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脚踏荒凉的土地,萧龙无力的呻吟一声,果然猜的没错,那三个老家伙没能说出实情,所谓的时空坐标,记录的也并非传闻中的龙墓,而是颗巨大无比的星球,比萧龙的家乡足以大上几倍有余。



    茫然环顾四周,终不见半点龙墓的模样,不过来都来了,说什么也不能空手而归,灵力凝聚于脚下,飞驰而去,在这古怪的星球上遨游。



    眼前景色绚丽多姿,却一程不变,看多了总是会腻的,萧龙期待的龙墓不见踪影,时间久了,终将会厌倦。



    长时间漫无目的的寻找几乎耗尽了仅剩的耐心,正当萧龙打算归家时,一阵兵器交接的声音传入耳中,在安静的环境中,是那么刺耳。



    本想置之不理,可又不想白跑一趟,萧龙只能向声音源头靠近。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便如愿来到交战之地,急忙躲在一旁。那些人儿虽大致为人形,但有的长着羊腿犄角,有的背生双翼长有六双眼睛,那感觉,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奇怪的家伙们,并非乱斗,而是隐隐分成两方势力,各自挥舞着残破的武器,狠狠的碰撞着。不过,在灵瞳的注视下,看似凶猛的战场,实在有些可笑,鲜血溅染大地,却并无一人因此送命。



    失去了战争的残酷,甚至在紧要关头还要为对手考虑,这,怎能称得上战斗,不正是一场笑话吗?



    萧龙没有多余的耐心欣赏完这场闹剧,闲庭信步的来到战场中央,冰冷的目光扫过这些奇怪的家伙。不是萧龙狂妄,而是这些人实在太弱,除了长相怪异外,再也没有其他特点,身为灵使的萧龙即使同时面对众人,也有完胜的把握。



    “好了,我没有恶意,不过想问几个问题罢了,你们只需要告诉我答案。”



    强势而来的萧龙让本就迟疑的双方停下争执,当那直抵心扉的话语出现时,众人才彻底慌了神,吵杂的声音接连响起。



    萧龙所用的方法,正是那三位老者所传授,也肯定是最简陋的那种,即便如此,对于这些低层人来说,依旧高不可攀。



    那份吵杂没过几秒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人敢打扰这来者不善的家伙。



    一人身马蹄的壮汉被挤出人群,推搡到萧龙面前“不知前辈所谓何事,我们必知无不言。”



    那人表情倒是不卑不亢,可惜,近乎抖成筛子的模样,却将心中惧怕暴露无疑。



    虽说第一次跟这种家伙打交道,萧龙依旧摆出十足的高手范儿“你,可知道何处有龙墓?!”



    坚决的目光再与萧龙对视后,变得格外迟疑。那人四处打量着地面,头也不敢抬,身子在颤抖中逐步后退“我。。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瞬间,连萧龙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你有没有从他人口中听说过那个地方。”



    “没有,我们不过是一介下人,不过,我家长老喜欢出游,也许??”



    “既然如此,带我去见见。”



    “可是。我们有货物需要运送。”



    “哦,是吗?”果不其然,饶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还是要先解决这些人的恩怨。其实,萧龙不介意出手,前提是,这些人别再墨迹了!“多久?!”



    那人大喜过望,急忙说道“不多不多,只需一十三天。”



    “太久了,我可没这么多时间。”萧龙眉头紧皱。



    十三天,出乎意料的漫长。萧龙只有一晚的时间来解决琐碎事,毕竟第二天还要上课呢,不行就撤,哪儿还有时间在这里鬼混。



    不过,对于所谓的修行者来说,区区十三天,怎能称之为长。不要说十三天,就是十三年,一百三十年,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只是,萧龙可没有类似的觉悟。



    没办法,萧龙退过几步后,把战场还给了那些家伙“我可等不了十三天,不如,你们继续,谁赢了呢,我便跟谁合作。若你们想继续打闹,可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顿时哑然,这一步看似后退,实则把所有人推向两难的境界。



