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尘埃落定,萧龙独自离去。



    外面世界灯火通明,险些睁不开眼睛,曾经那热闹非凡的场景依旧没有沉睡的迹象,与门后的一切有着天壤之别。本能的抬起手掌,妄图遮挡那光怪陆离的画面,果然,自己并不适合在夜间活动。



    远离身后的安逸,不断咀嚼着书上所记载的灵术。不得不说,乍一看,还真像回事儿,但仔细一琢磨,简直坑到家了。明明是用来战斗的技能,却没有一点进攻能力,最神奇也不过只能用来欺骗眼睛。



    不过,即使灵力再粗糙的运用,想制造一场绝对意外的死亡,应该不在话下。



    身子躲藏在黑暗中,萧龙停下脚步,双手微合,灵力狂涌而出。



    先控制一部分灵力来到星空酒吧,再将身体与灵力糅合,最后把两者互换,收回灵力即可。



    其中的步骤说起来简单到过分,但亲自使用时,却有种窒息般的困难,尤其是互换的过程,宛如把自己强行碾成粉末,再重新组合。



    庆幸的是,过程虽艰辛,却能流畅的完成。



    在群魔乱舞的酒吧,没人会留意某个人,哪怕突然多出只妖魔鬼怪,也不会去怀疑。毕竟,在这里,特立独行的,不再是一个人!



    睁开双眼,萧龙仿佛被某些东西扼住咽喉,难以呼吸。急忙低下头去,不知僵硬了多久,总算适应这灯红酒绿的画面。



    身处其中的人儿被混乱所感染,一时间迷失了方向。



    如此杂乱的环境,明显不适合再睁开灵瞳。



    不过,按照孙家那狂妄的作态,应该不是默默无名之辈,倒也方便了萧龙问路。随便挑了位调酒师,面对那苗条背影,拘谨的敲了敲桌子“你好,请问。。”



    口中疑问戛然而止,谁曾想到,回过身来的女子竟如此火辣,高挑的身材配合挑逗的眼神,无疑在勾引他人犯罪。



    而萧龙目光不偏不倚,正巧落在那高耸之处上,奇怪的吸引,让他恨不得把面前事物囫囵吞入腹中。



    炙热的目光,丝毫不能让女子让步,反而故意一扭腰身,本就高耸的部位变得更加雄伟“怎么,小弟弟,没见过?”



    这下,别说萧龙,连身后都响起阵阵轻浮的口哨声。



    倒是萧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只想问路而已,这与想象中的画面截然不同。为什么两人之间一开口便是这种话题,又该如何作答呢?



    萧龙多希望自己能听话的移开目光,稍做冷静,只是眼睛宛如扎根一般,死死盯着那雪白诱人的地方,恨不得睁开灵瞳,一窥究竟。嘴上鬼使神差的说着“不是没见过,是没见过这么大的。”



    听到那猥琐而直白的台词,女子似乎很满意萧龙的反应,嘴角挑起一道美妙的弧度。优雅的抓起一支酒杯,斟满清水,推到萧龙面前,声音没了挑逗,反而有些不可耐烦“小弟弟,看你可爱,算我请你,喝完就回家吧,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急忙摆手拒绝,萧龙慌张的把酒杯推回原处“不用了,我只是来。。”



    **裸的反应,全然犯下众怒。这位新来的调酒师,是在场绝大部分人的目标,萧龙敢在这时不给美女面子,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不,一张狂音调迫不及待响起,瞬间堵上了萧龙的嘴“小朋友,这里是大人来的地方,想买奶粉出门右转有超市!”



    拿起本不该属于自己的清水,轻轻抿上一口,萧龙一言不发,毅然决然向旁退去。



    在众多观众面前,被个没成年的小家伙无视,男子顿时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的站起身来,打算抓住那不识好歹的人儿“臭小子,找死不成?!”



    可惜,萧龙的脚步不会因此停下。不要忘了,他此行目的并非玩乐,而是杀人!一时间,不禁连萧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仁慈了!



    已经冷却的目光自始至终不肯回望,右手抬起,两指交差。一声清脆的响指,在这吵杂的世界中,是那么微不足道。



    末了,萧龙潇洒融入人群,消失不见。



    一点古怪的黑色落于男子眉心,萧龙对此全然不觉。



    而男子也没心情再去理会萧龙。那火辣的调酒师竟眼前跳起热舞来,一个个魅惑的眼神,让人难以平静。男子撕开伪装,宛如饿狼般扑了过去。



    不过,似乎永远也到不了目的地了。



    离女子不过三米远时,那暴躁的身躯便被擒在地上,难动分毫。



    对此,女子见怪不怪,拿起萧龙留下的半杯清水,一饮而尽“拉出去打断第三条腿,别脏了眼睛!”



