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紧握断刀,灵力沿手臂汹涌而去,企图唤醒沉睡的灵魂。



    在萧龙全力以赴之下,万万不得了。



    看似不起眼的刀刃竟传来阵可怕的吸力,不过短短一瞬,便把萧龙体内的灵力吸收个干干净净。



    既然没了利用价值,那东西也不知道客气,如对待垃圾般,把萧龙丢在一旁。恢复了些许灵性,不再甘于寂寞,高悬空中,演化出锋利的刀刃,幻化出满天刀影。



    萧龙勉强支撑着站起身子,不敢妄动,头顶那东西可没有半点好意。



    良久,满天刀影不愿再做无聊的等待,接连攻向地面,目标正是下方萧龙。此时此刻,萧龙危机万分,但又怎容的他挣扎,身体的控制权仿佛瞬间被剥夺,难动分毫。



    每一把刀刃落下,总会在那毫无反抗的身躯上,留下一道血痕。



    直到遍体鳞伤也不曾停歇。



    刀刃虽多,终有尽头,这场折磨也渐渐接近尾声。空中唯剩一把长刀高悬,迟迟不肯落下。



    萧龙昂首望向最后的考验。



    一滴鲜血沿额头滑落,不偏不倚落进眼中,刹那之间,剧烈的疼痛让眼睛失去了观察的能力,也就在这个瞬间,刀,动了。。



    完美的时间,完美的进攻方式,一击完美的刺穿了萧龙心脏。



    双眼顾不得疼痛,竭力睁开,颤抖着望向抖动的长刀,不敢相信这一切,但却没有反抗的可能,只能默默感受着自己生命迹象越来越弱,直至完全消失。



    死亡的感觉把萧龙一口吞噬!



    故事才不会因此完结!



    柔和的微风拂过脸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男人身上出现些许生气,曾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开始尝试着自我复苏,变得铿锵有力。



    “我懂了,懂了!假亦真来真亦假,万物皆幻由心生,若只在乎眼前,将永远看不到真实!!”



    张狂的笑声席卷而来,零落满地的刀刃化作青烟,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当然,萧龙满身的伤痕也不曾存在。



    一切回归平静,唯有作怪的断刀被萧龙死死握在手中,不肯离开。



    “名字既然是幻,又何必执着于真实,所以,碎裂吧!!”



    断刀在掌中微微颤抖,化作尘埃,随风而去。



    “来!”萧龙大呵一声。



    锋利的长刀出现手中,轻薄的刀背上雕琢着些许半透明的花纹,刀刃凌厉而细长,少了一分刀应有的厚重,多了一分轻巧。



    挥动着利刃,听着耳边风声,萧龙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刀虽顺手,但却对不起这传奇的名字,区区锋利,怎值得以幻来命名。



    五指放松,任由长刀滑落。还未落地,刀便已支离破碎,消散风中。



    萧龙不见一丝惊讶,右手虚握,面向前方,挥出。手掌下落的途中,幻自掌心出现,带起阵阵风声,在锋利的刀刃接触绿草的瞬间,再次碎裂,随风消散。



    满意的点点头,如此看来,倒也不枉那梦幻的名字。



    剩下这颗蛋,让萧龙有些纠结。这东西不过人头大小,与曾经见过的圣灵有着天差地别,不但没有强大的感觉,反而像只嗷嗷待哺的婴儿。况且,按照极与奔的说法,圣灵不是通常早已苏醒,还是说,这就是所谓的苏醒状态?



    心中满是困惑,萧龙不能因此止步,他也相信那女子并无恶意。



    灵力沿手臂传递,然而这鬼东西不但不领情,还格外排斥灵力,惹得萧龙好生难受。



    百般苦恼之际,倒还有个方法,只是即使亲身经历过,萧龙依旧认为那方法太不靠谱。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几滴血而已,他自认挥霍的起。



    而萧龙想到的方法,正是滴血认主。



    咬破手指,按在蛋壳上。很不幸,毫无反应。



    鲜红的血液划过蛋壳,滴落在地,良久良久,终不见半点反应,萧龙无奈的嘲笑着自己的神经质。



    正要收回手指,却发现已经与那颗蛋黏在一起,分不开,脱不掉。那东西似乎也知道,这送上门的美味来之不易,不再温柔索取,转为疯狂的吸收。



    小小的伤口传来揪心的痛感,大量的血液喷涌而出,缓缓撕裂着伤口,不过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一种因失血而产生的眩晕感直袭脑海。



    当然,伴随着血液一同流逝的,还有充沛的灵力。



    萧龙此时连挣扎都做不到,不禁暗骂一声,刚才给你你不要,现在过来明抢,是不是太过分了!