    “怎么,还不动手?”阴森的目光扫过连连后退的人儿,萧龙可没心情欣赏哑剧“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我时间紧迫,可等不了多久。”



    在这儿耗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再没个合适的答复萧龙可就要扭头走人了,说什么强行插手也不过是吓唬人,他才没这么多时间呢。



    这决定,那马蹄人也知道自己没资格做,只得回头与双方协商。可惜,得出的结果同样无解,动不得,也不能动。



    马蹄人扭头,强撑着那份恭敬“请前辈再后退些,以免打扰了前辈。”



    萧龙略显难堪,又不想放弃今天的战果,只能勉强退后半步,目光越加冷酷。



    这次,双方如约好般,整齐的向后退去,马蹄人急忙大吼一声,企图做些交涉,但只能不了了之。



    这?耍我是不是。萧龙怒从心中起,本不想插手,可也不能被人小瞧了。灵力隐隐凝聚掌心,准备随时爆发“快点吧,我等的够久了。”



    那份怒气,让众人更是不敢回答,不敢妄动,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好巧不巧,正当萧龙打算一展身手时,远处,一人影正飞驰而来。



    “谁?”萧龙一声大呵,扭过身子,望向远方尘土飞扬。



    周围这些人太弱了,弱到萧龙都不忍心去欺负,而远处那家伙则大不一样,勉强可以入眼,但终究只是勉强而已。



    数分钟的等待,那人得以来到面前,对萧龙做出道奇怪的礼节后,脸上写满尊敬“不知前辈有何吩咐,这些都是下人,不值得大动肝火。”



    对于这份尊敬,萧龙眼都没抬“我在寻找龙墓,不知你可曾听说。”



    那人倒也不反感萧龙的倨傲,思索一阵后,终是摇摇头“我也不过是一方之将,注定听不到太多传闻,去过的地方也寥寥无几,也就没能听说过龙墓。”



    “不过,”眼中精芒一闪而过,那人自知看不出萧龙深浅,若能带回去结交一番,不枉美事一桩“我家大祭司喜欢出游,也许有所耳闻。”



    暗自盘算着所剩的时间,萧龙表情并无太多变化“距这儿,多远。”



    “不远,在此便能望见。”



    “还请麻烦引荐一番。”



    萧龙满意的退过一旁,本就不想插手这无聊的争斗,顺便把那所谓的大祭司,当成此行最后一站。



    那人也不再留意战场动向,专心为萧龙带路。



    几十分钟的路程转瞬即逝,一雄伟的大营映入眼帘,还未上前通报,粗犷的声音便自深处响起“进来吧,客人,我已等候多时。”



    萧龙也不矫情,只身而入。



    “你,先退下,我与客人单独谈谈。”



    身后那人还未动身便被阻拦在外。



    面对这英俊的男子,萧龙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因为这人跟自己一模一样,不,应该说是没有那些奇怪的“标志”,跟萧龙眼中的“正常人”一模一样。



    “不知客人姓名。”



    话虽听起来彬彬有礼,但那人依旧黏在座位上,不肯动弹,似乎对所谓的客人并无好感。



    “萧龙。”



    既然不请,萧龙也不主动,安静的站在那人面前,静候下文。反正两人注定只有短短几句话的交集,何必放在心上。



    “在下任天。”



    “任天兄,你可知何处有龙墓?”



    “萧兄这一问可就难为人了。”任天清笑一声,不见半点为难“龙墓代表着巨大的财富,他人倘若知晓任何一点消息都会竭力隐瞒,你让我如何是好。”



    “怪我唐突了。”假模假样的点点头,看这态度,也问不出什么,何必浪费口舌。萧龙不再留念,正欲离去。



    “不留下,多坐一会儿?”任天苦恼的摇摇头,没想到这小家伙如此沉不住气,只可惜自己的目的还没达到,怎能轻易放过萧龙。



    “不了。”



    不痛不痒的客套话,怎值得萧龙留下。



    “我知道有个地方,像龙墓。”任天缓缓挪开目光,一点也不心急,因为客人一定会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