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不过短短五分钟,张悦便做完力所能及之事,但依旧愁眉不展。若有所思的回到桌前,盯着空荡荡的酒杯,一动未动。



    中年人漫不经心抿上一口手中烈酒“萧龙?”



    张悦眉头紧皱难舒,长时间没做出属于自己的抉择,不代表遗忘了自主思考。这事儿明明是自己交代,为何最后收到消息的也是自己,否则,凭张家情报网,怎会如此懈怠!



    无聊的抱怨,只是让中年人觉得好笑“好了,有些事情不是你现在该考虑的,最少,张家的主人还不叫张悦。关于合作,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此刻,张悦不再犹豫“我,选择相信萧龙!”



    不知因为赌气,还是被萧龙感染,张悦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一条必败无疑的路。



    明明知道这选择无比可笑,中年人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劝说,痛苦不堪的捂上额头“事到如今,你怎么还是不理智。”



    假设命题时,中年人本意就不是跟萧龙合作,而是让张悦学会拒绝,否定萧龙这错误的选项。不过才一天之隔,不过才初次接触,张悦竟像着了魔一样,不顾一切,执意要带张家落入深渊。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竟有如此魔力!



    明知是错,张悦不肯示弱“太理智就不是人,而是机器了。”



    种种解释,如何使人信服,中年人恨铁不成的咬咬牙,终没能说出心中呵斥。现在这小家伙们怎么都喜欢意气用事,不知道小心为上,步步为营才是王道吗。



    不过,最好的教学便是犯错,毕竟口说无凭,只希望到时候张家还来得及回头“你可知道,因为你的不理智,毁掉的不仅仅是你自己,一通陪葬的可能是我,也可能是整个张家。”



    这份答案,不过是一时之气作祟,再次思量时,不用他人点醒,连张悦都觉得自己可笑。萧龙的表演再神奇,也没本领随意掀翻秦家,这一战获胜的可能,微乎其微。



    但,心底本属于萧龙的笑脸,竟变得模糊不清,那熟悉不过的声音渐响,诉说着陌生的台词。



    不过,这声音明显不属于萧龙。



    “悦,你就相信他一次好不好,他跟雪儿一样,都是你的朋友,朋友就应该得到你的信任。”



    呵,朋友吗?



    拳头悄然紧握,张悦双目赤红,宛如受伤的野兽“爸,我选择相信他!这不是任性,而是一种执念!!”



    执念?又何来可笑的执念?



    不过,如此失态的模样让中年人想起一个人来。那一年,那一天,那人离开的时候,张悦也是这个模样。不过当时的张悦没勇气说出这些可笑的台词罢了,看来,是被萧龙说动了心,终于肯正视那些曾经不敢面对的东西。



    与其说对萧龙的执念,不如说对那个人的执念!



    当年那事儿的确欠缺考虑,罢了罢了。



    中年人不愿揭穿口是心非的张悦,轻轻敲了敲桌子,示意某个人该冷静了“好,你相信萧龙,而我相信你!但是,不管今晚发生什么,张家都不会给他任何帮助,甚至,连你也不能踏出张家一步。萧龙所面对的是我,也是张家给出的考验。能行,再来谈合作,不能行,就去死!!”



    “那。。”张悦晃着脑袋,驱赶着曾经的冲动“我们现在?”



    那些话,绝对够难听。但父子两人知道,这是张家最后的让步。毕竟,两人并非独善其身,不能因无聊的任性,义无反顾的去冒险,牵一发而动全身。



    “此时空想,徒增苦恼,不如陪我喝酒,试试你看上的人,能掀起多大风浪!”



    两人宛如多年未见的老友,熟悉的不需言辞,相对而坐,把烈酒频频送入腹中。



    时间。。回溯。



    漆黑的色彩爬满天空,萧龙躺在床上,没有睡意。偷偷解下绷带,见伤口已恢复如初,虽说那些仅是皮外伤,但也不可能在半天内复原,起到关键性作用的,应该是灵力。



    丢掉绷带,正欲离开,却被一声呼喊硬生生止住去路。



    “萧龙,有人找你!”



    刘晓燕清脆的声音,把萧龙吓出一身冷汗。若刚才早走一步,自己的秘密是不是就被揭穿?



    强压心中慌张,萧龙故作镇定推开门,却连刘晓燕一脸困意,指了指桌上手机。



    萧龙随手拿起。



    “你谁啊?”



    “张悦。”



    “怎么,这么晚了,打算跟我煲个电话粥?”



