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睁开厚重的眼皮,揉着微疼的手臂,眼前的世界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绿油油的麦田,干净整洁的天空,目光尽头的高山与近在咫尺的简陋木屋,组成了美妙的画卷。萧龙身处其中,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安逸,仿佛忘记了上一刻的烦恼。



    摇晃着昏昏沉沉的大脑,回忆着昏迷前的景色,自己怎会突然来到这儿,难不成,穿越了?



    没这么巧吧?!



    身上衣物残破不堪,胸前灵石不见踪影,体内灵力空空如也,萧龙的脸色随着这一番探查越加苍白。再次被世界抛弃的感觉,可不好受。



    “哥哥。哥哥。”



    清脆稚嫩的声音打乱了萧龙的深思。



    回眸,一位俏丽的小女孩正站在身后,娇嫩的小脸挂着甜甜的笑容,阳光为这玲珑的身躯镀上一抹金边。



    面对那如痴如醉的目光,小女孩面露惧意,急忙躲在一位村妇身后,怯生生的模样讨人喜欢“妈妈,哥哥他怎么了?”



    妇人并未在意萧龙的奇怪着装,满是关切的问到“小哥,没事吧?”



    “没事,没事。”萧龙慌张的站起身,拍打着满身灰尘,再度打量一番陌生的人儿,陌生的世界。现在只有先想办法活下来,才能逃离这里,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我一个人迷路至此,不知可否借宿几晚。”



    “小哥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不曾犹豫,妇人高兴的一口应下“只要小哥别嫌弃简陋就好。”



    小女孩也壮着胆子从身后竹篓里取出个李子模样的水果,乖巧的递给萧龙“哥哥,给,很甜的。”



    在破烂的衣服上擦拭几下,萧龙迫不及待的把那水果放入嘴中,狠狠咬上一口。顿时,一股甘甜弥漫口腔。



    本应是称赞一声的结局,萧龙却不争气的哭出声来“这个,酸的。。”



    迟疑的从萧龙手中抢回果子,小女孩一口吞下,仔细品尝着甘甜。



    萧龙俯下身,紧搂着面前那柔软的身躯“哥哥骗你的,果子可甜了。”



    抬手间,悄悄拭去眼角泪水。



    他知道,自己应该面对现实,不能沉浸在过去,可某些声音,某些人的影子频频出现在脑海,挥之不去。



    “哥哥,你是个大骗子!!”



    伴随着娇嗔的声音,一双粉拳不停敲打在萧龙胸前。



    夕阳最后的徐辉温柔的撒向大地,勾勒出近乎完美的线条。



    时间逝去,不知不觉,萧龙来此已三个年头,他渐渐喜欢上了这里。这地方,不但山清水秀,人活得无忧无虑,情同手足,甚至连爱恨情仇都少的可怜。只是,每当空闲之余,他总会为寻不到灵石而烦恼,也总会想起曾经的往事,嘴上即使不提,又怎能阻止心中挂念。



    懒洋洋的躺在田边空地上,舒适的微微眯起眼睛,遥望碧蓝色的天空。身未动,心早已回到久违的家中。



    “小龙哥哥,你又在偷懒了。”



    “我才没有!”萧龙悠闲的坐起身子,面向那灵动的身影,对于瑶瑶,他还真有种说不清的情感“刚浇完水,现在休息一会儿而已。”



    而瑶瑶,正是萧龙初到这世界时,遇见的那个小女孩。



    瑶瑶蹦蹦跳跳的来到萧龙身后,关心似得替某人捏起肩膀,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似乎提醒某人别忘了约好的东西。



    另一道佝偻的身影映入眼帘。



    萧龙抢先说道“村长好!”



    本不想理会,但又不能真置之不理。老者来此定为一事,还是一件被萧龙拒绝过无数次的事情。



    果不其然,面对萧龙询问的眼神,村长一时面色羞红,支支吾吾“萧龙啊,你看。。”



    还真是辛苦这位老人了,扭捏的模样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怕是等话说完,老人自己都会羞愧而死吧。



    萧龙舍不得老人继续为难,摇头拒绝道“村长,我真不想参加猎人队,没有我,他们才像是一个团队。”



    猎人队?萧龙才没有那种责任心!



    若非三个月前,萧龙孤身赶跑那袭击猎人队的狼群,村里人又怎会让他担任猎人队的队长。可是,那些人有谁知道,若非瑶瑶的父亲身处猎人队,萧龙则不会有救人的**,如果不是当晚瑶瑶哭着找到萧龙,他根本不会出手!



