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使巨人诧异的并非是萧龙那弱小的攻击,而是这些所谓的幻像。



    众所周知,幻像不过是些投机取巧的东西,唯一的作用只能欺骗眼睛。但萧龙的幻像并非如此,那冰冷的触感,无疑是把幻像变做真实。



    一扭枪身,巨人倒要看看这幻像能有多神奇。可惜,枪过力消,幻像没了上一刻的玄妙,消散开来。



    真正的萧龙停留原地,不曾动过。



    这一切被巨人尽收眼底,心中的好奇胜过贪婪“你是如何做到的,不如,把这幻像的操控方法给我,我便放你走,如何?”



    数道身影浮现萧龙身周,整齐的把幻立于身前“我不相信你的话,有本事自己来拿吧!”



    其中的奥秘并非不想给,而是给不了,甚至连萧龙自己都不清楚如何让幻像实体化,这一切不过是幻的能力。倘若把幻拱手相让后,先不提灵石中的女子,萧龙也绝不相信巨人会放过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



    “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巨人大笑道,一抖枪尖“雾。。起。”



    着眼四处,曾散去的雾气自地面升起,笼罩身周,清晰的一切恢复朦胧,本就没有多少胜算的萧龙,已完败。



    坏消息可不只有一个,雾气不但能影响视觉,更可以穿过幻像,毕竟这种能力不被萧龙所掌控,他也无法让幻像拥有完全的实体。此时,幻像别说进攻,连最基本的欺骗眼睛都做不到,再神奇,也不过是道影子罢了。



    索性散去幻像,不做多余消耗。



    此时,阵阵劲风从身后袭来。



    这一枪被雾气隐藏的完美无瑕,若非那无可避免的风声,萧龙已被一击致命。即便如此,同样为时已晚,闪避不得,只能微微侧身,躲过最凌厉的那个点。



    一击效果不佳,长枪也不贪攻,从容收回雾中,让萧龙无迹可寻。



    短短几次交手,萧龙虽勉强避过要害,身上却血迹斑斑,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才没能倒下。随手擦去脸颊的鲜血,此时的萧龙莫说还手,连敌人都看不到,只能默默被动挨打。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雾中巨人停下攻势,深感惋惜“若你再成长一段时间,虽无法打败我,但立于不败还是没问题的。”



    明明胜券在握,巨人依旧在雾中不停游离,让萧龙无法确定具体方位。不甘的目光随着巨人一动再动,想从中寻出破绽,可惜,灵瞳都已失去作用,单靠肉眼如何看破。



    白雾宛若实质,停于空中,任巨人如何运动,不曾有流动的迹象。



    “不如,你放松一些,我帮你抹杀神智,再制成傀儡,如何。”



    这倒霉主意,对萧龙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神智若被抹杀后自己曾经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灵石中的女子怎么办,小金怎么办,还有家中的。。



    正当萧龙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鬼魅般的声音响彻脑海“喂,这也值得你害怕,要不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我,我带你出去,如何?!”



    这声音明明属于萧龙自己,但与他截然不同,那种近乎疯狂的音调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逐渐安抚下萧龙焦急的内心。



    心中没了胡思乱想,萧龙神色愈加冷静,这声音的主人肯定要比巨人可怕的多。再次打量一眼四周,雪白的模样不曾有过变化“你是谁?难道不肯出来见见吗?”



    种种神态的变化,当然逃不出巨人的眼睛,萧龙这份突然的自信从何而来,而且此地百米之内,绝无生人气息,到底是有所依仗,还是在假装?



    明明猜到,萧龙极有可能在装疯卖傻,巨人却不愿冒任何危险,安静等待着萧龙所谓的底牌。不过,长时间没有结果的等待让巨人羞怒不已,枪尖亮起一抹血色“小子,你还在拖延什么,难道会有人来救你不成?!准备好变成傀儡了吗?!”



    巨人不再移动,声音不再飘忽。



    前方,正前方。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可迎接萧龙的,并非是力大无穷的长枪,而是一双血红的眼睛。与之对视的瞬间,他眼中的色彩被尽数抽离,空洞的可怕。



    等回过神来,萧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教室,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熟悉。



    “萧龙同学,快要期末考试了,你可要认真听课。”连李民生的声音都如此和蔼可亲。



    这才回想起刚才的梦境,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傍晚归家,见父母依然健在,奇怪的感觉弥漫眼眶,萧龙不禁幸福的哭出声来。



    意外每天都在发生,生活每天都在继续。平平淡淡不知过了多少年,直到萧龙寿终正寝,那离奇的故事依旧被深埋心底,无处诉说。



    “这是哪家子弟,真心耐打,还有些闻所未闻的小技巧,就是心境忒差了点。”巨人走出白雾,离萧龙不过一步之遥“这样也好,省了我一番功夫。”



    枪尖的血色凝为一点,直指萧龙额头。



    “来吧,让我泯灭你的灵魂!”



