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事到如今,王天依旧有恃无恐。



    “小子,劝你还是别装了,这种话我早就听腻,能不能有点新意。”



    毕竟,萧龙至今为止的表现称不上强势,突然间的转变着实耐人寻味。



    王天未怕,萧龙也未惧,神色平静的有些过分“你说的没错,若单单只是威胁,一点新意也没有。但,真的只是威胁,又何必。。”



    温柔的声音无法压抑身体的颤抖,萧龙宛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你,相信我吗,闭上眼睛吧!”



    众人默默注视着身处中央的萧龙,鬼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还有,刚才那话,打算说给谁听?



    “闭上,眼睛。”萧龙枯燥的重复着执念,为数不多的温柔被逐渐抛弃,嘴角在颤抖中扬起,化作狰狞的微笑。体内的灵力如湖面般平静,唯邪心跳动,铿锵有力。



    渗人的笑容近在眼前,不知为何,刘晓燕想起曾经那双可怕的银瞳,即使现在的萧龙有些陌生,仍乖乖闭上眼睛,等待奇迹降临。



    野兽般的低吼从喉间挤出,让安静的画面恐怖异常,萧龙的忍耐几乎到了极限,力量也积蓄到可怕的程度,迫切的需要个目标,倾泻而出。



    王天不能理解这奇怪的家伙,萧龙已是瓮中之鳖,又能如何挣扎呢,再说,自己手里可还有个人质“少在装神弄鬼,有。。”



    熟悉的音调,成功点燃了萧龙的怒火,无聊的废话,太刺耳!力量汇聚于双腿,脚下一点,速度超越了肉眼辨识的极限。



    飞速运动中,拳头狠狠一扭,正中王天鼻梁。清脆的碎裂声响起,令萧龙心烦的声音戛然而止。



    王天吃痛,顾不得刘晓燕,急忙捂着近乎被磨平的鼻梁,连连后退。鲜红血液自指间滑落,模样甚是凄惨。



    一击制敌,萧龙并未收手,脚步踏实,身子强制扭过360度,拳头接连挥出,目标则是那两个擒住刘晓燕的壮汉。



    高速出击,怎容得躲开,两人顾不得狼狈,捂上鼻子退过一旁。



    鲜血填满了王天鼻腔,只得依靠嘴巴勉强呼吸,即便如此,某些闲腥的液体依旧沿着喉咙,滴入肺中。王天明明记得两人之间相差近20米远,为何萧龙可以直接跨越这段距离,难道,这就是张家看上他的原因?



    奇怪的猜想,把王天吓得不轻。急忙昂首望去,惊悚的发现,眼前竟出现了两个萧龙的身影。一个停在刘晓燕面前,一个待在王天记忆中的地方。



    直到,远处的身影渐渐透明,王天才明白,自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咸湿的喉咙艰难的挤出两个字“残像?!”



    解决三人后,萧龙温柔的搂着那颤抖的身躯,轻柔的声音没了上一刻的恐怖“别怕,我在。”



    短短四个字,刘晓燕心中的委屈得以发泄,扑在这温暖的怀抱里,泪水决堤,说什么也不愿离开。



    “别哭了,再哭可不漂亮了。”



    替刘晓燕梳理着凌乱的秀发,萧龙神色如痴如醉,他知道自己身上有着太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无论如何,也忘不掉心中坚守。



    抱起乖巧的女孩,大摇大摆从众人面前经过,曾经不可一世的人儿胆寒若惊弓之鸟,生怕惹上这煞星。



    脚步停于孙子仁面前,萧龙笑意不减“孙少爷,看您休息的差不多了,不介意让一下吧。”



    当残像出现时,孙子仁已冷汗连连。对于萧龙的请求,怎敢拒绝,慌张的逃到一旁,躲了起来,小小的眼睛偷偷望着萧龙,里面充斥着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把怀中玉人放在沙发上,轻抚着光滑的小脸,萧龙眼中唯有无尽的温柔“乖,别睁开眼睛好吗,我会处理好这一切,带你离开。”



    从容的点点头,似乎只要萧龙在旁,刘晓燕便不会害怕,即使被坏人包围,依旧不闻不问,不曾睁开眼睛。



    解决掉这小麻烦后,萧龙扭身回望众人,嘴角的笑容更为灿烂,不过,原本的温柔被残忍替代。



    王天顾不得鼻腔疼痛难忍,急忙挥动着手臂,开口求饶“这一切不过是误会,都是自己家人,可不要伤了和气。”



    认怂肯定丢脸,但总比丢命好。



    面对煞星,王天可一点脾气都没有。难道今天不宜出门吗,怎么老是遇到些妖魔鬼怪,早知道就回家陪黄脸婆了。



    这种人打不过,也打不得。



    “误会?我也希望是个误会。只可惜,你不懂得珍惜。”无奈的笑容中夹杂着些许开心,萧龙期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幕“你说,如果,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是最严厉的惩罚,是不是有些太仁慈了。”