    所以,他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只想安稳的种田。”



    老人深知萧龙强求不得,苦笑着摇摇头,只能作罢。



    既无他事,萧龙便向远山而行“村长,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走了,还要替瑶瑶摘青果呢。”



    那远去的洒脱背影,让老人实在想不通,猎人队可是光荣的象征,这人为何处处躲着。也许,做梦也想不到,萧龙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傍晚,夕阳的徐辉洒向大地。



    瑶瑶依在门外,时不时望一眼远方,久久不肯回屋。不见萧龙归来,总是有些放心不下。



    直到那身影,踏着璀璨的星辰光芒,出现在眼前,瑶瑶一脸的担忧变为喜悦。两人嬉笑吵闹声,为这安静的夜色平添一分活力。



    门前野兽皮毛制成的布帘推过一旁,露出张熟悉的面孔,望见瑶瑶手中的青果,抱怨道“萧龙,你不能老惯着她,再说,去摘青果多危险。”



    萧龙一笑而过“没关系,只是青果而已。”



    一威猛汉子探出头,望到萧龙的身影,开心的笑了“萧龙,还没吃吧,一起来。”



    汉子可能永远忘不掉,就是这人畜无害的笑脸,把自己从群狼之中带了出来。



    “那就谢谢白叔了!”



    萧龙也是个不知道客气的性子。进屋后,显眼处的石制工具让他陷入了沉思,不仅眼前,整个村庄都是如此,不管耕种还是打猎,所用工具皆为石制,强度有限,倘若遇到凶猛野兽,只能搏命,石头,可讨不到好。



    萧龙觉得自己可以改变这一切,他可不想看这美好的村落,消失在兽群之中。



    第二天一早,萧龙独自上山而去,除了告诉瑶瑶一声外,其他人对此一无所知。



    一月之后,萧龙才得以回到村庄。



    当瑶瑶发现萧龙那狼狈不堪的模样时,眼眶顿时红了起来,萧龙只得放下背后矿石,强忍身体的疲惫,安慰起瑶瑶来。



    经过这场意外,萧龙的生活难得回归正轨。



    又是些许日子过去,等萧龙拿出第一块品质堪忧的铁块时,全村人都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坚硬的物体。再也没人敢在萧龙面前提起猎人队,有的,只是让他制造这坚硬的物体。



    从此,萧龙与火为伴,以石为友,在熊熊烈火中寻找铁的身影。



    一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今天是瑶瑶大喜的日子,萧龙怎能缺席。可带好礼物还没来得及出门,便接到一言噩耗,瑶瑶的夫君就在今早与世长辞。



    那夜,瑶瑶穿着火红的新衣在萧龙怀里哭了整整一宿。



    天明夜尽,瑶瑶便搬到了萧龙家中。



    时间,不起波澜。



    三年后,白叔因隐疾不幸去世。



    十年后,白姨也走了。



    三年过后又三年,十年走完还十年。



    不知不觉,萧龙来到这世界已经有70个年头,也就是今天,瑶瑶不能再陪着他了。



    萧龙作为村里最老的一辈人,一生被称作压不塌的脊梁,如今已悄悄弯下,也许,他早已找不出继续支撑的理由。



    坐在瑶瑶墓前,陪这小丫头走完最后一程,转眼间,夕阳西下,萧龙找不到半点生的**。70年的时间,留给他的,不仅仅只有司马冰等人带来的醇香,更多的,却是瑶瑶平静的陪伴。



    孤身一人回到村前小溪边,呆呆的看着清澈见底的水流,无神而忧伤。



    不知何时,对岸来了位渔夫,正选饵垂钓。



    萧龙清笑一声“这里可没有大鱼,何必浪费时间呢。”



    渔夫头也不抬,对手中的鱼钩格外上心“我觉得有,便会有!”



    对此,萧龙可不服气“此地水流不过刚没过脚踝,大鱼可不会游到这里。”



    “心中有鱼,此地便有鱼,鱼儿也自然会上钩。”渔夫潇洒的一甩鱼竿,而后一提,却见一条肥美的大鱼死死咬住鱼钩,不肯松口。



    这奇怪的鱼儿仿佛凭空出现,让人琢磨不透。



    看上一眼肥美的鱼儿,渔夫不禁摇摇头,将其放回水中。萧龙深感惋惜“怎么放掉了,岂不是可惜。”



    反观,渔夫继续甩竿,低垂的斗笠不显相貌“此鱼肚中有子,我若拿走,来年,这里的鱼儿定会少上一些。”



    “你若不拿,他人也会拿,何况这腹中鱼子更是美味。”



    “何必强求他人,我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不管垂钓手法,还是这渔夫都颇为有趣,萧龙笑眯眯的问到“不介意我这老家伙过去看看吧。”



    “来吧!”渔夫很是豪爽。



    “不怕我偷学?”



    “偷学?”渔夫轻哼一声,朴素的装扮难掩高傲“一生之中,看过我垂钓之人不知几何,从未听说有人能学会,你大可过来试试。”



    萧龙踏入水流,缓步而行。每走一步,面部的皱纹便会少上一分,佝偻的腰背逐渐笔挺。等踏上对岸,已从一位近百岁的老人,变成20不到,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渔夫猛然一提鱼竿,却不见大鱼上钩,无奈的摇头道“年轻人,有些事情走过了,就注定无法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