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困惑的目光来回扫视,吴炎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这又是谁,你请来的?”



    这话,比起疑问,更像无奈。谁让萧龙老是折腾出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许,这又是什么小把戏。



    “这位,我可请不动,而是。。”



    我自己!



    最后三个字,萧龙没能说出口,因为这家伙完全就是幻像道路的产物,一个近乎能复制人体的幻像,除了没有血肉外,与常人无异,甚至可以独立思考。



    “不过是幻像而已,为何会有魂的波动。”圣雾转而望向萧龙,那份不详的猜想愈加深刻“而且,为什么这波动与你一模一样!”



    幻像,看起来神奇,实则羸弱,对于现在的吴炎等人,的确可以混淆视听,但对于圣雾来说,连最基本的伪装都做不到,因为幻像所缺少的,正是作为生命最本源的东西,魂魄!



    如没有魂魄,再惟妙惟肖,也不过是个死物!



    不过,却有种方法,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褪去桎梏。



    “萧龙,难道,你的道路是幻像?!”



    “没错,你猜对了。”萧龙咧嘴一笑,某些话没能直白的说出口,看来圣雾并非不了解问题所在,为何迟迟不肯提起?



    原来,烦躁这种情绪也会传染,不仅仅只有吴炎,圣雾同样被面前这倒霉的混蛋,扰的心神不宁,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也想不明白,现在的小家伙们都怎么了,总是天真的认为好运能陪伴自己一生!每次做出决定时,从不思索前因后果,却让运气来决定一切吗?!



    “你可知道,这幻像道路,没那么简单,甚至还有古老的传说!”



    萧龙悠闲的依靠在树干上,对于这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难得满意的点点头“什么传说,我还真没听说过。”



    果然,黑发并非单纯来解决问题,这其中肯定有很多重要的信息被刻意隐瞒。但,倘若再给萧龙次选择的机会,他的选择同样不会变。



    情愿走错路,也不愿乖乖停在原地。



    看了眼一言不发,悄悄打量众人的幻像,有些话,圣雾怎么也说不出口“幻像,是一条被称作最强,也是最弱的道路。”



    最强?最弱?萧龙莞尔,这话怎么像某些督促他人上进的台词,希望圣雾不会这么无聊“你该不会告诉我,道路的强弱因人而异,比如我这种家伙,再强的道路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



    “错错错,错到离谱。”这可笑的解释,惹得圣雾苦笑连连“最强的是传说,最弱的却是现实。传说中,幻像道路,一人可化千身,凭一己之力阻挡千军万马易如反掌,可现实却完全相反,从未有人可以达到传说的高度,甚至,所有感悟幻像之人,皆成了十灵中的短板。这,才是所谓的最强与最弱!”



    回想残酷的现实,圣雾不禁自嘲一笑,不知是笑萧龙愚昧,还是在笑自己愚蠢。



    这便是黑发的目的吗?最弱?萧龙面向无云的天空,目光低沉“也许,我这一生都与传说无缘,所以。。”



    三人同时选择了沉默,安静等待着下文,却又没人敢继续这个话题。那低沉的姿态,连幻像都觉得格外苦闷,忍不住打破了寂静“喂,你们好歹对这家伙有点信心好不好,我知道他是丑了点,但这样才有前进的动力。”



    齐齐回过头,望向那差点被遗忘的幻像,目光或惊异,或诧异,精彩万分。却见幻像轻啐一声,不屑与三人对视“看什么看,没见过吗?真是群没见识的家伙!”



    吴炎的目光在萧龙与幻像之间不断跳跃,感觉颇为新奇“这家伙有自己的意识?不就是个单纯的幻像吗?”



    雾气下的圣雾,突然有种奇怪的情绪波动。不管幻像多神奇,都不应脱离本体,要以本体为蓝本而塑造。是萧龙本性如此,还是说,在感悟的途中,出现了什么不为人知的意外?



    此时最无奈的,非萧龙莫属。被幻像嫌弃时,那怪异的感觉,实在说不清“你可别忘了,骂我就是在骂你自己!”



    怎知,这一直沉默的家伙却是个话唠,通通来者不拒“我当然不是普通幻像,你什么时候见过幻像能主动开口?”



    “别矫情了,丑就是丑,狡辩什么呢。还有,下次有人再说丑的时候,能不能别对号入座,你这么诚实,我可是很困扰的。”



    面对那熟悉而陌生的身影,萧龙突然有些反胃,可万事已成定数,不愿再挣扎“算了,奇葩就奇葩吧,来,先跟我过上几招!”



    哪知幻像反唇相讥“喂喂喂,你脸皮咋能这么厚呢!”