    难堪之色挂在王天脸颊“这都是误会,您别在意。”



    可笑的说辞如何让人信服,该跪的时候萧龙跪了,该求的时候,萧龙求了,到头来,一句误会便想打发了,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



    “我也不想在意。但有些东西是别人不能碰的,你若碰了,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抗拒的声音似乎是不愿去做,被逼无奈才出手,只是跃跃欲试的模样,深深出卖的萧龙。



    迈动脚步,残像再现。



    一拳挥出,正中王天柔软的小腹,不轻不重恰当好处,并未有伤人的**,也让其无法反抗。



    全身的力量被瞬间抽离,每当王天想挣扎时,丹田处总会传来阵撕裂般的疼痛,顺势冲散了辛苦酝酿的反抗之心。莫说逃走,连动下手指都是奢望。



    恶人的痛苦,怎值得怜悯。萧龙擒上王天喉咙,轻轻摇晃着脆弱的身躯,即便是无意识的动作,依旧让王天疼的浑身抽搐“放心,这一拳可不会杀了你,所以,接下来准备好享受了吗?”



    这声音,对王天来说,不亚于恶魔的微笑。



    带着无力反抗的人儿来到墙边,轻松把王天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掌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那坚硬的墙面,狠狠挥出。看似牢固的石墙,经不起拳头的摧残,当五指从中抽出时,掌心已多出节歪歪扭扭,拇指粗细的钢筋。



    兴奋的看着手中危险的事物,萧龙很是开心。王天又怎会猜不出他心中所想,满脸惊恐。



    终不再压抑那份残忍,萧龙宛如嗜人的野兽,不曾留意众人或惊异,或不可思议的目光,把钢筋深深刺入王天左肩。



    也许,因钢筋太过锋利,轻易刺穿了坚硬的肩胛骨,深深钉入墙面。



    痛苦的低吼不成人言,在此久久回荡。



    那感觉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清醒时刻,亲眼看着骨头被洞穿,粉碎的痛苦,简直比自杀还要难受。若能碰巧昏过去,也是一种幸福。



    以奇怪的方式固定住王天,曾经支撑身体重量的手掌渐渐离去,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是怕打扰到这可怜的人儿。



    此后,王天悬挂半空,身体重量尽数落到那根穿透骨骼的钢筋上。如果王天还有力气说话,相信一定会求萧龙杀了自己。



    这惨状不值得萧龙收手,反而愈加疯狂。退出几步后,以同样的方式取出另外三根钢筋后,分别刺穿王天的右肩胛骨与左右胯骨。



    王天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希望能昏过去,如此,便不用再忍受那非人的折磨。



    残忍的一幕上演眼前,众人屏气凝神,生怕引起萧龙注意,变成下一个倒霉鬼。



    此时,一女子无视全场惊悚的目光,缓缓踏入其中,麻木的神色似乎不曾看到眼前的一幕。



    张悦急忙拦下那身影,这人难道是傻子吗?不管是王天的惨状,还是遍地的血迹,都不能阻止这人的脚步?!



    “他已经疯了,你这是在找死!!”



    冷酷的扫过一眼张悦,女子眼中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没有多余解释,没有犹豫,随意挣脱张悦的阻拦,来到萧龙面前。



    两人相对而立,女子不言不语,率先狠狠给了萧龙一巴掌。这一耳光不仅抽在萧龙脸上,更是打在所有人心上。



    孟曲婷眼角划过两行清泪,哀求的模样,楚楚可怜“萧龙,你现在疯了,还想怎么样!”



    那抹深深的担忧即便是如此状态下的萧龙,都不能无视,他也许忘记了自我,却不忍心让女子继续哭泣。



    只是,萧龙此时的状态实在离奇,总能做出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比如,他竟轻佻的挑起孟曲婷的下巴,深情的吻向那诱人的红唇。



    一时间,孟曲婷被吓的慌了神,没有反抗,不曾拒绝,任萧龙轻薄。



    唇分,萧龙独自离去,只留下道沧桑的背影。



    “在你们眼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江山?若有足够的力量,何必在意,江山易主在我看来,转瞬即可。”



    “英雄?那被世人称赞的恶心东西,怎值得我心动!自古有需求才会有英雄,英雄适时而生。英雄二字本就代表着完美,没有完美哪儿会有人称赞,不过,完美不正代表着极致的虚伪吗?!”



    “自我?对不起,我是一只来自地狱最卑贱的恶魔,我可以接受别人的谩骂与唾弃,但,谁若敢动我在乎的东西,哪怕献祭生命,我也要让那人付出代价,付出一生都难以磨灭的代价!”



    萧龙轻飘飘的声音,仿佛一记重锤,敲击在所有人心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