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那张狂而不加收敛的声音,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半开的铁门被暴力的踢开,狠狠砸向墙面。



    魁梧的身影不负众望,逆着光芒出现在眼前,孟曲婷不禁长舒一口气,萧龙总算有救了。



    孟赋,竟然来了?!看来孟家付出的并不少啊。事情逐渐向着圆满的方向发展,张悦喜上眉梢,这位,正是整个孟家里最合适捞人的角色。虽说如今孟家式微,但同样牵一发而动全身,敢来救萧龙,不正代表孟家同样做出了个万分古怪的决定,这场闹剧,变得逐渐好玩喽。



    话说回来,张悦可不敢跟孟赋抢风头,终于可以安静当位看客,毕竟小小的张家,没孟家的分量重。



    闯进门来的孟赋早已忽略其他无关紧要的角色,眼中只有孟曲婷一人。自己这妹妹别的不说,最少在家里被视为掌上明珠,没人敢委屈着,为何现在一副潸然泪下的模样,让人心疼。



    这不请自来的客人,可把李局长吓得不轻。总算想起面前这女子为何很是眼熟,其不正是孟家大小姐吗?这种富家子弟万万不能得罪,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单说孙虎的案子,牵扯到张家也就罢了,为何连京华都不安分。



    顿时,整个房间沉默不语,各自做着打算。连李局长都不得不停下脚步,思考对策,又如何才能解释清楚这一切呢。唯一没受影响的,只剩那不知其中利害关系的小警察了。



    有时候,无知也是种幸福。



    感受到那讨好的目光,李超想杀人的人都有了,可又不能挑明身份,否则,不就贼喊捉贼了吗?



    这些家伙不要说动,想都不要想!



    长时间依旧没人来说说所谓的公道,张悦有些按耐不住“李局长不是说了吗,我们不能干涉办案,何况这是谋杀案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话说的,孟赋眉头紧皱。怎么回事,什么干涉办案,难不成自己的妹妹被牵扯进了谋杀案?怎么可能!孟赋越想越是生气,一把挡住李局长去路,满脸凶神恶煞“李超,想死直说!我孟家的人,你也配抓?还有那所谓的案子,你赶紧给我解释清楚,否则有你好看!”



    “没有,没有,误会,都是误会。”李超慌张的摇摇头,坚决否定这种谣言,果然,躲不过的,终究还是逃不掉“大小姐可是大家闺秀,怎会参与这种粗人的事儿呢。”



    额头冷汗直冒,李超来不及擦拭。不过是一场不明不白的案子而已,怎会被如此重视,惹出如此多事端。自己手下也没个靠谱的角色,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拖着呢!



    这些人,哪一方的牵扯会小?随随便便都够警局喝上一壶!



    这替罪羊的身份,从开始,就搞错了!



    心中抱怨连连,李超却不敢有半点怨气,后事莫提,总要先解决面前的麻烦。



    把大门一关,孟赋大有种把众人通通留下的意思“误会?老子从不相信所谓的误会,今天能说清楚,一切好办,如果说不清楚,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先办了你,再把事情弄清楚!”



    面对愤怒的质问。李超脸上唯有苦涩,心中暗自叫好。只要这孟家不发疯,一切好说,单就事论事最好不过,不就是个说法吗,简单的很。



    “也不能怪我,而是。”李超指着萧龙,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可笑“这位可是某个谋杀案的嫌疑人,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我们就算不考虑所谓的干涉办案,也得保证你我的安全不是。随随便便强闯,我们的压力很大。如今案子还没结,小心点也是逼不得已。”



    随着毫无意义的诉说,孟赋麻木的看了萧龙,早就听说过这个名字“既然如此,你做的没错,我们也就不再干涉。”



    谁又能想到,孟赋竟选择不作为,事情逐渐向着圆满的方向发展,张悦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怎么回事,这家伙是真看不懂,还是不打算看懂,还是说,这才是孟家真正的态度?



    发现孟赋都想息事宁人,不再过问,李超赶紧给小警察使个眼色。不要多管闲事,乖乖去一旁待着,只要搞定孟赋,萧龙的问题便不再是问题!



    神秘的眼神并未点明,小警察也不幸会错了意。顿时自信心爆满,再加上来势汹汹的人儿被轻松呵止,小警察完全不顾孟曲婷的反抗,誓要拖走萧龙。



    此情此景,李超冷汗直冒,不可能再放任事情发展,正欲开口。孟曲婷却抢先一步,一口咬上小警察的手背。



    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小警察吃痛,放过纠缠萧龙,转而揪住孟曲婷的长发,众目睽睽之下来了记清脆响亮的耳光,那精致的面孔上,带起道鲜红的掌印。



    小警察五官紧皱,有种说不出的狰狞“婊子,你敢咬我!!”