    “还有,我要那小朋友的全部资料。”芊芊玉指拖着精致的下巴,嘴角浮现出俏皮的弧度“没想到,刚出来就遇见如此好玩的小家伙。真不枉我辛苦出来一趟,太有趣了。”



    动听的笑声响过略显安静的大厅,已没人再敢打这女子的主意。



    萧龙的表现被尽收眼底,从开始的胆怯,到从容不迫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转变,连曾经污秽的眼神都可在瞬间恢复清明,说不是藏拙都没人信。而且,那倒霉男人最后的奇怪作态,绝对跟他脱不了干系。



    身为罪魁祸首的萧龙全然不知事情发展的如此精彩,只顾低头回味使用灵术的感觉。



    给男子布下的是种名为折光的灵术。那东西,说神奇也神奇,说没用也没用。不过是通过改变光的折射,从而达到影响视觉的目的,俗称,幻觉。



    既然男子没追来,萧龙也懒得再去打草惊蛇,急忙寻个安静的角落,睁开灵瞳,确认孙虎方位。



    推开包厢厚重的大门,荒诞的故事已经结束。孙虎依在沙发上,大口喝着闷酒,女孩如垃圾般,被丢在一旁,孙子仁保持着熟悉的动作,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对于不请自来的客人,三人没有一点兴趣,甚至连回头望一眼的意思都欠缺,萧龙不得不主动敲敲门,示意,你们该迎接客人了!



    孙虎又怎会察觉不到萧龙到来,只是不曾在意。反正不听话的家伙只有死路一条,何必再跟死人计较“我不是说过,这里不需要人,也不希望有人打扰吗?”



    那狂妄与自信,惹得萧龙大笑连连。在门被推动的瞬间,折光已布满整个房间,为接下来的一切做好准备。他终于有时间,陪这对父子,好好玩玩。



    “没什么大事,只是想来找孙少爷叙叙旧。”



    轻蔑的擦擦嘴,孙虎倒在沙发上,舒适的伸了个懒腰“啊仁,找你的。。。”



    熟悉的音调与刺耳的笑声本就让孙子仁觉得似曾相识,借着两人说话间隙,偷偷回头瞄上一眼。迷茫的表情瞬间凝固,又在短短几秒钟内变得惊恐万分,仿佛活见鬼“萧。?萧。。萧龙!!”



    略有耳闻的名字,使孙虎想起些奇怪的传闻,急忙回头一窥真容。一眼看过,眉头紧皱,面前这家伙的长相与打扮实在太普通了,诠释了路人二字,倘若丢到人群中,怕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体贴的关好大门,萧龙不似面对杀之而后快的敌人,更像多年未见的老友重逢“你还真是信任我,初次见面,便让我看这些?”



    孙虎倒也洒脱,毫不在意自己正与萧龙**相对“这代表我的诚意,坦诚相待,你是不是也该拿出点诚意?”



    无趣的摇摇头,萧龙没有立刻动手,可不是为了听这些毫无营养的客套话“你觉得这话题有意思吗?”



    “的确没有,不过,想谈什么呢?”



    任萧龙一步步走来,孙虎继续喝着酒,从不避讳萧龙的目光,还真有点坦诚相待的意思。



    脚步停于桌前,随手抄起一瓶啤酒,猛灌上一口,萧龙肆意打量着这络腮胡的男人“没什么,想聊聊,你对我的看法”



    “该怎么说呢,还真不好形容。”孙虎也许觉得有些吃亏,悠闲的站起身来,走向衣架“我们之间没有太多矛盾,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已,何必呢?”



    何必?跟这种人太难交流了!萧龙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是不是只会欺负别人没背景!



    “废话说够了没有,我都听烦了!”



    随意拿起风衣,披在身上,孙虎背对萧龙,没了坦诚的**,似乎在摸索着什么“哎,何必如此,你我之间只是误会而已。”



    可惜,在灵瞳注视下,那些小动作是如此可笑,萧龙不曾揭穿,而是打算击碎最后的奢望!继续高声道“既然如此,问题已存在,你想如何解决?”



    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孙虎不禁笑眯眯的回过身,从内衬中抽出一把冰冷的手枪,直指萧龙“对不起,我承认你是条好狗,但我驾驭不住你,所以请你去死好吗?我知道你很能打,但你能快的过枪?”



    **裸的威胁,萧龙视若无睹,将手中仅剩的酒水洒在那女人脸上“喂,听到没,这老混蛋打算杀人灭口,你想不想活下去。”



    注视着这平平无奇的男人,女子迷茫的点点头。



    握上瓶嘴,递给女子“那就去杀了他儿子!”



    这条件,把女子吓出一身冷汗,哪里还敢妄动,急忙蜷缩成一团,低声抽噎。这男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手枪就在面前,若不听话,哪儿还有活路。这男人该不会想跟子弹硬碰硬??



    酒瓶随着五指放松,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萧龙怜悯的目光空洞万分“你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若不幸死了,千万别怪我。”



    女子确实可怜,被无缘无故卷入其中,但想活下去,就必须付出代价!如果,单单可怜二字足以成为活下去的资本,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饿死的人了!!



    紧皱眉头,孙虎想不通,事到如今,萧龙为何狂妄如常。



    手指微动,响起悦耳的声音,孙虎觉得自己没必要再考虑这些。一个活人,何必为了具死尸而苦恼呢。



    抚摸着额头处的伤口,萧龙有些不敢相信。



    “你?开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