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谁又能想到,事情的发展如此顺利。



    甚至不用萧龙开口,两人便腻在一起,有说有笑,萧龙到成了最多余的那个人。



    急忙找个理由,灰溜溜的逃回卧室,才没让自己太过尴尬。



    躺在床上,经一天忙碌,萧龙一动也不想动,但有些事情似乎还未了结,又不得不去。这不,眼前的景色开始扭曲。



    “光,你迟到了。”



    短短一句话,圣雾的声音经历了数次波动。



    脚踩结实的土地,望了眼那毫无变化的雕像与吴炎等人,萧龙选择了沉默。



    怎知,吴炎兴奋的走上前来,一把揽过萧龙肩膀,神秘兮兮的模样似乎是想说句悄悄话,但高分贝的声音顿时在耳边炸裂开来,惹得萧龙心头一颤。



    “你可让我们好等,不过,听说你也成三级灵使了,速度真不慢,怎么,要不要来切磋切磋。”



    反观萧龙不动声色的皱了皱鼻尖,吴炎的关心,一般人可享受不了。



    金色虚影汇聚眼前,圣雾向远方飘荡而去,唯给众人留下一道背影“好了,我们走吧!”



    圣雾一向不喜欢那些无聊的客套,毕竟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一切。而萧龙身上似乎存在着很多秘密,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见识一番。



    面对这绿意盎然之地,众人惊讶的合不拢嘴,看似荒凉的地方,却包容万物,所有灵力都黏连在一起,仿佛个整体,相辅相成。



    感觉最为敏锐的韩馨风随意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微合双眸,舒展双臂,感受着清风拂面的愉悦“这里,让人好舒服。”



    柳雨也坐下身子,抚着青翠的绿草,贪婪的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宛若置身水中。



    段晓岩也不再理会众人,专心修炼。



    因几人到来,绿草被分成几块截然不同的场景,互不干扰,唯吴炎被排除在外。



    种种反应,在吴炎看来颇为费解,难不成这鬼地方单单没有火灵力?的确,如此安逸的环境,实在不符合火灵力诞生的条件,察觉不到也是应该。



    三人的状态,让圣雾大喜过望,因为这地方可不仅仅是个短暂的修炼之地。只是吴炎那迷茫的模样,让人着实没有脾气。也许,现在让吴炎感悟这些,的确有些强人所难,并非这里没有火灵力,而是物极必反,此地火灵力不是为了破坏而存在。相比,水风地本质比较柔和,越安逸的环境,越容易进入状态。而火灵力的主人大部分如吴炎一般,从破坏力入手,可到头来,还要是回归平和。



    对此,圣雾很是了解,所以也就没有太多幻想“你可以先尝试一下丢掉心中暴躁,这条路虽难,但是你的必经之路。”



    “我知道,不就是静心吗?”



    吴炎懒散的坐下身来,果真如猜想那样,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所谓的火灵力。毕竟在吴炎眼中,火灵力的本质就是破坏与狂暴。



    目光回转,望向萧龙,圣雾严肃的模样不禁有片刻失神“萧龙,接下来全靠你自己,我们谁也无法帮你。所以,沟通你胸前的灵石,开始吧!”



    依树而坐,萧龙闭上眼睛,进入到一种玄妙的状态。



    当灵石与思维碰撞的瞬间,颇为熟悉的感觉笼罩全身。颤抖着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一切大变样子,虽依旧是绿色的草原,却鸟语花香。



    这些可爱的生灵并不惧怕陌生人,环绕萧龙身周,上下翻飞不止,似乎在欢迎这位新来客。



    虽不忍心打扰这份宁静,但萧龙也没忘了此行的目的“有人吗。。。”



    颤抖的声音在草原上回荡,久久未消。



    小鸟蝴蝶宛如受到某种惊吓,慌张逃离,四散开来。



    “你是来找我的,何必打扰它们。”



    一女子悄无声息来到身后,若不主动开口,萧龙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多了位听众。虽无恶意,但突然冒出个人来的感觉,真不是很好。



    “你是谁?”