    孟曲婷不顾身体的疼痛,把属于自己的奇迹紧紧拥入怀中,不肯松开。



    事发突然,小警察缓缓放开五指,看着手上浅浅的咬痕,心留悔恨,可事情已经发生,不会再重来!!



    本有所缓和的气氛,瞬间坠入冰窟。



    孟赋从开始的呆滞,渐渐化作愤恨,差点把牙都咬碎了。自己这妹妹从小听话,家里人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如今外人倒先下了手,还得了!!



    目光略过萧龙时,不屑的意味呼之欲出。女人都肯为你无条件付出,你却连话都不敢说,算什么男人,让你去当女人都是对女性的侮辱!!



    而萧龙正处于昏睡的边缘,挣扎不得。灵力在昨晚挥霍一空,**也刚经过折磨,疲惫不堪。



    孟赋不再深究萧龙,大步来到小警察面前,抓起那瑟瑟发抖的身子,狠狠丢在墙上,宛如只发狂的野兽“你想死,早说,我成全你!”



    面前之人做出了最好的榜样,萧龙再不发疯,可就要被自己逼疯了。庆幸的是,那团黑色没再扯皮,反而在刺耳的笑声中,给予了萧龙梦寐以求的力量。



    某些被封印的东西因执念而动,鲜活有力。



    漆黑的瞳孔如墨一般,深邃而可怕。



    “你们说,如果死亡是种最严厉的惩罚,对某些人而言,是不是太仁慈了。”



    奇怪的言论顿时吸引了众人目光。



    萧龙挣扎着站起身子,无力的模样,好似大病一场!失去最后的束缚,某些东西如愿露出最狰狞的一面。



    从身后紧搂着萧龙,孟曲婷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悄然滑落,面前这男人似乎又将变成那可怕而陌生的模样。



    温柔的把孟曲婷揽至身前,萧龙希望可以借此冷静一番,可鲜红的掌印历历在目,本就崩坏的心态更加混乱。



    墨色眼瞳轻佻的扫视众人,一种浓厚到极致,却不属于萧龙的杀意散发而出“死,太简单了,一瞬间便结束了,只有活着才能享受痛苦,不是吗?所以,你准备好了吗?”



    萧龙开心的笑着,宛若实质的杀意压迫头顶,连孟赋都被锁定,不敢妄动。当然,孟曲婷不在此列。



    温柔的抚摸着长发,萧龙肆意打量着目标“放心好了,一切都不会变,我只是做些该做的事情。”



    亲昵的动作,惹得孟曲婷脸色羞红,不再计较太多。



    放开怀中玉人,萧龙一把拽起小警察,无奈的摇摇头,表情却兴趣满满“对不起,你惹错人了。”



    漆黑的瞳孔仿佛有种莫名的魔力,当小警察与之对视后,便放弃了抵抗,宛如死尸。



    在全力催动下,那漆黑的色彩中是幅地狱般的景色,魔鬼们毫不留情的把小警察的精神拉入其中,让其享受着从未见过的画面。



    对于这不再反抗的敌人,萧龙没有任何杀心,甚至没能进行所谓的惩罚,便轻易放过小警察,任由那如烂泥一般的身躯滑落在地。



    好似做完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萧龙兴奋的拍拍手,回身望向李超,猩红的舌头湿润着干燥的嘴唇,宛如只猎豹,发现了新的猎物。



    事出不得已,孟赋艰难的吞咽着口水,企图缓解喉咙的干涩,强顶着萧龙的压迫,艰难的迈动脚步,挡在李超身前,一句话也说不出。



    虽没提要求,萧龙如其所愿,缓缓停下脚步“你确定?”



    “哈。哈。啊?不哪哦手。无咯人快。”



    古怪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小警察手舞足蹈的夺门而去,痴呆的模样不像假装。**已逃离的不见踪影,精神却永远留在了地狱!



    众人不敢想象,刚才对视的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孟赋可不想稀里糊涂变成个疯子,无论如何也不敢跟萧龙对视,只是依旧挡在那必经之路上。



    仔细打量一番,萧龙不再强求,从容离去“我明白了,如果你不在场也就罢了,可你在场却无作为,容易落人把柄,对吗?”



    孟赋感激的看上一眼“多谢。”



    不过,接下来,却毫不留情的把孟赋推入绝望的深渊。



    “也就是说,在你眼里,她,比不过利息!”



    轻轻挑起孟曲婷的下巴,萧龙动作轻佻无比,话却并不轻浮。



    此言一出,不仅孟赋,连孟曲婷的脸色都煞白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