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不是,我。。我。。。”



    事已至此,百口莫辩。



    做出选择的瞬间,孟赋自然而然忽视了妹妹的感受,也同样无条件选择了利息。任此时巧舌如簧,在事实面前,所有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可怜,孟曲婷本为一届女流,为家族利息牺牲也无伤大雅,甚至,这早已是各大家族不能说的共识,但被萧龙**裸的揭露,心底某些伤疤正隐隐作痛。



    “不用说了,也没必要解释,做了便是做了,难不成,还想用几句话,来改变自己的所做作为吗?”



    平淡的音调宛如钢针,毫不留情的刺入这对兄妹心田,话不但难听,更是实情。



    抱着孟曲婷摇摇欲坠的身躯,萧龙冷酷绝情,他这一生,早在龙墓那70年里结束了,支撑他活下来的,只剩心中执念,为了那些看似可笑的东西,他甚至可以抛弃生命!



    “对不起,你们可以让步,但我不行。有人碰了,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因为这是我活下去的意义。这一步,我不能让,也不敢让!”



    即使知道孟赋的选择,萧龙依旧不想轻易放过那倒霉的人儿,嘴角的弧度更为轻佻“现在,你,还打算拦下我吗?”



    话了,萧龙头也不回的离开,他不想再听那些可笑的拒绝。



    任孟赋如何挣扎,如何狡辩,都改变不了内心的愧疚!



    曾经所谓的嫌疑犯没了踪影,只有那张狂的声音在此久久回荡“我无话可说。不过,把她交给你们,很难让人放心,毕竟你们眼中只有利益!”



    不辞而别的家伙惹得孟赋怒发冲冠,又无处发泄,只得一脚狠狠踢在墙上,好似震得整栋大楼都晃动不已。



    “李超,你是不是以为曾经做的破事儿没人知道,今天我就跟你从头到尾算上一算,这身衣服我扒定了!其他事情,若没个好解释,你就等着坐牢吧!!”



    转眼间,不知晃过多少白天黑夜,萧龙坐在考场上,百般无聊的玩弄着手中纸笔,进行着最后一场所谓的升学考试。



    自从被强行塑造成三级灵使后,萧龙几个月来,寸步无进,只能眼睁睁看着司马冰等人接连超越自己,然后,向四级迈进。



    睡意缠绕脑海,萧龙趴在桌上,昏昏沉沉,对于这场考试没有半点重视。



    “小家伙,你好啊。”



    朦胧之中,一声奇怪的音调,打断了萧龙的美梦。



    猛然睁开眼睛,却见眼前一片漆黑,不知身在何处,唯一可以肯定,这里绝对不是考场!慌张关顾四周,妄图寻找曾经的光明“你是谁?这是哪儿!!”



    “别紧张。这是你体内创造出来的世界,虽不完整,但也没太多危险,放心好了。”



    黑暗尽头亮起一束光明,借着这微弱的亮光,萧龙这才仔细打量起不远处那家伙。



    那人与萧龙的相貌分毫不差,唯有一头黑发长过腰间,而萧龙的短发不知何时被染成银白,过腰长。



    黑发满脸笑意的盯着白发,只可惜,这笑容中没有一丝善意“你看,我说的没错吧。毕竟,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根本没有伤害你的必要。”



    白发默默注视着黑发,面前这家伙虽跟自己长相分毫不差,但气质却存在着天差地别。



    为了这两个怪异的男人,一道温柔的徐辉自天边亮起,渲染着四周景色,即不肯升起,也不肯落下。



    长时间的对视,白发不愿再忍受黑发假惺惺的目光,烦躁的扭过头去“单凭这些话,就想让我相信你?”



    黑发一改前一刻的作态,熟悉的揽过白发,如同两位多年不见的老友“我不是跟你坦白了吗,你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你自己。”



    相比这份热情,白发难以信服。那诡异的言论,与根本不可靠的笑容,让人不怀疑都难。推开这自来熟的家伙,白发警惕的目光锁定着黑发的脸颊“我现在正忙着呢,你有什么事情赶紧说,我就不跟你叙旧了,这鬼地方,怎么出去!”



