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话音落下,萧龙眼中疯狂未消。



    脚步踏出,宛如踩在众人身上。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都是你们逼我的。既然如此,只能请你们承受我的愤怒!”



    既然露出疯狂的一面,索性疯狂到底好了。恶人终需恶人磨,只有把那些所谓的恶人打疼了,只有比恶人更恶,他们才会收敛。



    萧龙的笑容仿佛个天真的孩子,往刘晓燕方向看过一眼“谁碰过她,自废双手,希望你们有自知自明,别让我亲自动手。”



    游戏既然结束了,自然会有惩罚,否则游戏将毫无意义。目中含笑,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不寒而栗的众人,萧龙可没有一点收手的打算。



    此时的萧龙,没了往日稚嫩,孟曲婷急忙从身后紧搂住这即将暴走的人儿,企图阻止悲剧发生“萧龙,你做的已经够了,收手吧!”



    “不,还不够,他们让我踏出了这一步,我已经无法回头,又如何能够,所以。。”



    颤抖着捂上心口,萧龙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里,似乎诞生出一条鲜活的生命,喷薄的声音与心脏的跳动相互呼应,近乎融为一体。



    没人知道,那两种东西强行融合后,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有萧龙自己,孤独的沿着这条不归路,走下去。



    温柔的挣脱了怀抱,萧龙不去克制变化,声音冷酷而充满磁性“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你们,就是我的逆鳞。”



    想拦下那暴走的人儿,可秀气的五指竟从萧龙的身影中穿过,孟曲婷一脸诧异。不用想,又是残像。



    这般状态的萧龙,何人敢挡!



    脚步停于一人面前,冰冷的目光轻易看穿那人仅剩的伪装,嘲讽之色挂于嘴角“怎么,打算自己动手,还是我来?”



    刚才的表演早已把那人吓破了胆,现在萧龙立于眼前,其脸色瞬间苍白,口中哀求不断,连挣扎的动作都被遗忘“没有,没有,怎么会是我,你认错人了。”



    可惜,在灵瞳的笼罩下,无聊的掩饰,宛如虚设。



    既然不想承认,萧龙也不会去拆穿。



    索性,一脚踢向那人小腿。



    含怒一击让本就颤抖的双腿不禁一软,那人顺势跪伏在地,萧龙脚掌从其五指处轻松碾过。



    随哀嚎响起,曾经完美的手掌扭曲的不成模样。



    恐惧,真是种奇怪的情绪。竟在人群中不断传染,第一个不曾反抗,第二人便遗忘了反抗,直到第三个,第四。。



    人们只记得恐惧,忘记了其他。



    尘埃落定,唯萧龙一脸轻松,带上不曾睁眼的刘晓燕,从容离开。



    现场鸦雀无声,连痛苦的哀嚎都被强行吞回腹中,所有人皆被恐惧所传染,被惧怕所笼罩,无人擅自交流,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



    刘晓燕整个黏在萧龙身上,乖巧的像只小猫咪“结束了吗?”



    真是奇怪,即使场面再混乱,即使孟曲婷的声音出现耳边,刘晓燕一直遵守承诺,不曾睁开眼睛,也就没能看到残忍的一幕。



    “嗯,这一切,结束了,我们得救了。。”



    萧龙有种说不出的忧伤。



    面向温暖的阳光,心中的包袱被稀里糊涂丢弃。既然无法避免,又何必患得患失。从这一刻起,萧龙已经死了,只有位灵使不幸活了下来!



    世上再无萧龙!只有光!灵!使!!



    意外总接连不断,人们的生活不会因此打断。偏离过后,终会回归正轨。



    坐在病床上,萧龙再也没了可怕的模样,口中的哀嚎,透彻心扉“疼疼疼,你温柔一点好不好。”



    其实,刘晓燕正欲拿出自己久违的细心与温柔,怎知,药膏还没碰到萧龙,他便在那儿哀嚎不断。那份温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粗暴的抹向道道伤口。



    强忍药膏带来的极不舒适感,萧龙欲哭无泪“喂,我可是个病号,你不用这样对我吧。”



    “谁让你到处耍威风,看以后还敢不敢。”刘晓燕示威似得挥了挥小拳头,没有半点责怪,反而有些小傲娇。



    两人之间,萧龙从未占据过主导,刘晓燕的热情,让他无力拒绝又不能接受,只得求助的望向孟曲婷。



    一眼看过,尽是无奈,今天,这两位都怎么了?



    “婷姐,我是来包扎伤口,不是包木乃伊,这也忒结实了,还有,最后为什么系个蝴蝶结?”



