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蒙着眼睛,萧龙不知道被强行带到了哪儿,只记得一路上拉拉扯扯,很是难受。尘埃落定,他被按在冰冷的铁椅上,眼前碍事的遮挡也如愿被取下。



    没等审问,某人倒是先认了怂。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找错人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可要信我啊。”



    可,除了这戏剧性的狡辩外,四周安静的有些过分。随时间流逝,萧龙耳边只存在着细微的呼吸声,不知为何,面前这人没有一点审问的意图。



    正当萧龙的眼睛即将适应黑暗,看清那人模样时,一束光亮划破了无尽的漆黑。



    瞳孔极速收缩,萧龙急忙把头扭过一旁。



    凝重的表情,难以阻止眼皮的丝丝颤抖。



    莫说再看清眼前,甚至连曾经的黑暗都失去色彩,变成一种缺失,宛若失明。



    “你。为什么要杀孙虎,知道蓄意谋杀是什么罪吗?!”高昂而严肃的声音响起,仿佛是位最绝情的审判者。



    萧龙努力适应着眼部阵阵刺痛,那人也不再催促,安静等待着萧龙的坦白。



    不得不说,这下马威实在让人印象深刻,即使身为光灵使,都费了好大力气,才敢重新打量这份久违的光明。



    “我与孙虎的确有点小矛盾,但不能仅凭这点,就断定我杀人。”脸上写满委屈,心中尽是苦涩,萧龙知道,这就是圣雾所谓的麻烦,而且还是一个单凭萧龙自己,无法解决的麻烦。



    “你既然不清楚,那我就告诉你。昨晚,你去了星空酒吧,趁他人不注意,偷偷溜进孙虎包厢,心狠手辣杀害三人,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抑扬顿挫的声音,是那么刚正不阿,若非萧龙亲身经历,差点就信了。昨晚特地浪费灵力包裹全身,看似毫无防备,但绝不会留下气味或者指纹,整个房间,不会存在任何有关他的痕迹。



    “你这么说有证据吗,我知道未成年人不该去酒吧,但你不能因为这些,就冤枉我杀了孙虎。”



    紧盯着萧龙,那人沉默了。



    若真存在证据,何必快马加鞭,草草结案呢。



    单说昨晚星空酒吧之中,跟孙虎有仇的人,不下双手之数。只有这小家伙与孙虎的关系最为离奇,也是仇杀的最佳人选。可问题是,为什么孙虎的人不敢承认这矛盾,甚至连受伤残疾的家伙都一口咬定这是个人恩怨,而且已经私了,不需要警方介入。



    重新审视着萧龙的资料,本就无法放松的眉头更为紧皱。上面描述的萧龙不过是个本本分分的家伙而已,直到遇见王天后,整个人生轨迹便发生了偏离,与其说王天改变了他,不如说,他一直在藏私!



    在这种环境下,还能不露慌张,到底是心理素质过硬,还是说,关于证据,这家伙有着绝对的把握。



    再提起证据,让那人更为头疼,为什么明明白白的谋杀案,证据却通通指向自杀!



    没了质问,萧龙总算放下心来。不过,那仇心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帮自己收拾烂摊子,还真不怕惹事。



    绝望的收起这毫无用处的档案,上面记载的萧龙与面前的人儿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家伙,那人一度怀疑,这萧龙是否被别人顶过包。



    只是案子太麻烦了,能尽早结案的,还是要尽快,省的何方势力运作起来,多生事端。



    “小子,我劝你还是认了,省的再受苦。”



    “我又没杀人,认什么。”



    看来,这嘴暂时改不了了。



    默默的说上几句对不起后,那人义无反顾的带上萧龙离开。因为,接下来的过程,已经不能再单单用审讯二字来解释,没办法,为了大部分人的安危,只能有所牺牲。



    孟曲婷早早便来到警局,只是,那些家伙在得知自己想见萧龙后,态度就变得暧昧起来,而萧龙的身份也绝不可能仅仅是普通犯人,否则为何要层层把关。



    “到底怎么了,我不过想见下朋友而已,你口口声声说他是极危险的嫌疑犯,可是你连任何证件都没有,便把他拘留了?”



