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女孩面露难色,看了眼孙子仁,又望向孙虎,局促的搅动着手指,犹豫的站在原地,仿佛没听到刚才的话题。



    事到如今,可由不得这些小脾气了!



    孙虎一声冷笑,粗糙的手掌抽在那清秀的脸蛋上。能闯出一番事业,孙虎身边不缺女人,甚至,这女孩都难入法眼,不过是个挂着大学生头衔,教育儿子的工具罢了,可有,可无。



    可怜,那生在象牙塔里的人儿,直到现在,还不肯认清现实吗?



    “给你3秒钟时间考虑,如果后悔了,我绝不强留,不过,刚才谈好的就算了,还有,你打算用什么方法,离开这里呢?”



    脸颊的掌印,让女孩身子一软,险些摔倒在地,可孙虎的话,比那疼痛更加伤人。



    泪水止于眼眶,不敢擅自落下,女孩尽是哀求,希望寻得一点可悲的自尊。孙虎表情冰冷而绝情,哪容得半点商量。



    三秒已过,退无可退。女孩紧闭双眼,颤抖着解开自己衬衫上的纽扣。



    “看到没,女人都是女表子,只要你付的起价格,她们便会心动。不用你多费心思,她们便会主动找上你,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哪怕代价是身体,尊严,也在所不惜,对吗?”



    悠闲的欣赏着女孩宽衣时惧怕的模样,孙虎继续不轻不重的教育着那不成器的儿子。只是,女孩的感受,明显不再孙虎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话,让女孩不禁停在当场,心中的绝望与悲伤在这瞬间被无限放大,总算了解了“买主”的性子,放弃了无谓的挣扎与哀求。下一刻,手掌不再颤抖,从容的褪去衣衫,脸色惨白的吓人,泪水涌出眼眶“是!您说的对!”



    收回目光,灵瞳消逝,鲜红的血丝充斥着整颗眼球。随时间推移,血色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短短五分钟后,狰狞的眼球恢复原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透彻心扉的冰冷。



    星空酒吧吗?



    孙虎,你是否以为自己很强大,是否认为自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生死,今晚,你会知道谁是猎物,谁才是真正的猎人!



    别急,我们马上就会见面。



    化去眼中冰冷,萧龙来到孟曲婷门前,轻轻扣响。



    “谁啊?”



    朦胧的声音,却是那昏昏沉沉的刘晓燕。



    在门前来回踱着步子,萧龙有气无力的回应“我,萧龙,不然你以为呢?”



    如果没记错,家里一共三个住户,两个住在这屋,现在敢来敲门的,还能有谁?难不成进鬼了,还是招贼了。而且,这两种东西,应该都不会敲门。



    两人的对话,仿佛消失在天边,屋内一时没了声响,萧龙也没勇气再催促,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玩弄着衣角,漫无目的的来回游荡。



    明明是场正义的审问会,不知怎么,萧龙无话可问。



    直到数分钟后,木门缓缓打开,刘晓燕身穿粉色睡衣,揉着朦胧的眼睛,满脸抱怨“喂,干嘛呢,这么晚还不睡觉,是不是打算图谋不轨?”



    借着刘晓燕闪开的间隙,萧龙偷瞄一眼被装扮的格外温馨的卧室,却不见孟曲婷的身影“怎么就你一个,婷姐呢?”



    “婷姐洗澡去了。”



    “那没你什么事儿了,睡觉去吧。”萧龙坐上沙发,不再纠缠刘晓燕,思索着接下来的言辞。



    可这不安分的主儿,没那么容易被打发。刘晓燕紧随萧龙坐在身旁,撒娇的摇晃着那看似冷酷的人儿“到底怎么了,快点说好不好。”



    辛苦酝酿的感情,随数次晃动消失的无影无踪,萧龙只好把那调皮的身影按在沙发上,狠狠瞪过一眼。本以为冰冷的目光足以使刘晓燕知难而退,怎知却适得其反,娇小的身躯灵活的攀上萧龙的身子,两双不同色彩的眼睛毫不避让,相互对视。