    看了眼手中巨大的蝴蝶结,孟曲婷慌张的推开萧龙,脸色羞红的蜷缩在角落里。心中一直回味着那句,你们就是我的逆鳞,早已乱成一锅粥,哪儿还能理会所谓的伤口与绷带。



    盯着那张诱人的小脸,萧龙怪笑一声,忍不住抬起手掌“婷姐,脸色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赶紧躲过那图谋不轨的手掌,孟曲婷哪敢让萧龙碰,不用试,也知道自己的脸蛋,烫的吓人“我没事,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那满身的伤吧。”



    “无碍,皮糙肉厚耐打。”萧龙收起嬉笑。有些问题,不想深究,却又不得不考虑,毕竟,刚才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巧合“婷姐,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阁楼里,千万别告诉我,出来散步的时候,偶然发现了。”



    相比前一刻的纠结,孟曲婷显然心不在焉“没什么,有个匿名电话打到医院,说是有关你的消息,正巧早上没什么病人,我就出来,碰碰运气。”



    “碰碰运气?”



    萧龙痛苦的摇着头,这跟碰运气根本没关系好吗?!不过是个匿名电话而已,竟随随便便就相信了。若打电话的人心怀恶意,现在又会是怎样的结果。



    不用他人点醒,孟曲婷也难免感到阵阵苦恼。只要问题关乎萧龙,自己便会头晕脑热,否则怎会轻信这匿名电话。



    处理完伤口,萧龙仿佛忘记了曾经的痛楚,悠闲的回家睡觉去了。孟曲婷却一直理不清凌乱的想法,更不知该如何面对萧龙,灰溜溜的逃回医院。



    三人却是忘记,那表演不仅威慑了罪有应得的人儿,众多观众里,还有位悲催的小男孩。



    麻木的回到教室,张悦一直处于神游天外的边缘,久久无法集中注意力。每当想起那疯狂而平凡的面孔,心中总会惹起阵阵激荡,难以平静。



    放学的铃声,似乎来的太迟了,张悦一步也不想停,匆忙回到家中,妄图通过睡眠,缓冲这份记忆。



    推开家门,迎接张悦的,并非是柔软的大床,而是位带笑的中年男子与满桌佳肴。



    “小悦,怎么回事,不会是逃课了吧?”



    “我哪敢。爸,你今天??”



    猛然一拍额头,张悦隐约记得,似乎就在今早,摊牌了?!太多不敢想象的元素频频发生眼前,让张悦疲于应对,离奇的故事接连上演,目不暇接。



    把面前的酒杯推过对面,中年人好似看不出张悦疲惫“快坐吧。”



    书本随意丢在地上,张悦如释重负的躺在餐椅上,有气无力“爸,还是你来吧,我不会喝酒。”



    先不说萧龙,老爹的变化也太大了,以前,莫说让别人喝酒,连自己都滴酒不沾。



    中年人微皱眉头,显然有些不悦“你是男人,怎能不喝酒?你既然想要成长,就必须学会放纵,单纯的压抑,只能换来个疯子。你若执意强忍,注定无法成长。”



    高举酒杯,一饮而尽,中年人口齿留香,回味无穷“而酒,便是最好的放纵方式,你怎能不会。”



    心中纵有千百种古怪,张悦也只好学着老爹的模样,端起面前酒杯,抬头,润喉,一饮而尽。



    烈酒入喉,炙热的感觉在腹部窜动。



    “好好好,真不愧是我儿子!”



    中年人豪放大笑,不复往日拘谨。



    到口的东西,当然不能随随便便吐出来。一口烈酒,张悦吞咽了好长时间,才得以吞下那辛辣的感觉“这就是酒,好喝?”



    “这你便不懂了。我们喝的又不是那些洋绉绉的东西,干嘛要品,要的只是感觉。”



    “酒的感觉?我没什么感觉。”张悦把玩着手中酒杯。感觉颇为神奇,自己口中,酒味只有辛辣,可在父亲口中,却有些常人无法寻觅的味道。



    “千金难买一醉。唯有这酒,长醉不复醒!什么你明白了这句话,便一定会喜欢上喝酒。”中年人替自己斟满酒杯“他,怎样?”



    提起那个人,张悦不得不放下酒杯,仔细回忆着今日所见所闻。每当重温那段记忆,总让张悦怀疑起自己的眼睛“看不透,即使跟他同学两年,朝夕相处,也依旧看不透。”



    “那你说,我们该不该与其合作?”



    “爸,那我可说了。萧龙没有实力,更没有背景,近乎不可能横空出世,我们与他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人,本不该合作。可是。。”



    较量刚开始,两人刚进入状态,却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真是可恨!



    歉意的看了眼父亲,张悦接起电话。不过短短几句的交流,本轻松的脸色阴沉无比。



    直到最后,张悦不愿再继续苦苦等待“爸,我回屋打个电话先。”



    中年人只是默默的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