    “嘘,什么都不要问,跟我来。”



    女子懒散的摇摇头,独自离去,自始至终目光没有跟萧龙有过接触,似乎已经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



    真是古怪到过分。



    嗅着女子身上的味道,心中竟一阵安逸,仿佛入魔一般。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儿,萧龙有种莫名的信任,生不出一丝怀疑,紧随身后。



    一路无话,穿过碧绿的草原,迈过金黄的枫林,最终抵达一处白雪皑皑之地。



    与前几者不同,这里并无生物活跃,但所蕴含的生命力却比前几者更加旺盛,苦寂,只为酝酿新的生命狂潮。



    小小的木屋浮现眼前,门前的白雪随女子手掌挥动,推至一旁。女子走上前去,不轻不重的扣响木门,正当萧龙以为会有人开门时,女子转手推门而入“进来吧,一个人孤独惯了,总会有些小毛病。”



    话是没错,就是这小毛病挺吓人。



    屋内布置很简单,只是长时间无人打理,四周弥漫着肉眼可见的灰尘。无视遍地尘埃,女子从角落里找出一张破旧木凳,递给萧龙“坐吧。”



    看向伤痕累累的木凳,萧龙没有勇气坐下。见女子侧过双腿,自然而然的坐在面前,只是神色依旧麻木“好长时间没见过客人,也没什么能招待你的。”



    木凳被小心翼翼放在身旁,萧龙与女子相对,席地而坐“我是来。。”



    这感觉真是怪异,女子从未望过萧龙一眼,哪怕现在,依旧盯着脚尖。



    “我知道,你为圣灵与灵武而来。”



    如萧龙所愿,女子轻飘飘的望上一眼。双目对视,他不得不大口呼吸着浑浊的气体,妄图摆脱窒息的感觉。刚才的瞬间,萧龙心底没有缘由的出现种恐慌,他从未见过如此麻木的眼神,麻木的让人绝望,仿佛告诉他,活着,才是痛苦!



    “你,了解光吗?”



    一眼看过,女子继续低下头去,麻木的神色只有在提起问题时,才会产生轻微波动。



    萧龙故作镇定的摇摇头,这问题离他太过遥远。莫说光,他都想不通光灵使为何会选上自己,难不成是随机抽取哪?



    “光本为。。”诱人的红唇微启,女子突然没了再说的**。关于这点,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理解,若把意念强加于他,只会阻碍萧龙的进步“算了,现在跟你说太多,你也不会明白,不如自己感悟。”



    女子从角落里几经摸索,找出一把断刀与颗奇怪的蛋“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用你的灵力去唤醒他们。记住,可要好好对待他们,当初,若没有他们,我早已魂飞魄散,他们没有负了我,也定不会辜负你!”



    “你,还是走吧,这里不适合你。”



    此行目的近在眼前,萧龙不为心动,反而注视着女子的脸庞“你待在这里多久了。”



    慵懒的伸个懒腰,女子心不在焉的舒适模样,对萧龙来说,有种莫名的吸引。朱唇轻启,吐出个可怕的长度“不知道,我早已忘记,万年,十万年,还是百万年,实在记不清了。”



    “只有你自己吗?”



    “不,还有那些花草,蝴蝶。”



    “我可以经常来吗?”



    “为了我,你暂时不要再来。”



    女子僵硬的摇摇头。不管萧龙所为何事,那份关心呼之欲出,浓烈的情感,让女子无力驾驭。



    萧龙急切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现在的你太过弱小,若想来这个世界,所消耗的能量都需从我身上索取,次数过多,我可是会吃不消的。”



    所谓吃不消,正是魂飞魄散。多少年过去了,女子不明白自己继续苦苦支撑的意义,但也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当然,若萧龙执意要来,女子也没本领阻挡他的脚步,最后结果如何,也就不得而知。



    “我明白了,什么时候才不会连累你。”



    那一脸认真的模样,让女子实在找不出理由反驳“五级,五级灵使后你便可以在这两个世界自由来往。”



    只是,这种问题,并非一句话,或者一时冲动可以解决。五级灵使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当自己真正去体会时,才发现,这条路太过漫长,漫长到让人绝望。



    “既然如此,我们做笔交易好不好。”萧龙眼中有种近乎疯狂的锐利“如果,记住我说的是如果,我可以救你出去,你便要留在我身边,永远留下,如何?”



    这份可怕的情绪竟感染了女子,麻木的神色逐渐有些迷离,终是有了一丝挣扎的**“如果,你能让我再看一眼外面的世界,我的命给你又如何?!”



    “我不要你的命,别忘了,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可要等着我!”



    随着最后的呼唤,萧龙意识不再多留,脱离灵石,回归身体。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了前进的动力,为了那承诺,哪怕刀山火海,死亦何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