    “没你那闲情雅致,不过,我还真有件事情,跟你专程道歉。”



    听到这话,萧龙有种不祥的预感。事情绝不简单,否则张悦怎会半夜来打扰。只是,当他目光扫过那即使睁不开眼睛,依旧强打精神,在旁偷听的刘晓燕时,嘴角还未散去的微笑,再次凝聚。



    “今天下午。孙家人去找了那孟家大小姐,也许是不了解那大小姐的身份,最后落得无功而返。因为事关孟家,我也现在才得到消息。所以,耽误了些。”



    孟家大小姐?能担起这称呼的人,萧龙记忆中,只有一个。



    脸上笑容不曾中断,心里却恨不得马上去把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大卸八块。



    他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对付孙子仁时才没赶尽杀绝,不曾想,做的还是不够好,否则,恶人们怎会没点自知之明。



    杀鸡儆猴是没用了,不过,猴子终究还是猴子!!



    “放心,我没事。”



    张悦一咬牙,毅然决然挂断电话“我先挂了,你。。自己小心点。”



    也许,手机质量实在太好,刘晓燕只听到些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再加上萧龙从未消逝的笑容,顿时觉得很无趣。揉着朦胧的睡眼,不再多加过问,回屋睡觉去了。



    即使没有观众,萧龙依旧表现的很自然。一脸平静的放下电话,把自己紧锁在房内。直到此时,才敢露出冰冷与无奈。



    有些事情,早晚要去问个明白,但现在不是时候。



    比起后话,萧龙更要留意今晚的猎杀。毕竟,这一程,他注定孤军奋战,现在所拥有的力量远远不够,若能动用灵力,则完全没了后顾之忧。



    如此,不可避免的要去接触那老顽固。



    “萧龙,你来了。”不管圣雾的声音,还是态度都平淡到可怕。



    心中杂念未了,萧龙不愿多加纠缠,开门见山,问道“圣雾,我遇到些麻烦,很难解决的麻烦,能否在我家乡使用灵力。”



    金色虚影凝聚而出,没有感情的眼瞳注视着那白纹面具,久久不语。



    良久,总算开了口“只要你不怕麻烦,自认能解决一切,尽管使用。千万记好,惹出什么篓子,自己解决,我们不能插手。”



    得到想要的答案,萧龙马不停蹄原路返回。他不愿继续待在这儿,跟圣雾解释太多没用的借口,也无法忍受猴子们的挑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人儿,惹得圣雾阵阵苦笑,为何这任十灵总被情绪干扰,在这残酷的世界里,实力才是王道!



    回到卧室,萧龙盘膝而坐,紧闭双目,灵力缓缓覆盖眼球。



    漆黑的瞳孔被惨白替代,随双眼睁开,灵瞳的作用被催发到极限。所有暴露在光芒之下的事物,通通被萧龙尽收眼底,光,仿佛变成了他的眼睛与耳朵。



    如此胆大妄为的尝试,萧龙着实有心无力,脆弱的大脑竟不起这般折腾,差点昏了过去。毕竟,再强的人,也不敢让大脑直接接收太多信息,若不知节制,很容易对脑部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庆幸的是,萧龙没必要继续疯下去了,他确认了目标,见到了所谓的孙少爷。



    即便适可而止,大脑依旧阵阵刺痛。



    一华丽的酒吧包厢,孙子仁畏手畏脚的趴在地上,不敢妄动。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舒适的倒在柔软的沙发上。



    看来,这人便是张悦口中的孙虎。



    见中年人边大口喝着酒,边大声呵斥“你这逆子,我当初怎么想不开让你生了下来,你怎么不去死啊!!”



    任如何谩骂,孙虎心中愤恨难平。



    先不提王天惨状,最可恨的是,张家那老混蛋竟在旁虎视眈眈,想光明正大做些事情都没机会。每当回想起那躺在病床,精神失常的王天,孙虎都心生悔意。通常这个时候,王天好歹能帮忙出个主意,可儿子呢,除了惹是生非,其他的通通不会!



    越想孙虎越是难受,忍不住对着孙子仁狠狠踢上一脚。都说虎父无犬子,自己又不怂,怎就养出这么个蠢儿子。



    本就严肃的声音,经愤怒压抑,扭曲万分“抬头,看着我!!”



    孙子仁怎敢不从,艰难的抬起头,身体颤抖不止,面露惊恐。



    孙虎冷淡的撇撇嘴“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什么,还有,你王叔到底怎么了?”



    面对这种问题,孙子仁哪敢吱声,急忙低下头,任打任骂。



    “因为一个女人,对吗?跟你说过多少遍,女人不过是这个世界的附庸品。只要你有权,有钱,你都不用操心。她们便会自己送上门来,你怎么就是不明白!!”



    一通发泄过后,孙虎也算想开了。狗死了可以再养,最多费点时间,儿子怎么说都比狗重要。



    指着一旁那清秀的女孩,孙虎有种说不出的轻蔑“知道她是谁吗?一个名牌大学生。可现在我有势,她也只能乖乖听我的话,这就是现实,这就是女人!你难道想一辈子被人瞧不起!”



    而后冷漠的命令道“来,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