    一切仿佛已成定数,但,故事真的结束了吗?!



    “哈哈哈。。。”张狂的笑声从萧龙喉间挤出,生硬的摩擦感,宛如指甲划过黑板,难受到让人揪心。



    巨人一脸惊疑。幻术未被解开,但中幻术的人却恢复了意识,这不可能。除非,萧龙的幻术造诣比自己高上几倍不止,或者现在控制这具身体的家伙,并非原来那个!!



    “怎么可能,你没有解开我的幻术,如何恢复的意识!!”



    灵甲被萧龙呼唤而出,铠甲的左半部分不知因何燃起了黑色的火焰“真是太谢谢你了,没有你困住那家伙,他才不舍的让我出来。”



    对此,巨人几乎肯定了心中猜想,这小家伙到底被哪家大人物看上,竟如此照顾“没想到竟是一体双魂,这小家伙是哪家的人,没事来我这里干嘛,你又是谁?”



    “一体双魂??不不不,我可不喜欢这个说法,毕竟他就是我,我也是他,如何分开而论。”萧龙微微昂首,灵瞳出现,左眼纯白,右眼如墨“不管怎么说,没有你,我连出来活动下身子的机会都没有。”



    痛苦不堪的忧伤模样,似乎是在回忆着难堪的往事“说实话,没什么可以感谢你的,不如,送你去死好了!!”



    悬挂的白雾如同感受到某种莫名的威胁,险些被萧龙的气势冲散,不敢再环绕身周,远远逃离。



    轻巧的握着幻,刀刃处燃起紫黑色火焰,提刀顺势一劈,力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比以往强上几分。



    锋利的刀芒脱手而去。



    面对明晃晃的进攻,巨人想不都想,提枪便防。



    两者相遇,想象中刺耳的轰鸣并未出现,黑色刀芒也许不想平凡的消失,在碰到枪身前化作虚假,绕过枪身后恢复凝实。



    虽不曾见过如此怪异的进攻方式,但巨人毕竟战斗经验丰富。身子从容侧过,躲开要害,但也被带起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低头细心擦拭着刀刃的火焰,萧龙不愿再瞧这弱小的家伙一眼“呦,这么弱!”



    剧烈的反差让巨人难以接受,愤怒之色涌上脸颊“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萧龙提着长刀,一脸懒散。



    “雾葬。”巨人吐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四面八方的雾气极速汇聚而来,枪尖的血红重现,变得更为诱人。紧握长枪,缓步走向萧龙,然后刺出,缓慢的动作似乎只需微微侧身便能闪过。



    但萧龙心中存在一份骄傲,一份不容退步的骄傲。不闪不逃,迎面而上。



    看似势均力敌的交手过后,两人各退7步。



    巨人再也支撑不住庞大的身躯,单膝跪倒在地。这一战已经败了,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萧龙轻易止住后退趋势,冷笑一声“这下,还勉强够看,不过,现在的你,还能再战吗?”



    “你。。赢了。。”巨人绝望的低下头,意识与手中的长枪顿时碎裂,再无恢复的可能,甚至连强壮的身躯都已强弩之末,一碰即碎。



    失去力量的支撑,某些幻术正被悄悄解开。



    大步来到巨人面前,萧龙带着王者之姿,高举起幻“先谢过了,你的礼物,我收下了!”



    刀刃未落,闹剧便匆匆结束。



    “你现在出来,想死吗!给我回去!”幻被随意丢在一旁,萧龙捂上额头,痛苦的挣扎着“这是我的身体,要回去呢是你回去!”



    “你出来,可是要被他杀掉,想好了,我可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但即便是死,你也给我老老实实回去待着!!”



    真奇妙,明明只有一个人,自己却跟自己争吵不休。



    身体不断挣扎,神态模样不断变化,直到萧龙再也承受不住来回交替的痛苦,昏倒在地。



    短暂的小憩过后,巨人用尽全力站起身来,望向倒地不起的人儿,残忍的笑出声“看来,最后还是我赢了。”



    这一战所有的观众都会死,只有胜利者才配活下来!



    正苦思冥想着无数个折磨萧龙的方法,还没来得及动手之际。一根透亮的鱼线牵连着古朴的鱼钩,仿佛从虚空深处而来,带上萧龙瘦弱的身躯,消失不见,不知去向何方。



    虎口夺食的做法,可把巨人气的不轻“谁?胆子也太大了吧!”



    “老夫的胆子的确比你大,不过借他一用而已,不用送了!”



    巨人面向鱼钩消失的方位,竭力嘶吼“他毁我武器,破我功法,你可是要我绕过他!”



    真可谓风水轮流转,敌人在哪儿,巨人连影子都找不到?



    “怎么理解是你的问题,我只是来告诉你我的决定而已,弱者,听到没有!!”



    声音的苍老难掩那份狂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