背负太多包袱。



    “阿姨,我回来了。”



    人还未至,灵动的声音已回荡在巷子里。



    一头发花白的老人,推开破旧的木门,浑浊的眼睛注视着巷子里二人。



    阿姨?这位看起来年过花甲,叫声奶奶都不过分。萧龙笑着摇摇头,也许女人都有颗年轻的心。



    当刘晓燕临近面前,浑浊的目光似乎才看清来者模样,充满了溺爱。颤巍巍的拄着拐棍,老人一瘸一拐的走出门外“小燕啊,快进来吧。”



    “阿姨,告诉您个好消息,我是来搬家的。离工作的地方可近了,晚上您不用再担心。”刘晓燕挽着老人的手臂,没了在医务室时的苦闷,没了与萧龙在一起时的任性,像只快乐的小鸟,没有忧愁。



    “那就好,那就好。听你这么说,我可放心了。”老人笑的像个孩子,没有多加嘱咐,悄悄把刘晓燕送进屋内“快去收拾吧,别耽误了。”



    萧龙本想进去帮忙,却被老人拦在门外。



    回身,费力将木门关紧,浑浊的目光才舍得打量萧龙。



    老人迫切的想从这仅有一面之缘的男孩身上找到些让人放心的成分,不过很不幸,这注定会失败。因为萧龙不管怎么看,都是那种稚气未脱的货色,比刘晓燕强不到哪儿去。



    “这是她第一次带其他人回来。”



    萧龙脸上大写着尴尬,那种话题,那种眼神怪异的有些过分,让人不敢直视。就算老人有那种打算,他也没有那种觉悟,毕竟只是过来帮忙搬家。



    良久,老人收回目光,死死盯着巷子尽头,实在找不出借口来劝说萧龙,或者劝说自己。没办法,孩子终究还是个孩子,没什么理由奢求他们能在瞬间完成成长。



    难耐悠悠一叹“她在外面得罪人了吧。”



    萧龙很想替刘晓燕反驳,但也只能无力的点点头。因为,刚才那一幕,刘晓燕没错,所谓的师兄也没错,甚至谁都没有错。



    “她就是太倔了些,对谁也不肯低头。明明过了该天真的年纪,还依旧相信小时候的童话,到头来,还是苦了自己。”老人从怀中拿出张银行卡,说着就要塞给萧龙“如果,我没猜错,她肯定没找到住的地方。这些钱,你先拿着,没别的意思,希望可以帮到你们。”



    面对颤抖的手掌,萧龙没有勇气也没有胆量接下。学着刘晓燕的模样,倔强的摇摇头“您放心好了,我既然来了,那她以后就交给我了,您不用担心,我也许会委屈了自己,但不会委屈她。”



    现在的决定,与萧龙十分钟前的打算截然相反。但,这份请求,他不能拒绝,也不忍心一走了之。



    注视着萧龙好一阵,老人才把卡收回口袋,轻依墙壁,说道“也是个倔强的孩子。”



    “小燕这孩子,从小脾气就不讨人喜欢,有什么苦从来不说,每到晚上,总喜欢趴在被子里偷偷的哭。”



    “你若真的在意她,记得惹她生气后,可千万记得道歉。你不认错,她便认为这是她的错,定会大哭一场。况且,你一个大男人,低头认次输也没什么大不了。”



    “每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喜欢找个空旷的地方,安静的看着天空,这个时候,你可千万要找到她。”



    “还有,她喜欢吃甜食。。。”



    。。。



    奇怪,无比奇怪的感觉。



    依依不舍的模样仿佛托付着刘晓燕的下半生,萧龙被吓出一身冷汗。



    正巧这时,不满的声音传来“萧龙你干嘛呢,还不过来帮忙。”



    看来,刘晓燕等不及了。



    口中叨念戛然而止,老人没了说下去的**。这次的决定,不知是对还是错,但毕竟是刘晓燕自己的抉择,老人又怎能阻拦。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有朝一日,刘晓燕无家可归的时候,这里的大门仍会为那动听的声音打开。



    “人一老了,话就变多了,不用管我,先去忙吧。”



    面对那枯瘦而佝偻的身影,萧龙郑重的鞠上一躬,不为其他,单单这份信任,就值得。



    目送萧龙推门而入,老人把拐杖放在旁,双手合十,面向苍天,一脸虔诚“老天爷啊,开开眼吧,小燕从小就命苦,现在该让她幸福了。”



    。。。



    拖着并不沉重的行李,停在自家门前,萧龙可谓欲哭无泪。



    他发誓,自己只是嘴贱,象征性的邀请刘晓燕去自己家住,可谁曾知道,这小丫头没有犹豫,很是痛快的答应了。



    萧龙不禁怀疑,是不是某些人天生没有警惕心。



    “怎么,不开心吗?”刘晓燕从身后狠狠推过萧龙一把,一脸兴奋。毕竟这一切的要求都是萧龙主动提起,简直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开心,当然开心。”



    萧龙挤出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他有太多太多的秘密不能被别人发现,原本婷姐在家,都要格外小心,现在更是多出一个小麻烦,那还得了。



    手忙脚乱的拿出钥匙,边缓缓开门,边在心中不断祈祷。



    婷姐不在家,婷姐不在家。。



    可惜,老天忙的很,怎会留意这毫无诚意的祈祷。



    推开门后,正见一人在厨房忙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