    话说到底,萧龙依旧是个人,被如此无休无止的索取,哪儿能撑得住。血液流失过多,连意识都模糊不清,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其中的窘迫,那罪魁祸首也很是清楚,趁萧龙半死不活之际,便不再索取,吐出一口纯净的能量后,一飞冲天而去。



    这能量比萧龙体内的灵力不知精纯了多少倍,但量实在太少,仅仅够他苟延残喘。摇着昏昏沉沉的大脑,四处搜寻着那罪魁祸首的痕迹。



    晴朗的天空凝聚起阵阵乌云,微风不再温柔,疯狂撕扯着地面,萧龙柔弱的身子在天威之势中,摇摇欲坠。



    本就无心修炼的吴炎率先惊醒,顶着凶猛的狂风,望向空中乌云“这。。怎么回事?”



    种种异像本不应存在,灵力越为平和越容易被吸收,但在狂风雷芒之下,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动荡不安,暴躁无比。



    风势愈演愈烈,众人纷纷醒来,凝望乌云,不言不语,唯圣雾不见了踪影。



    一声高昂的鸣叫从乌云深处响起,震慑人心。



    乌云散去,露出晴朗的天空,一瘦长的身影借此机会,出现眼前。那身影灵巧的辗转腾挪,翻了几个跟头后,化作一条黑色闪电,飞速下落,目标正是萧龙无疑。



    萧龙又怎敢让这奇怪的东西近身,伸出手掌不偏不倚,接住那身影。不禁咋舌“龙?”



    小小的身影人性化的立起身子,不肯示弱的与萧龙对视,奶声奶气的强调着“对,我就是龙,真没见过世面?”



    “龙,你确定?”萧龙撇撇嘴。乍一看,的确像是龙,但也仅仅是像而已“你现在的模样也就勉强叫做龙,更像是蛟,或者说是虬龙。”



    这轻视的话,惹得那小小的身影近乎癫狂,张牙舞爪的想挣脱束缚,撕碎面前这张可恨的嘴脸“你胡说什么?!什么蛟!!要知道烛龙在我面前也不过。。。”



    疯狂的模样瞬间失去力道,体内的能量与身体的模样不复当年,小小的身影僵立当场,水汽逐渐弥漫眼眶“完了,完了,全完了,我怎么会是现在这模样,怎么可能。。”



    小蛟龙俯在萧龙手臂上嚎啕大哭,豆大的眼泪不停滴落。萧龙没有惊讶与失望,他似乎已经明白了女子那段话的含义,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金。。”



    小金一摸眼泪,偷偷打量着萧龙,面前这男子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状态,不要忘了,龙与蛟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



    “小金,以后多多关照。”



    承女子情义,萧龙深情的吻向小金额头。



    怎知,小金却像遇到了什么伤心事,哭的更欢了“一,我是公的,二我不喜欢公的,现在的灵使,怎么都这么怪!”



    辛苦酝酿的感情一扫而空,萧龙的表情逐渐扭曲,把小金狠狠丢向一旁,绝望的嘶吼道“你,给我。。滚!!”



    送走他人后,萧龙独自回到圣雾面前“圣雾,你说,蛟如何化龙。”



    “其过程并非一朝一夕,更不仅仅是你所谓的进化,而是一场蜕变。时间的历练,天罚的洗礼,缺一不可。”圣雾睁开双眼,不怀好意的盯着萧龙“你遇到了什么?”



    萧龙无可奈何的耸耸肩“没什么,只是想单纯强化下我的圣灵而已。



    “正常情况,你等不到。”



    这话说的,萧龙猛翻白眼,如果真能等到,那就不是人了。



    “唯一的可能,只有龙族传承或者龙墓。”



    “龙墓?传承?”萧龙满脸疑问。



    “没错。龙墓里也许会出现龙族传承,只是那些东西,可遇不可求。”



    龙墓??



    萧龙反复咀嚼着这并不陌生的字眼,总算回忆起,那差不多被遗忘的时空坐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