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精彩的一幕,让三位观众胆战心惊。



    为何被手枪击中额头却迟迟不肯死去,为何伤口洞穿头部,却不见鲜血流出。



    孙虎知道手枪与子弹并没有存在问题,那造成意外的可能性只有一个,萧龙!



    感受着贯穿头骨的疼痛,萧龙宛如鬼魅般,在三人目光的注视下,化作一团雾气,缓缓消散“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真奇妙。”



    顾不得擦拭额头冷汗,孙虎厉声呵道“你是谁,是人,还是鬼!!”



    竭力掩饰着内心惊恐,只是身体的颤抖怎么也压抑不住。自己这逆子到底惹了什么人,这种人能得罪吗?!



    可惜,孙虎的狂妄,让双方失去了何解的可能。



    雾气飘荡至孙虎身后,凝而不散,萧龙的身影随之显现。



    手掌肆无忌惮的搭上孙虎肩头,萧龙笑道“这种问题,很有意义吗?还是说,你打算继续反抗?”



    轻柔的手掌没有力道,更没有攻击**,甚至没有任何感觉,但对孙虎来说,却像一把尖刀。孙虎也终究不是那些没有经验的货色,手掌一侧,调转枪头,无需废话,扣响扳机。



    子弹精准命中,萧龙的反应毫无惊喜可言。



    伴随阵阵笑声,消失的身影出现在孙虎面前,主动握上冰冷的枪口,抵在自己心口“怎么,还不死心,那便继续!”



    也许,被吓得慌了神,孙虎只知道麻木的扣响扳机。



    萧龙再度消失,出现在孙虎身侧,没等开口,枪声再响!



    其中的过程,枯燥而乏味,子弹无一落空,也无一命中,面对宛如鬼魅的人儿,孙虎实在提不起反抗**。



    风衣逐渐被冷汗打湿,孙虎却不敢理会,生怕一个不注意,被萧龙趁虚而入。不过,这份担心明显多余,萧龙若有那本领,怎会容忍孙虎活到现在。



    冰冷与滑腻的感触,让孙虎险些握不住枪。开始的自信早已不知去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手中枪械,竟无法对面前这男人造成半点威胁。



    当萧龙再次主动挡住枪口时,孙虎已没了扣下扳机的勇气。枪里只剩两颗子弹,若这一枪失误,剩下的一颗子弹便留给自己!



    两人沉默不语,默默对视,不愿打破这份美好。良久,孙虎选择认输,毕竟赌注可是自己的身家性命,任谁都不愿继续一场必败的赌局。



    手枪丢在地上,颓废一笑,孙虎就算想打,也根本打不赢,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最后的底牌“愿赌服输,什么条件,说吧。”



    “很简单,我要你死。”



    “你能找到这儿,就应该对我有所了解。也应该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孙虎低头玩弄着风衣的纽扣,妄图掩盖心中慌乱。但,那可以平稳握住手枪的五指,竟在碰到纽扣后,颤抖不已“所以,整间屋子都被我装满了监控设备。刚才你的表演已被记录下来,只要你不嫌弃,我选付出代价,冰释前嫌,顺便把所有的观众都杀了。你我合作,不必委屈在这小小的城市里,天下,唾手可得!”



    如果活下来,何愁没有儿子,何愁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倘若,真拥有萧龙这助力,某些话,并非空谈!



    孙虎有着些许疯狂。



    只可惜,萧龙的笑容尽是讽刺“真是美好的蓝图,我差点心动了!”



    可笑的底牌,对萧龙来说,宛如虚设,他又不傻,怎会留下如此重要的证据,折光的存在,完美杜绝了意外发生,甚至,镜头中的画面,与现实发生的一切,截然不同。连孙虎看到的画面都是假的,真正的萧龙正坐在沙发上,寸步未动。身体上的一切,哪怕手指都被一层淡淡的灵力包裹,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虽说有点浪费,只为一场完美的谋杀。



    难道这些筹码不足以让萧龙心动?孙虎本就心虚的笑容逐渐消失,这家伙另有倚仗?!



    “怎么,这逆天的能力,不怕被别人发现吗?”



    “怕,怎会不怕,若没有完全的准备,你能活这么久吗?”



    孙虎不知是绝望,还是释然,看了眼萧龙玩味的目光,毅然决然的捡回手枪,再次瞄准!



    既然无路可退,不去反抗难道还乖乖等死吗!



    手指落下,本想做最后一搏。



    却见萧龙悠闲的抬起右手,缓缓伸直五指。从这一刻起,孙虎感觉自己仿佛被些看不见的东西所束缚,怎么也扣不下扳机。渐渐地,不仅手指,连身体都被控制,难动分毫。



    那东西,为灵力所凝聚,不能伤人,但也不被眼睛所察觉,困人于无形。正是一种新的灵术,光之束缚。



    面色煞白,孙虎心中的恐惧成倍增长。现在,自己的生死已完全落入萧龙手中,连自杀都做不到,相信没人愿意体会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你对我做了什么?!”