    “别急,我可没说拘留,不过是传讯,又不是不让见,只是手续繁琐。”小警察赶紧低声劝慰。不管这女人是什么身份,可真够麻烦的。萧龙是重点看护对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等待,总是最磨人的环节,孟曲婷不愿再计较其中逝去的时间。直到来到审讯室前,面前那人慵懒的打开大门,透过半开的缝隙,才得以望见萧龙的身影。



    快步来到身前,小心翼翼扶起那疲软的身子“萧龙,你不是去找孙虎了吗,怎么会落到这儿来。”



    面向熟悉的光明,无神的望着门外景色,萧龙总算了解了外面世界的美好。俗话说的没错,想学会救人,就必须先学会杀人,这里别的不多,让人难受还验不出伤的方法真不少,若不是孟曲婷吵着要见人,他可能就要尝试个遍。



    “萧龙,没事吧,萧龙?!”



    孟曲婷轻声呼唤着熟悉的名字,企图唤醒那神游天外的人儿,谁知他这凄惨一身,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姐,他现在是孙虎谋杀案的嫌疑人,希望您可以保持距离。”小警察赶紧上前,正欲拉开这你侬我侬的两人,别再被发现什么异常。



    “谋杀?孙虎死了?”孟曲婷死死盯着萧龙,神色精彩万分,自己似乎遗忘了种最不可能的可能“你做的?”



    话一出口,孟曲婷急忙闭上嘴,可惜为时已晚。不管是否真是萧龙所为,事到如今也只能一口咬定,与其无关,毕竟谋杀可不是小罪。



    虽知孟曲婷心直口快,萧龙也不能大方承认,毕竟严格来说,孙虎可是自杀,他不过是帮孙虎做出了决定而已。



    事情如此发展,小警察倒是开心,正愁萧龙不改口呢,也许可以从其他方位突破。不禁恶狠狠说道“喂,现在证据确凿,你个杀人犯还是早点认了吧,省的再受苦。”



    怎知,孟曲婷性情大变,把萧龙死死挡在身后,宛如只保崽的母猫“你瞎说什么,什么杀人犯,你有证据吗,小心我告你诽谤!!”



    小警察的表情略显僵硬,这女人怎么强硬到不讲道理。要说证据,还真拿不出来,否则怎会从萧龙那边打开突破口。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大门再次被推开,来者正是张悦。



    不过,张悦并未闯进门来,而是让过一旁“真是麻烦李叔了,我不过是想过来看看,绝不会干扰办案。”



    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也不知客气,挤进小小的审讯室,漫不经心说道“说笑了,怎么说这人也是你张公子的朋友,虽不能从轻处理,但也绝不会让他吃太多苦。”



    见此,小警察一改往时懒散,恭恭敬敬候在身侧,声音无比洪亮“李局长好!”



    好似没听到问候,中年人踱着分外倨傲的步子来到萧龙面前,俯视着这一男一女“不管怎么说,张公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况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面子给足,张悦便径直来到孟曲婷身后,轻声问到“他,怎么了?”



    李局长?就是那所谓的李超吗?孟曲婷美目一横,死死盯着李超,仿佛只受伤的母猫“问我,不如问你身后的这些人。”



    孟曲婷从医多年,又怎能没接触过类似事件,想不明白都难,现在,总不能把这些没有痕迹的腰疼腿疼胸口疼,称之为伤!



    脸色越加凝重,张悦敢来这儿,就代表已经做出了决定,可惜,没了张家陪衬张悦的话便没了分量“李局长。。您看。。”



    这份请求,某人并不想了解。李超大手一挥“张公子,这里可不比外面,说话办事可要三思而行,省的落下把柄。”



    李超并不打算继续带这公子哥胡闹,再看那女子态度,应该知道点内情,还是早点把案子了结了好,省的节外生枝,大家都轻松。



    对于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李超怎会不知道,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只要不闹出人命,不留下证据,尽管放手去做。



    冷淡的态度,让人不怀疑都难。张悦深吸一口气,仔细思考着事情的可能性。这李局长绝对没认出孟家千金,否则怎敢如此怠慢,可,孟家若真打算捞人,怎会让这女子孤身前来,毕竟孟家可有个更合适的人选。



    也许,这做法,不过是这大小姐一厢情愿?与孟家无关。但没了张家与孟家,拿什么来让这老谋深算的局长动心呢?



    “两位,如果没有其他事,请先出来喝杯茶,毕竟案子还没结,这人依旧存在嫌疑,我也不能一言堂,说放就放了。”李超说着,便要带张悦两人离开。此时此刻,萧龙的生死不再重要,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而已,重要的是这案子要快点找人堵上才行。



    孟曲婷紧搂萧龙,死死不肯放开“别这样好不好,他真的是被冤枉的。”



    哀求早已无用,就在此时,一声怒呵,如炸雷般响起。



    “谁敢,欺负我妹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