    毫无疑问,不过瞬间,萧龙自然败下阵来,眼中冰冷尽数抽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难不成今天诸事不宜,否则怎会麻烦不断。



    急忙求饶“姑奶奶,你饶了我好不好,你先下来,我什么都告诉你。”



    刘晓燕不为所动,紧紧黏在萧龙身上不肯离开,得意的模样简直在说,你现在想坦白,晚了!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浴室旁突然响起声慌乱的惊呼“你。。你们。。”



    孟曲婷不过是刚冲洗完毕,裹着浴巾,哼着小曲,怎知推开门后,竟见到这暧昧的一幕,边责怪两人怎么这么不小心,边有些说不出的小失落。



    这诡异的情感可把孟曲婷吓得不轻,急忙强制自己清醒过来,把某些不该存在的想法驱出脑海。



    刘晓燕急忙弹起身子,蹦蹦跳跳的来到孟曲婷面前,活像个希望得到父母嘉奖的小孩子“婷姐,我来给你通风报信了,萧龙半夜找你,打算对你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孟曲婷一笑而过,就怕某人有那个心,却没那个胆。边擦拭着头发,边坐上沙发“萧龙,怎么了,这么晚还不睡。”



    没了干扰,萧龙瞬间恢复冰冷,只是声音中尽是无奈“孟曲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被直呼姓名,孟曲婷的动作略微僵硬,即便立刻恢复了流畅,也依旧存在些微不可察的迟疑“没有。。吧。。”



    “真的?”萧龙差点笑出声来,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真的。吧。”



    孟曲婷眼神飘忽不定,也许在思考,要不要坦白。



    既然不想说,萧龙也强求,直接选择动手。以一种霸道的方式压在那玲珑的身躯上,若仔细聆听,两人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心跳。



    面色从开始的犹豫到此刻的羞红,不过短短几秒钟的变化,何况还有刘晓燕在旁,以一种好奇宝宝的目光盯着两人,让孟曲婷更是羞愧难当。



    那刚毅的面孔与自己的脸颊近乎重合,孟曲婷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想法,如果,不阻止萧龙,那??



    最终,理智战胜了荒唐。



    美目一闭,羞涩的开口求饶“萧龙,我错了,你先闪开点,好不好?”



    既然有人认输,萧龙从容退回原位,嗅着身上沾染的细腻味道,略感后怕。他可没刘晓燕那种心态,若事情继续发现,没等孟曲婷认错,自己可就先犯错了。



    “好了,婷姐你坦白吧。”



    回忆着刚才那一幕,孟曲婷娇嗔连连“你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的确知道,但现在想听你说。”



    “好吧。下午有些人去找我,应该是孙家的,不过,还没聊几句就被赶走了。”孟曲婷梳理着长发,就像诉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喂,别这么轻松好不好,知不知道你很危险。”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萧龙倔强的摇摇头,其他事也许可以商量,但有些事情,绝不能让步“婷姐,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尤其是因为我。”



    “我现在。。”



    “不仅现在,我希望你可以亲口告诉我,而不是让我从别人那里,道听途说。。。”萧龙露出自己久违的软弱。



    身为灵使,他绝对可以在孙家反扑时自保,但孟曲婷与刘晓燕却做不到,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何况,区区孙家仅仅是个开始,萧龙的脚步不会因此停下。



    洒脱一笑,孟曲婷欣然接受了这份关心“我答应你。”



    那份软弱只存在于过去,萧龙慵懒的伸个懒腰,整个人凌厉万分“好了,我该走了。”



    “去哪儿?”孟曲婷一脸紧张。



    萧龙头不回“有些人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这是定律!”



    “你小心点!”



    孟曲婷知道,此时阻止萧龙只是徒劳,不如让他放手去做,即使闹的再大,相信孟家也能解决这场闹剧。



    刘晓燕悄悄挡住萧龙去路,意犹未尽的咂咂嘴“这就结束了?”



    “你还想怎样?”



    “不是应该先大战三百回合,然后。。”



    神色古怪的敲了敲刘晓燕的小脑袋,怎么感觉,这小丫头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