    收回洁白的手掌,萧龙的笑容从未中断“怎么,是不是害怕了,连自杀都做不到了?”



    孙虎注视着萧龙,不肯再开口。反正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除了乖乖等待结果外,别无他选。



    “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准备好了?”



    残忍一笑,随萧龙手掌挥动,孙虎开始了僵硬的运动。不幸的是,控制这具身体的人,并非孙虎,而是萧龙!



    枪口几经调转,微微下压,目标并非他人,而是孙子仁。在其绝望的眼神中,孙虎毅然决然扣响扳机。



    孙子仁肯定不会像某人那般妖孽,不甘心的睁着眼睛,痛苦的倒在血泊中。一击命中,孙虎不曾迟疑,枪口调转,直指那女子。



    枪声再响!



    解决两人后,那身不由己的感觉总算消失。



    孙虎身子一软,无力的坐倒在地,大口喘息着。刚才虽被萧龙控制,但那种感觉,跟亲手杀了儿子没有任何区别“相比,你比我们更适合做坏人,当魔鬼!”



    “过奖,过奖。”



    枪中没了子弹,萧龙也与折光的画面重合,毕竟维持这么多灵术还是挺累的。当然,孙虎眼前的画面不会有任何变化。



    看了眼手中凶器,孙虎不曾留念的丢在一旁,没了再换子弹的必要,伤不了人的手枪,还不如一块板砖。



    “怎么不杀了我。”



    “不想让你死太早,好好品味这份恐惧,否则我岂不是可白来了。”



    “看起来,你很自信。”直到现在,孙虎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输了。



    萧龙捡起孙虎脚边的手枪,灵力喷薄而出,分解着看似神秘的事物,短短几秒钟后,已完全了解其中构造,灵力在指间凝聚成子弹模样。



    将手枪与子弹还给了孙虎“希望你能做出正确选择。”



    该做的都做了,萧龙打算单方面宣布结束这场恩怨,倘若孙虎不打算放过自己,就别怪萧龙心狠手辣了。



    小心翼翼触摸着神奇的子弹,熟悉的填装,上膛。似乎只有紧握着这冰冷的事物,孙虎的手掌才不会颤抖“神奇,真是神奇,我知道有些问题就算我问,你也一定不会说,所以,就不浪费口舌。”



    枪口调转,直指萧龙。



    不过,孙虎没有勇气开枪,嘴角认命似得荡起苦笑“为什么我感觉,这一枪自杀比较好。”



    面对冰冷的枪口,萧龙笑而不答。



    随时间推移,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面对那人畜无害的笑脸,孙虎全然没有搏命的**。手枪在指间调转,顶在自己眉心。



    “喂,臭小子,你叫萧龙没错吧!反正我活不过今天,所以,给你个忠告。我在你身上看到太多让人恐惧又格外有趣的有元素,你注定不属于这座城市。好好努力,努力活下去,别死的太早,否则,这世界可就太无聊了。还有,你的性格,那女人应该会喜欢,她可不是什么善茬,所以,自求多福吧,哈哈哈哈。。”



    枪声响起,豪放的笑声瞬止。



    “那个女人。。”



    可惜,萧龙的问题太慢了,孙虎全然没了开口的可能。



    刻意整理的一片狼藉后,回到群魔乱舞的酒吧,萧龙身心疲惫。



    还没离开,身后便响起声优雅的呼唤“小家伙,别走。”



    慌张的止住脚步,难不成,自己的目的被别人发现了?缓缓扭过身子,面对那曾有一面之缘的美女调酒师,萧龙无力的摇摇头,一句话也不想说。



    而那女人明显不想放过萧龙,上前挡住去路“仇心,认识一下。”



    萧龙哪儿还能应付这些,初次行凶的不适,再加上灵力过度使用的空虚。让他昏昏欲睡。



    仇心却兴趣倍增“怎么,你怕我?”



    “没有。”萧龙义正言辞的回绝。



    不过略微停留几步,便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本想绕过这可恨的女人,却一步踉跄,倒在仇心怀里。



    两人接触的瞬间,淡淡的血腥味传入仇心鼻腔。这女人竟不曾感到害怕,反而会心一笑。



    萧龙对此全然不知,挣扎着站起身子,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毕竟孙虎的尸体正躺在身后,他可不想被人赃并获。



    仇心放任萧龙离去,嘴角的笑容更为灿烂“我都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你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



    “萧龙。”



    “萧龙,有意思,有意思。”



    望着那狼狈的背影,仇心的目光好似是位看到肥美鱼儿的渔夫。



    萧龙强忍身体乏力,走出酒吧。



    昏昏沉沉的人儿没能察觉,身后正有一人紧随着自己脚步,走出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