    “把话说清楚,我又怎么了。”自己被自己嫌弃,萧龙还真欲哭无泪。



    “我不过是最初级的幻像,还不是你太不争气,害得我无法使用灵力,更没有多少战斗力,现在知道挑软柿子捏,说你不要脸已经很客气了!”



    碰到这种家伙,让人实在没脾气,又不能回炉重造。萧龙认命的点点头“好吧,我先把灵力封起来,满意了吧?”



    “没问题,这可是你说的!”



    话音刚落,幻像已急不可耐的冲上前来,不给萧龙半点喘息的机会。



    刚封印完灵力,正欲动手,却见对方的拳头已临近面门,一时闪避不得,来了次亲密接触。萧龙吃痛,捂着微红的眼眶,连连后退“你竟敢偷袭?!还说我不要脸!”



    即使占据优势,幻像依旧没有收手的打算,仿佛个疯子,手脚并用追打着萧龙,嘴上还不忘教育道“这可都是跟你学的。而且,战斗,能赢就行,哪分什么偷袭不偷袭。输了就是输了,难道胜利者会因为你的一句偷袭而放弃胜利果实,跟你光明正大交手吗?!”



    话虽有理,但泥人尚有三分火气,萧龙不再逃避,扭头主动与幻像扭打成一团。



    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两个萧龙你一拳,我一脚,宛如街头混混,打起滚来。这场所谓的交手失去了理智与灵力的支撑,变得格外讨笑。



    不过三五分钟,胜负已分,萧龙踩在另一人背上,高傲着说道“怎么,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服不服!”



    “散!!”



    嚣张的声音被一声怒吼打断,滑稽的战斗总算拉下帷幕。可,散去的是那踩在另一人背上,不可一世的家伙。



    狼狈的爬起身,正对两道直勾勾的目光,萧龙不禁老脸一红“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格分裂吗!”



    吴炎嘿嘿一笑“当然没见过,今天不是来长见识了吗。”



    萧龙一时羞怒难耐,又找不出借口为自己狡辩,难堪的抱怨道“圣雾,这道路好歹也有传说,为什么那家伙连灵力都没有?”



    “没这么简单,再弱也是道路。幻像需与你一同成长,现在你实在太弱,幻像不能使用灵力也算合理。”默默注视着萧龙,圣雾怎能不担心,这家伙每一步都太过侥幸,经不起摧残。何况,萧龙所面对的难题,是所有人中,最为严酷的。



    “兔崽子!”萧龙隔着面具揉了揉被特别关照的脸颊,那家伙下手也太没轻没重,没灵力都这样,若有了灵力,还得了。不过,若没灵力,便无法战斗,幻像的作用不就只剩骗人了吗“他何时才能正常战斗?”



    “具体我也不清楚,若单说可以使用灵力,应该是4级灵使。根据记载,5级灵使的幻像已有在旁辅助战斗的资格。其他的,也只是我的猜测,毕竟,没人会率先选择这种毫无战斗能力的道路。”



    曾经的历史,无不昭示着萧龙的失败,圣雾如何能不担心,毕竟,现任十灵,除了原本的使命,还有重要的意义,可是翻盘的希望,容不得一点闪失。



    萧龙苦笑连连。五级灵使,不知还要等多久,最少,自己已经踏出了第一步“圣雾,先送我回去吧,还有,最近几天,我有些事情要忙,暂时不会再来了。”



    圣雾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没问题,你回去好好休息。”



    “不会真被我猜中了吧,打算出去嗨,也不带我一个!”



    吴炎得意的声音,只换来萧龙临走前一个大大白眼。



    第二天一早,某人蹑手蹑脚的走出门外,小心翼翼的带上房门,那模样明显不想打扰他人。



    不过,他却被别人打扰了。



    “萧龙,干嘛起这么早,今早不是没课了吗?打算去哪儿?” 刘晓燕懒洋洋的声音,仿佛还没睡醒。



    事到如今,躲是躲不过了。萧龙僵硬的扭过身子,见刘晓燕与孟曲婷正悠哉的吃着早饭,急忙心虚的低下头。支撑他走出这一步的理由,连他自己都不认可,又如何能告诉他人呢“没什么,想出去走走,透透气。”



    “我才不信!”刘晓燕喝光面前的牛奶,大步来到萧龙面前,死死挡住去路“萧龙,我劝你乖乖说实话。”



    “我只是出去走走。”



    “还骗我,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让你走的,信不信我今天守着你,那儿也不去!”



    刘晓燕娇憨的模样,仿佛只生气的小猫咪。再加上嘴角未擦干的牛奶渍,煞是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