    “别急,怎能让你白跑一趟,当然是先解决你的终身大事。”黑发瞬间止住笑容,嬉笑的面孔有种违和的严肃,再加上那摇头晃脑的模样,好似个不合格的神棍“这些日子,你是不是一直在纠结,为什么总卡在三级灵使的坎上,不进不退,今天我就是来帮你解决这问题的。”



    “你?”白发轻蔑一笑。



    黑发好似听不出讽刺,把其中的缘由娓娓道来“你这三级灵使,全是靠他人帮忙,以庞大的能量来逼迫进阶。其中的过程很痛苦,也让你失去了灵使最基本的东西,道路!没有道路存在,你吸收的灵力便无处安放,白白浪费,谈何突破!”



    “没有。。道路。。”白发皱起眉头,类似的话,的确听圣雾说过。可是,不管黑发表现的多么真诚,他都不愿去相信。



    “对,道路可以理解为方向,没了道路,便没了前进的方向,就算你想变强,又如何能变强呢。”黑发虽不遮遮掩掩,直指问题本质,其目的却无人能知,无人能晓。



    “道路?我该如何获得道路呢?”白发悠悠一叹。



    自从莫名其妙走上这条不归路后,自己需要留意的事情越来越多,越走便越是觉得这条路太过漫长,不知何处才是尽头!!



    “简单来说,方法有三,一,你沿着别人创造的道路走,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三,尝试感悟别人创造的道路,试试道路能否认可你。不过,这个方法,却比前两者难了数倍不止。”黑发仰头望向天空,神态有着些许追忆“你觉得,自己更适合哪个?”



    “与其如此,不如直接告诉我,我能选择哪些?”



    “真是痛快,不过,如此坦白,对你可没有半点好处!”黑发那严肃的笑脸,在微弱光明的映衬下,诡异万分“现在的你,当然没资格创造道路,否则我也就不会出现了,所以,你的选择只有一或者三,全看你选择相信他人还是自己。”



    “我选择。。”不知为何,白发略有迟疑,可面对这种选择时,似乎根本没有迟疑的必要,哪怕万劫不复“相信自己!”



    “既然你做出了这种选择,也就不用我再多费口舌。不过,现在只有两条道路,第一条,你应该见识过,是处于邪心中的。。”



    口中的话戛然而止,黑发知道白发有多讨厌这东西,所以注定不会选择这条道路。



    果不其然,白发神色凛然,义正言辞“你到底想说什么,明明知道我不会同意,为何要白费功夫呢?”



    “我当然知道,所以才让你进来,学习第二条道路。”自信的打了个响指,对于这过激反应,黑发丝毫不觉得奇怪“那条道路与我无关,反而存在于你身上。”



    “我?身上?”



    “对,没错,那条道路被称为传说,你也不知道好好珍惜。”黑发一脸戏谑,因为那道路不仅被称作传说,更被叫做缺陷或者短板“道路名曰幻像,是条近乎无敌的道路。”



    单说道路二字,白发的了解实在太少,对于那所谓的传说更无半点认识,只是从黑发表情中,不难看出端倪。



    “不管灵使再强,也不过一个人,而学会幻像道路后,你的实力无法用数字来比拟,一人可战千军万马!”不知为何,黑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笑意,很想看看,白发是否能重演传奇。不过,相比之下,黑发相信白发会一事无成,变成个无法弥补的缺陷。



    声声大笑,惹得白发心头一寒,却又无法形容那揪心的感觉“这有什么好笑的!!”



    黑发止住笑声,不愿解释太多“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什么都没说。你放松身心,我帮你把道路引导出来,能不能悟到全在你一念之差。”



    此言一出,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白发的眉头死死拧在一起,这话的潜台词怎么这么像,你放松,也不要反抗,其他的交给我就好。



    “我知道你心有顾虑。”黑发一脸认真,让白发无从适应“的确,你若真心放松,我想杀你易如反掌,你若放心不下我,可以去找别人帮忙。不过,一个弱小的三级灵使可是很诱人的存在。”



    努力化去心中猜疑,让白发真正相信黑发的话,实在太难,但事到如今,不相信黑发,还能去相信谁呢?



    圣雾吗?



    若圣雾真能解决,又何必在数月内不曾提起。



    无奈的闭上眼睛“我明白,麻烦你了。”



    面对毫不防备的白发,黑发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时的白发已没了反抗的可能,只要出手杀了他,自己便能占据这身体。可惜,白发太不成材,脆弱的本体,根本经不起邪气冲击。



    黑发虽贪婪,但绝不会随便赌命。



    既然如此,勉强当回好人吧!



    耳边响起阵阵风声,扰的白发不得安宁,睁开眼睛,曾经的黑色世界不知去向。周围七彩绚丽,光芒并不刺眼,反而柔和万分。



    白发轻声呼唤道“有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